第34章 雨中同行

指尖风月2021年10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由于不想继续在紧张的氛围下多待,李少安匆匆吃完饭,找了个借口便要回去,待在钱家实在让他觉得很不自在。

“少安,这么着急回去,要不再坐坐呗?婶子去烧壶热水给你泡茶。”

“不了张婶,最近忙着来年耕种的事情,我还得回去做准备。”

李少安礼貌地向张红告别,然后离开了气氛压抑的饭桌。

张红心情不好,无奈地看了一眼女儿,看着女儿出落得水灵灵的模样,真是山村里难得出一个的美人胚子,只可惜性子太倔,争强好胜从不肯服输。

原本在张红眼里,女儿和李少安要是能够进一步交往,将来两人走到一起,她这个当妈的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给女儿找了个好男人。

“小琳,你这是何必呢,人家少安多好的后生。”张红叹气道。

钱小琳急了,说道:“妈,你不知道,李少安他把我……”

张红说道:“妈知道你心里在意什么,可当时不也是为了救你。你平时什么事都大大咧咧,怎么这件事反而想不通了。”

说起李少安,钱小琳的心中只觉得五味陈杂,什么感觉都有。尤其当李少安深夜冒着风雪,将她背在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被,要带她去治病的时候,那一刻触动了钱小琳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可是一想到自己一个黄花大姑娘,就这样被李少安扒了裤子,把屁股看了去,就心中来气。

钱小宇插嘴道:“姐,你就别死鸭子嘴硬了,明明也很喜欢少安哥,就是不承认。”

“我,我哪有……”钱小琳忽然变得娇羞起来,这样的否定没有一点力度。

钱小宇继续道:“那天你给少安哥做人工呼吸的时候,我看你的样子就能感觉到,你对少安哥一定有点什么。”

“钱小宇,你不要胡说!”钱小琳脸蛋变得更红,扭头看向张红,急着解释,“妈,不是小宇说的那样。”

轰隆!

说话之时,屋外亮起一道闪电,冬雷震震,暴雨即至。这阵急雨来的邪乎,不出一分钟的功夫,噼里啪啦的雨滴倾盆而下。

“糟了,少安哥刚走就下起雨来,肯定要被淋成落汤鸡。”钱小宇大呼道。

张红面有忧色,担心道:“这冬天的雨冰凉入骨,要是淋了雨肯定要冻坏。”

“妈,咱家的伞呢?我去给少安哥送伞。”钱小宇问道。

“好像在我屋里,我去给你找来。”张红急匆匆走进自己房间,翻找雨伞。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钱小琳忽然冲到自己房间,也不知从哪里找出一把黑色的雨伞来。

“姐,你干嘛去啊?”钱小宇问道。

“不要你管。”钱小琳头也不回地冲到屋外,消失在了雨幕里。

等到张红找到雨伞从房间出来,却见到堂屋里女儿不知去了哪里,儿子傻愣地坐在凳子上。

“你姐呢?”

“还能去哪,给少安哥送伞去了呗。”

钱小宇摆出一个无奈的手势,张红也随之无可奈何地轻轻摇头,她最清楚女儿的性子,明明很在乎少安,可嘴上偏偏要摆出一副誓不罢休的态势。

说起李少安,在离开钱家之后悻悻的往家走,他倒不生钱小琳的气,毕竟两人从小就是死对头,也了解这小丫头的脾气。

走出没几步,天空中闷雷轰隆,眼看就要下雨,而且是那种来势很急的阵雨。

冬天的雨要是淋到可不是闹着玩的,再有寒风一吹,身体立即失温,身体多好的人都遭不住这种罪。

为了不被雨水淋湿,刚好路上一间无人住的破旧房子,李少安只好跑到房子外面躲雨,靠着屋檐延伸出来的那部分挡住天上飘落的雨水。

不过雨势太大,屋檐的阻挡效果有限,溅起的黄泥巴水还是把裤脚管打湿,冰冷的衣服贴在肌肤上,只觉得像是被刀子在割,整个人都冷得不停颤抖。

忽然,李少安的头顶好像多出了一个黑影,那些从屋檐外飘落的雨滴全被挡住,回头一看,只见钱小琳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身后。

见到钱小琳,李少安忽而笑了起来,也不在乎雨势,就那样一个劲的笑。

钱小琳被他瞧得浑身不自在,脸颊下蓦地浮现出两坨浅浅的羞红。

“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干嘛笑个不停?”

“没,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你现在的样子特别好笑。”

“好心当成驴肝肺,你自己在这儿笑去吧。”钱小琳没好气道,说完便转身要走。

李少安连忙追上去,好言哄道:“小琳,是我不对,我不该笑的,枉费了你的一片好心。”

钱小琳回头瞪了一眼,这才算稍稍消气,傲色道:“算你知趣,走吧!”

“去哪儿?”

“雨这么大,当然是送你回家。”

钱小琳打着伞,李少安躲在伞下,两人一起往李家走去。

由于伞不够大,总有遮不到的地方,李少安怕钱小琳淋湿,所以有意把身子往外挪,给钱小琳腾出更多地方。

哪知钱小琳虽然对李少安态度蛮横,语气恶劣,但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怕李少安淋雨受凉,总是把伞往李少安这边移过来。

见到钱小琳的衣服被雨水打湿,李少安心中感动,当即从钱小琳的手里夺过伞柄,自己来打伞,这下就不用担心钱小琳再被雨淋到。

“李少安,你敢抢我的伞!”钱小琳被抢走雨伞,睁大了眼睛瞪着李少安。

“还是我来打伞,你要是再着凉发烧那可就不好了。”

话语中充满了对钱小琳的关怀,钱小琳甚是感动,体会到了李少安关心细致的一面。

只不过一听到发烧着凉,钱小琳不禁回想起那天被李少安按在床上抽打屁股的画面,脸上的红色更甚,样子看上去不知道是在生气还是害羞。

李少安低头看向钱小琳的时候,立即被这丫头傲人的身材所震惊。因为之前衣服已经被雨水打湿了一些,所以很贴身,哪怕是棉衣,也包裹不住里面的精彩。在李少安的脑海里只能想到一个词来形容这震撼人心的画面,那就是波涛汹涌。

不敢多看,李少安连忙摆正目光,直视前方,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刚在偷看我?”钱小琳的余光察觉到了李少安的动静。

“没,没有的事。”李少安吓得连连摇头,好不容易两人的关系才稍稍有了一丝缓和,这要是让钱小琳再闹起来,又得鸡飞蛋打。

哪知这一次钱小琳对李少安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生气,知道李少安偷偷看自己,钱小琳心中反倒有几分得意。

钱小琳似乎已经不再计较那件事情,问道:“村里都在说你要自己种地是吗?”

李少安笑道:“那还有假,我种子都买回来了。”

钱小琳不知不觉间流露出一丝担忧,她对李少安也算是很了解,毕竟两人从小就是对头,知道李少安从没下地干过农活,种田这事他真能做得了吗?

此前马慧早就已经在村里逢人便夸,说李少安名校毕业,荣返故乡,如今有了能耐,要自己一个人种田,还说不种则以,一种就要种到全村最好。

表面上听起来全是些溢美之词,实则只要是个有脑子的人,谁听不出来这其中的捧杀之意呢?无非就是先把你捧到高处,看你下不来台的洋相。

这些言论,钱小琳也都有听到过,所以才会替李少安担忧。

“怎么,看你眉头紧锁的样子,难不成还在为我担心?”李少安笑道。

“哼!”钱小琳扭头道:“谁担心你了,老孔雀开屏,自作多情。”

李少安也不生气,而是笑盈盈地望着钱小琳,说道:“那你问我这些?”

钱小琳耍横道:“问问怎么了?谁规定我不能问,我就想看看你那四亩田能种出什么花来。”

李少安微笑摇着头,说道:“不是四亩,是十八亩。”

“十八亩?!李少安你疯啦!”钱小琳不可思议地看着李少安,顿时都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词。别说十八亩,就是四亩地,钱小琳都替李少安捏把汗。

李少安笑道:“小琳,你信我不?”

“我……”钱小琳陷入了犹豫,从个人感情上说,她是很愿意相信李少安的,可是从认知上来说,她又觉得此事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李少安道:“要不我们来赌一把?”

“好啊,你说赌什么。”钱小琳顿时有了兴致,她向来就和李少安来劲。

李少安眉毛一挑,说道:“你家不是还有七亩水田吗?如果我成功了,你家的七亩水田以后让我来种。”

“这……”钱小琳为难了,这可不是件小事,她做不了主。

李少安解释道:“你放心,我只要地,种出来的收成一分不取,还是归你家。”

钱小琳释然,又问道:“那要是失败了呢?”

李少安爽快道:“如果我失败,那我手里的十八亩地全部都给你。”

“要那么多地有什么用,我家就我妈我弟还有我,三个人怎么种得过来。”钱小琳似乎并不在意赌局的筹码。

话音未落,又听她说道:“不过从小我就不服你,咱们俩的胜负还没分出来呢,既然你要赌,那我奉陪到底。”

“好,那就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