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温室育苗

指尖风月2021年10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二月中旬,春节刚过,春寒料峭,正月里的热闹氛围还未散去,李家的后院里已经有人在忙碌着种植水稻的事情。

那间经过了精心改良而成的温室里,站着李少安,还有钱家的小儿子钱小宇。

“少安哥,以往大家育苗都是在三月初,你这才中旬就开始育苗,能成吗?”

“我这都已经推迟好几天了,就是考虑到咱们铁山湾地处山区,气温比平原丘陵地区要低。”李少安胸有成竹,说道:“现在育苗,等秧苗长出来,正好是播种的时候。”

钱小宇更加不解,满头雾水,问道:“这水稻不是4月种,8月收吗?少安哥你这是准备3月就把秧苗种下去?天冷水冷的,秧苗咋活呢?”

李少安嘴角微微向上翘起,点头道:“没错,我就是准备3月就下苗,这样一年里我可以种早晚两季稻,农田的利用率成倍提升。”

钱小宇双眼冒星,像是看偶像一样看着李少安,“少安哥,我真的太佩服你了,居然能想到在咱们铁山湾种两季稻!只是以我们山里的条件,两季稻能种成吗?”

这倒不是钱小宇第一次听说两季稻,在外面的平原地带,那些村里的农民们种的就是两季稻,只是到了铁山湾,这事儿就行不通,因为山地气温低,稻谷生长的时间很短。

以前铁山湾也有人尝试过,结果早稻晚稻一季都没有长好,收成相当惨淡,钱小宇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担心。

“咱们村位于中部内陆地区,从维度和温度带来说,处于中低纬度亚热带地区,本就适宜种植两季稻,唯一的不利条件就在于地处山区。”李少安话锋一转,笑道:“不过有了杂交水稻之后,这一点点的温差根本不是问题。杂交水稻在抗旱抗寒抗涝抗虫性上,比起一般水稻都有着巨大的优势。”

“可我听说人吃了杂交水稻以后会变成傻子。”钱小宇问了个让李少安吐血的问题。

“你听谁说的……”

“村里的老人都这么说,说那是改变了自然,人工弄出来的东西,长期吃会让人生病。”

李少安顿时觉得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当时人们的教育水平不是很高,所以对这些新的科学技术抱着怀疑的态度,不愿意相信,也就有了许多误解。

为了打消钱小宇心里的顾虑,李少安认真解释道:“记住了,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杂交都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自然界中的杂交现象多了去,骡子就是马和驴的杂交品种。”

钱小宇小声说道:“杂交品种,就是杂种呗?”

“是的……你可以这么理解。”李少安只觉得一阵头痛,手掌扶额,默默点头,“说简单点,就是把两个东西的优点集中在一块,然后弄出一个新的东西,这样说你懂了么?”

钱小宇似懂非懂地点头道:“好像懂了一些,难怪骡子身体结实比驴强,耐久力比马也强,原来是结合了二者的优点。”

李少安欣慰道:“算你小子聪明,杂交水稻的道理也是一样,结合了许多优秀水稻的特点,然后培育出性能更高的新稻种。”

“那是,名师出高徒,跟着少安哥能学到不少知识。”钱小宇不忘顺手拍个马屁。

李少安在温室里忙活,钱小宇一直跟在身后。钱家的田都是张红带着钱小宇和钱小琳在种,他懂那么一些种田的土方法,看到李少安的法子又觉得新奇,便想要好好学上几手。

把育苗的稻种浸水装盘,温室里打开白炽灯,保持比外部高的温度,一切处理妥当,只等秧苗长出来。

李少安拍了拍手,算是收工,“十五天以后,等秧苗长到三五寸,开始插田。”

钱小宇又不解了,“少安哥,你这都不用在秧田里育秧吗?”

李少安大笑道:“我这间温室就是秧田,等这些秧苗长出来以后,就在这儿育秧。”

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方法,秧苗出来以后,还要统一插到秧田里培育,等长到可以插秧的水平,再进行分田种植。钱小宇以前种田都是按照这个方法,听李少安说连秧田都不用了,让他觉得更加不可思议,满心期待李少安能把水稻种成什么样。

两人一前一后从温室里走出来,刚到外面不久,就听到堂屋里有人在哭闹。

只是从那声音来听,李少安就已经知道哭闹之人正是自己三嫂马慧。

“少安哥,外面好像有人在哭,咱们去看看?”

“走。”

李少安听到那尖利的声音便觉得厌烦,就像是乌鸦叫唤一样,准没什么好事。

来到堂屋,果然见到马慧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一块手帕,不停地抹着眼角,其实根本没有眼泪,只是在做做样子。

“大哥,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谭红霞在一旁,试图将马慧从地上拉起来,毕竟连钱家的小儿子也在场,当着外人的面弄成这个样子,在地上打滚又撒泼的,实在很难看。

“起来说话,有什么事情给大哥大嫂说,要是少民敢欺负你,你大哥一定帮你教训他。”

“我不起来,除非大哥答应我,不然我就不起来。”

马慧扭动身子,不管谭红霞怎么拉扯,就是不肯起来,在地上耍起了无赖。

李少国是个要面子的人,见到弟媳这副模样,顿时觉得颜面大丢,不想见她继续丢人,只好答应道:“你快起来,这事大哥一定替你做主。”

马慧得了李少国的应允,这才从地上站起来,继续哭诉,“我马慧嫁给李少民,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别人都说我蝇头小利斤斤计较,可还不是为了让这个家过得更好。”

“可是,那李少民竟然背着我藏了私房钱,还拿着钱去和村里那些二流子赌博,我好言劝他,反被他骂了一顿,呜呜呜……”

李少国脸色铁青,听到弟弟李少民又去赌博,努力压制着心中怒气。

李少民一直以来便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从不找份正经营生,而且还有个恶习就是赌博。但赌桌上的事情,十赌九输,李少民又没有什么过人本事,自然也就输多赢少,手里一点钱全输出去。

为赌博这件事,李少民有一次偷偷把李少国要寄给李少安的生活费拿到赌桌全部输光,李少国为此大发雷霆,提着柴刀找到李少民家里,扬言要砍断李少民的手。

当时李少民的态度极度诚恳,又有马慧和佳佳哭着求情,当着全家人发誓,说得句句肺腑,这事才算是过去。

后来李少民赌瘾难戒,偶尔也会小玩两把,李少国对此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太出格就行,毕竟他这个做长兄的很疼爱兄弟,哪能真把三弟的手给砍了。

这一次马慧如此大闹,李少国压着心头火气,眼看就要爆发,谭红梅眼疾手快,按住自己男人,冲着李少安连连使眼色道:“少安,你快去把你三哥找回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