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就这么耗着

指尖风月2021年10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进家门,沈春兰十分热情,当即招呼李少安上座,然后倒上热茶,端来果盘点心,生怕怠慢。

沈春兰面带微笑,道:“我家里简单,没什么招待的,将就一下。”

“春兰嫂子,真不用这么客气,咱们都是一家人。”李少安被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喝了两口热茶,在外面受了一天冷风的身子暖和了许多,李少安从口袋里掏出一百五十块钱,要给沈春兰。

沈春兰一看,立刻急了,连忙把钱按回去,说什么都不肯收,“少安,你有这份心我已经很感激了,这钱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收的。”

“这怎么行,那你的两亩地怎么办?”李少安执意要将钱塞给沈春兰。

“地是我自愿给你种的,你都已经帮我种了地,我哪还能收你的租金。你若是担心我没口饭吃,等稻子收割以后分我一些粮食就成。”沈春兰语气很真挚,听上去是真的不在乎这些。

李少安甚是感动,心中暗暗计较,若是以后真的丰收,岂能少了春兰嫂子这一份。不过眼下这一百五的租金,不管怎样都必须让沈春兰收下,言而有信,这是李少安做事的宗旨。

“春兰嫂子,这钱你一定收下,我李少安虽不是什么顶天立地的大人物,但历来也讲究一言九鼎,说过的话就必须做到。”

李少安霸道地拉过沈春兰的手,将钱拍在她的掌心,然后又将她手指合拢,牢牢抓在手中。

沈春兰被李少安主动的样子弄得没反应过来,脑海中闪了个神,随后才意识到刚刚被李少安握住了手。

一想到自己的手让李少安抓在手中,沈春兰忽然只觉得心跳都变得更快了,不太好意思地悄悄瞥了李少安一眼。

“那好吧,这钱就先放我这儿,算我替你保管,等需要的时候再拿给你。”

沈春兰感觉到了李少安性格中的那份不讲理,但偏偏又拗不过。让她觉得意外的是,竟然对这样的不讲理没有感到丝毫的不喜欢或是不乐意,反倒更觉得那一刻的李少安充满了男人的魅力。

李少安这次回到铁山湾,身上一共带着三百块钱的奖学金,上次进城花掉了一百,帮三哥赢钱又分了一百,这样一来身上的钱还是三百。幸亏有了三哥分红的那一百块钱,要不然这钱还不够用。

说完钱的事情,话题自然又回到了黄云龙的事情上。黄云龙屡屡夜里前来骚扰沈春兰,这不止让沈春兰担惊受怕,最近也让李少安为此烦恼起来。

李少安是个古道热肠的人,而且沈春兰怎么说也是自己表嫂,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黄云龙骚扰,总得想个法子打击黄云龙的嚣张气焰。

沈春兰哀伤地叹了一声,“家里没个男人就是这样,总是被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欺负。这还没过正月十五,黄云龙都已经来了两趟。”

李少安何尝不知这其中凄苦,一个人生活的苦楚,要面对的不止是无边的孤独,还有像这冷风一样无孔不入的流言蜚语。

恨只恨,自己的表哥马明太不是东西,去了外面这么些年从不传个音信回来,连是死是活也不知道。

李少安说道:“春兰嫂子,要不你先搬到我们家去,跟着大家住上一段时间,他黄云龙总不能跑到李家来骚扰你。”

这倒也是个办法,沈春兰暂住在李家,起码黄云龙是不敢再像现在这样堂而皇之的上门轻薄。

见沈春兰面有犹豫,李少安又说道:“大哥大嫂都是热心肠,肯定欢迎你去。”

沈春兰却摇头道:“还是不要打扰大哥和大嫂了,我们两家隔得这么近,我要是天天住在你们家中,必然有人讲些不好听的闲话。”

说来说去,沈春兰的担心还是怕自己给李家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免得村里传些闲话。

李少安只恨脑袋不够用,想不出个好法子来解决黄云龙这个大麻烦。

两人正为了此事而愁,堂屋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看到门口所站之人,李少安和沈春兰皆一口凉气灌进肺里,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话音刚落黄云龙就出现了。

沈春兰眉宇间闪过一丝惊诧,暗道一声不好,一定是刚才进门的时候忘了将大门插销合上,这才让黄云龙推开了门。

李少安先是愣了一下,脑袋里飞速旋转,在想等会儿要编一套什么样的说辞。

“哟,这不是少安吗,今天怎么会在春兰家里。”黄云龙挺着肥鼓的肚子走进屋里,目光落在李少安身上,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春兰是我表嫂,大哥让我来送些东西,顺便留下来喝了杯茶。”李少安强自镇定道。

沈春兰补充道:“少国大哥心地善,不忘我这个表弟媳,特地送来几块猪肉。”

黄云龙冲着李少安尴尬笑道:“我倒把这个给忘了,马明是你表哥,你们两家也算是表亲戚。”

“这不过马明这个人真是没有责任心,说是去外面闯,结果一去不复返,刚过门的媳妇就这样留在家里。”

李少安刚想要应声点头,心底猛然一惊,暗道黄云龙这老狐狸果然奸诈,言语中都在给自己下套,如果自己随声应和了,那腊月二十九那天的马明又该作何解释?

“黄村长此言差矣,我马明表哥前不久才回来一趟,而且还和我们一大家子聚在一起过的年。”李少安冲黄云龙报以微笑,你不是想套我话吗,可惜没让你套着,差点就上了你这个老狐狸的当。

“哦,马明回来了,这可是件稀奇事,他何时回来的?”

“腊月二十九。”

“那他现在人呢,房间里怎么不见他?”

“初一那天我表哥就收拾行李,离开铁山湾去了东粤。”

黄云龙又看向沈春兰,面露疼惜的神色,“春兰,你家男人咋不多留几天,来去这么匆忙,只怕是连家里板凳都没坐热。”

沈春兰笑了笑,镇定自若道:“东粤那边工厂太忙,马明他现在当上了组长,上面不批假,实在是走不开。”

“当了组长那真是好啊!”黄云龙说道:“等到明年,马明风风光光地回村,到时候咱们这些乡亲也跟着沾光。”

沈春兰不想与黄云龙多费口舌,直言道:“黄村长今天来我家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什么别的,就是代表村里关心一下困难户的情况。”

黄云龙皮笑肉不笑,瞥了一眼沈春兰,心说我来你家为了什么难道你会不知,还要明知故问。我看你就是仗着李少安这小子在场,所以说话都有了底气,等李少安这小子一走,我看你还有什么好倚仗的。

沈春兰直言不讳,“现在马明在外面能赚钱,我家的条件算不上特困户,以后黄村长还是不用来了。”

黄云龙厚起脸皮,直接来到桌子前坐了下来,“来都来了,喝杯热茶再走,外面风冷,喝口热的暖暖身子。”

李少安见状,于是也回到自己椅子,和黄云龙同坐一桌,“春兰嫂子,也给我添上开水,外面风大,我也学学黄村长喝口热水暖暖身子。”

黄云龙心中大骂,李少安你小子是成心跟我捣乱不是?但表面还要装作和颜悦色,“少安呐,这么晚了,不用回家吗?”

“不着急,我孤家寡人一个,多坐一会儿不打紧。”李少安说得已经够明白了,我孤家寡人,而你黄云龙是有家室的,家里还有个田乐芝彪悍婆娘,自己掂量点。

“既然如此,那黄伯伯也多坐一会儿,咱们可以聊聊你种地的事情。”黄云龙揣着明白装糊涂,摆出一副你不走老子也不走的态势。

沈春兰和李少安悄悄对了个眼色,当即明白了接下来的打算,李少安是准备就这样耗着,看谁能熬得过谁。

“你们俩聊着,我去给你们烧水泡茶去。”

沈春兰来到灶屋,嘴角挂着一丝轻笑,这回倒要看看你黄云龙能撑到几时,最好是田乐芝亲自找上门,看你到时候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气定神闲。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