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一物降一物

指尖风月2021年10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眼瞅着儿子黄旺水就要离开家去雪峰金矿上班,黄家老两口多有不舍,不过碍于之前因为输掉了买牛钱父子俩大吵一架的事情,黄云龙拉不下面子,父子两之间没有任何交流。

倒是田乐芝舍不得儿子,不断给黄旺水玩碗里夹菜,嘱咐多吃一些。

一家人聚在一起吃过团圆饭,黄旺水和赵雪梅小两口从黄云龙家里出来。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田乐芝忽然哀叹了一声,“老头子,你说咱家旺水和那赵雪梅都结婚一年多了,咋还没能添个一儿半女的。”

黄云龙虽然也想抱孙子,但却表示理解,说道:“旺水不是在金矿上班吗,平时一个月才能回来一趟,想怀孕哪有那么容易。”

“怎么不容易了,就算一个月回来一次,那也有十几次了,咋就一点动静也没有。”田乐芝目露疑色,小声道:“不会是赵雪梅生不了孩子吧。”

“这才一年多,你想些什么呢。”黄云龙摇头道。

田乐芝不干了,生气道:“黄云龙,你不想抱孙子,我还想呢!”

“那你有什么想法?”黄云龙问道。

田乐芝伏在黄云龙耳边低声道:“要不哪天带赵雪梅去做个怀孕检查,要是真不能怀孕,那这个婚必须离。”

“这些事情都还没个影,你现在操这些心是不是太早了。”黄云龙觉得不好,儿媳妇可是村里数一数二的漂亮,他这个公公也跟着被羡慕。放着这么一个漂亮女人不要,再找一个新媳妇,未必能有赵雪梅这般模样。

田乐芝那泼辣劲立刻蹿起来,厉声斥责道:“黄云龙,你这个什么态度!”

黄云龙惧怕自己这个婆娘,被她眼神一瞪,只得唯唯诺诺道:“小两口的事情,还是让他们小两口自己处理比较好。”

“这个事情我管定了,总之这个孕前检查必须做,如果不能生,这个婚也必须离!”田乐芝把碗筷拍在桌上,气呼呼地甩下一句话,愤然离席。

……

回家的路上,黄旺水闷闷不乐。

赵雪梅问了句,“怎么了,在想什么?”

“一帮没用的废物,让他们去教训李少安,结果反而被教训一顿。”

黄旺水咬着牙,回忆起王二狗鼻青脸肿、一瘸一拐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情形,本以为王二狗这帮人能狠狠将李少安暴揍一顿,万没想到居然屁滚尿流地滚了回来。

听到李少安不仅没事,反而把王二狗那帮人揍了一顿,赵雪梅心里高兴,差点儿笑了出来,好在最后绷住了嘴角。

“不行,这个仇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黄旺水攥着拳头。

赵雪梅劝道:“还是算了吧,冤冤相报何时了,再说你和李少安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闹成这样真没必要。”

“你不懂,这不是钱的事情,而是男人的面子与尊严!”黄旺水言辞厉色道。

这番话倒是让赵雪梅心中突然颤了一下,她的心里现在只有李少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黄旺水这一番话并非不无道理。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赵雪梅套着话。

黄旺水心有不甘道:“明天就要回金矿了,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不在家,只能暂且便宜李少安那小子,等我回来再找他算账。”

赵雪梅在一旁默不作声,只是安静地跟在黄旺水身后,听着他一路上抱怨不断,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回到家中。

……

村支部新年第一天上班,来办事的村民络绎不绝。

尤其是财务室里更是热闹,排着队来交钱的村民一个接着一个,忙碌了一整天,赵雪梅脖子用手揉着脖子,缓解一天下来的酸痛。

“脖子很酸吗,要不让我给你捏捏。”

由于赵雪梅在仰着头活动脖子,没有看清门口的人是谁,还以为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竟然敢调戏到她的头上来了,当即一眼瞪了过去。

“少安,怎么是你。”

赵雪梅喜出望外,见到李少安的那一刻,工作了一天的疲惫一扫而空,立即拉着李少安坐在了自己的小火炉旁。

“你说话声音怎么不一样了?”赵雪梅关心道。

李少安恢复到了平时说话的声音,嘿嘿笑道:“刚刚在门外,看到你一个人在财务室,就想要故意逗逗你。”

赵雪梅白了一眼,怨道:“真是的,我还当是村里哪个色胆包天的家伙。”说是责怨,其实根本听不出来任何责怪的意思,反而像极了恋爱中的女孩在向自己男朋友撒娇。

更让赵雪梅大觉意外的是,一向以为李少安是那种一板正经的男人,没想到也有偶尔调皮的时候。

自从两人有过招待所那一晚的经历之后,关系已经变得不太一样,彼此在对方心里都有了特殊的位置。再加上从那天之后,两人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碰面,再次见到自然是心中欢喜。

李少安此次是替大哥来交土地承包金的,因为扶贫补助款的问题,所以去年就应该交的土地租金推迟到了年后来交。

村支部已经下班,财务室里只剩下赵雪梅。若换了别人,赵雪梅才懒得搭理,不过这人是李少安态度自然就不一样了。

赵雪梅掏出钥匙,打开抽屉,只见里面满满一抽屉的钱,每个面额都用白纸条一堆一堆地捆起来。

“这里得有好几千吧!”李少安头一回见到这么多现金。

“是呢,这里一共有四千多,都是土地承包租金,才收了七成,剩下那些户还没来交钱。”赵雪梅说道:“有了补助政策,今年村里的地全部都被承包出去,一片空余的都没有。”

赵雪梅打开提包,把抽屉里的钱全部放了进去,这些都是公家的钱,她的工作就是收款,然后把钱存到农村合作信用社。

李少安发至肺腑,“雪梅,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认识你以来你都不知道帮了我多少忙。要是没有你,我一定不会有现在的样子。”

“你我之间还说这些,你是想惹我生气呢。”赵雪梅听了这话,心里欢喜,只觉得无比甜蜜,她做这些全都发自内心,从来没想过要什么回报。

“还有上次王二狗他们为难我的事情,也多亏了有你把消息告诉我嫂子。”

“你没事就好,其他的不重要。”

赵雪梅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少安,其实这件事情是黄旺水在背后搞鬼,王二狗、孔大柱他们都是黄旺水叫去对付你的。”

“你不说,我大概也能猜到,我和王二狗那帮人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们主动跑来找我的麻烦,唯一的解释就是受人指使。而这段时间里,要说得罪的人,那就是只有黄旺水。”

赵雪梅担心道:“黄旺水这个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他这次去金矿前还说以后要找机会报复你,你可千万要小心。”

李少安给了一个宽慰的眼神,“雪梅,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聊完黄旺水的事情,李少安又想起了另外一个难题,那就是黄旺水他老子,黄云龙。

正是为了此事头疼,想来想去想不到好的法子,李少安觉得靠自己的脑袋是没戏了,不如向赵雪梅求救。

“雪梅,其实我还有个麻烦事,想请你给我支支招,你向来比我聪明。”李少安嘿嘿笑道。

“说吧,虽然知道是恭维我的话,但我爱听。”赵雪梅掩嘴笑道。

“就是表嫂沈春兰,她这半年来老是被你公公骚扰……”李少安一口气将表嫂沈春兰的遭遇说了出来。

赵雪梅露出一丝冷笑,说道:“你还记得吗,上次我就跟你说过,我公公不是个好东西。去年他从我这里以村里的名义支走了三百块钱,当时我就觉得觉得有问题,原来是挖空心思做了这样一件龌蹉事。”

“我那表嫂被他最近吓得连家里都不敢待,这老东西着实可恨。”李少安也不避讳,当着赵雪梅的面骂起了黄云龙。

赵雪梅倒也不在意,本就对黄家人没多少感情,但见她黑溜溜的眼珠子一转,嘴角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顷刻间便已想好了对付黄云龙的办法。

“少安,你知道黄云龙平时最怕什么吗?”

“这我哪里知道。”

“他最怕的就是我那泼辣彪悍的婆婆,只要我婆婆发起飙来,黄云龙准吓得跟鸡仔似的。”

李少安一拍脑门,大笑出声,“雪梅,还是你聪明,王八怕铁锤,黄云龙怕田乐芝,这一物降一物的办法,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赵雪梅面带傲色,欢心道:“那是因为你笨。”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