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锯木厂冲突

指尖风月2021年10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走出学校大门,迎着初升的第一缕阳光,李少安脚下如飞,往铁山湾赶去。

等到天亮时候,孙丽萍从街上买来豆浆油条,想叫李少安起床吃早餐,没想到敲了半天门,里面没人应答。

孙丽萍大觉奇怪,难不成李少安已经走了?掏钥匙开门,果然宿舍里收拾得一尘不染,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

“还真是个挺细致的人。”孙丽萍忍不住说道。

在办公桌上,孙丽萍还发现了一张李少安留下的字条,上面用正楷苍劲的笔迹写着对孙丽萍的感谢。

“这么客气,真是的……”

孙丽萍眼带笑意,把这张字条顺手夹在了自己的备课本里。

回到铁山湾,李少安先是去钱家,把钱大宝的情况告诉了钱小宇,然后回到自己家中。

李少国和谭红霞忙上前相问,钱大宝情况怎么样了,严不严重,还准备带些东西去医院看望。两家一直都是近邻,关系很好,邻居出了事情,前去探望也是人之常情。

李少安简单把钱大宝的情况告诉了哥哥嫂子,没什么大碍了,断腿已经打了石膏,有张红和钱小琳在外面陪着,在医院住些日子就可以回家里休养。

别过大哥大嫂,来到屋后,李少安打量着这间旧温室,寻思着都要进行改造了,那就得设计出新的改造方案来,外面什么模样,里面什么样子,全部都要重新设计一番。

反正眼下也无其他事情,李少安搬来一张大方桌,铺好图纸,开始潜心制作设计图。

时间过得飞快,李少安一心扑在设计图上,等到完稿时分,日已西沉。

拿着自己精心设计出来的图稿,李少安心里那叫一个美,只待把图上的设计付之成真,那这间真正意义上的温室就将正式问世。

正当李少安想得出神,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的时候,一个人影急急忙忙地冲到屋后,嘴里大叫。

“不好了少安哥,小木匠和人打起来了。”

来通风报信的人是钱小宇,这小子跑得气喘吁吁,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李少安把手里图纸放下,问道:“和谁打起来了?”

“锯木厂的黄飞龙。”

“到底怎么回事,他俩个怎么打起来的。”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因为拉木料的事情,双方起了冲突,后来就动手了。”

“走,跟我去看看。”

在路上,李少安又问了钱小宇一些这件事的具体情况,听说两人还打得不轻,现在黄飞龙带着几个锯木厂的人把小木匠给扣住,说是不陪钱不让人走。

这个黄飞龙是村长黄云龙的亲大哥,今年五十岁,靠着黄云龙的关系,让他在村里的锯木厂管事,锯木厂的工作虽不算个肥差,糊口还是没一点问题。

由自己亲哥来担任村里企业的管事,也符合黄云龙一贯用人唯亲的作风,这样一来搞点什么手脚那也是方便得很。

再说黄飞龙这个人,仗着自己兄弟是村长,平时在村里耀武扬威,谁都瞧不上眼,和人说起话来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村里没几个人看得惯他那狐假虎威的样子。

锯木厂一共有三个工人,除了黄飞龙,还有一个是他女婿朱金,另外一个是村里的单身汉二赖子。

听说小木匠被扣,李少安当然着急,年龄上小木匠和钱小宇差不多,凭他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哪里是锯木厂那三个大老爷们的对手。

来到锯木厂,已经围了一批围观的村民,大家平时除了种田也没别的事干,最爱的就是看热闹,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钻。

推开人群走进去,只见小木匠被人用绳索困在木头柱子上,脸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

“少安大哥……”小木匠看到了赶来的李少安,眼神里充满了无助。

见此情形,李少安勃然大怒,怒气冲冲走到小木匠跟前,就要解开绳子。

坐在锯木厂里的朱金不干了,冲出来对着李少安大叫道:“你要干什么,想救小木匠是不是?”

李少安闻言扭头,用一股冰冷刺骨的眼神狠狠地盯着朱金,一步一步踏到他跟前。

李少安一米七八的个头,站在一米六的朱金面前足足高出了一个脑袋,被李少安这样一直瞪着,朱金心里发虚,不觉间连说话也没了底气。

“谁把他绑起来的!”

李少安冲着锯木厂的三人一声爆喝,声如雷霆,震耳发聩。这一声怒吼,不止把锯木厂里的三人给吓了一跳,就连围观的村民们也都跟着被吓得心肝一颤。

见女婿朱金在李少安面前吓成了蛐蛐儿,连个屁都不敢放,黄飞龙亲自走出来,一脸傲色道:“是我绑的,你有什么意见?”

“我叫你现在就放人!”

“凭什么,他偷我们锯木厂的木料,被我逮着,绑起来怎么了?”

李少安挡在黄飞龙身前,冲着身后大吼一声,“小宇,解绳子。”

钱小宇得了李少安的命令,嘴里应诺一声,冲到锯木厂里,找了一把斧头,抡起斧头就是一下,把捆住小木匠的绳索劈断。

黄飞龙急了,想要阻止,却被李少安给挡住,黄飞龙虽然为人跋扈,但是也只敢欺负欺负小木匠这种体瘦身弱的,遇到李少安这种人高马大的,还真不敢造次。

“李少安,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放人,他是小偷,偷锯木厂的木料!”黄飞龙骂道。

“凭我在救你!”李少安横眉冷目,当头棒喝,“你知道自己这是什么行为吗?非法拘禁,是要坐牢的!”

听到要坐牢,黄飞龙一下子怂了,他也不懂法,不知道李少安说的是真是假,心里没了底气,要是真得坐牢,那不是哭都没地方哭。

“牢房你家开的,你说坐牢就坐牢?”黄飞龙想要认怂,但是当着这么多围观村民的面,总不能折了面子。

李少安冷笑道:“不知死活,你要是想进去,我不拦着。”

双方对峙之时,又有一个声音从人堆里传来,紧接着那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发生什么事了,这是在干什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