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心愿

指尖风月2021年10月2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孩子,有的穿着凉鞋,有的打着赤脚,家境好点的穿着黑色的长筒胶鞋,在坑坑洼洼的操场上来回奔跑。

还有些孩子没有上前,只是在走廊上看着小伙伴们戏耍,时不时也会爆发出一阵开心的大笑。

操场上的这些黄泥巴水坑,成了乡间孩子们的游乐场,大家你追我赶,校园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铛铛铛……

张师德手里握着一把小铁锤,敲打着挂在教室外面的锈铁块,这就是这间乡村小学的上课铃声。

孩子们不舍地回到教室,坐到各自的座位上,前一刻还吵吵闹闹,当张师德走进来以后立即安静下来。

张师德夹着备课本,手里拿着一本教材,开始在潮湿的黑板上书写粉笔字,一个正楷的“春”字,他今天要教学生的课文是《春》。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

教室里学生们在齐声朗读,教室外的雨势下得越来越大,吵杂的雨声和纯真无邪的童声音汇成一处,就像是一段跳跃的音符,谱写出了铁山湾的生机与未来。

看着孩子们认真朗读的模样,张师德眼神中带有忧色,这场雨已经下了三天,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教室里也不例外,而且有个更加不好的情况摆在眼前,因为屋顶的瓦片长年失修,教室开始漏雨。

教室的窗户也早已残破不堪,用报纸糊上的地方被雨一淋,立马破开,冷风吹进教室,张师德最担心的就是孩子们受冷着凉,于是严厉地对孩子们交待嘱咐,课间不许跑到雨里面玩耍。

课堂上大家点头称是,然而等到下课,刚刚三令五申的全都作废,孩子们照样如同脱缰的马儿,来到操场上欢快的奔跑。

张师德站在那里,目光看向远方天际,有些出神。当他的目光再次回到操场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眼前的画面日新月异,仿佛换了人间。

只见黄土操场变成了水泥操场,破旧的篮球架变成了新的,低矮的食堂变成了砖房,残破不堪的教室也焕然一新,变得宽敞又明亮。

学校的一切都变了,唯独那些孩子们没有改变,还在操场上恣意的奔跑。

“张校长。”

直到背后一个声音出现,张师德身子一颤,这才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原来刚才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幻想。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如果这间小小的乡村小学真有一天能够变成幻想中的样子,对张师德来说便是得偿夙愿。

张师德收回思绪,回过身去,只见村支书陈保中站在身后。

陈保中脚下一双长筒黑胶鞋,头戴斗笠,身上穿着蓑衣,雨水不断从衣角滴落,看上去是冒着雨过来的。

“陈支书,你怎么来了。”张师德冲陈保中点头示意。

陈保中笑道:“最近听说了张校长的事情,特地过来看看。”

张师德难为情道:“让陈支书见笑了。”

“张校长,能带我在学校里转转吗?”陈保中提出要求,他想要确确实实地了解一下学校的困难程度。

张师德内心是不太愿意的,因为实在太残破,他这个校长脸上无光,但是陈保中执意要求,也就不好说什么,只得领着陈保中在学校里到处看看。

首先来到的是教室,雨水不断从破损的屋顶漏下,看到教室里一片泽国,都快能养鱼了,陈保中表情沉重,看来学校面临的困难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看完教室,又来到食堂,一间矮矮的土房子,里面堆着一堆白萝卜,角落的架子上还摆着用麻袋装的米。

走到那麻袋跟前,伸手进去抓了一把,放在鼻尖嗅了嗅,一股子霉味,果不其然就是李少安那天请自己吃的陈米。

“陈支书,这些米……”张师德红着老脸,尴尬地向陈保中解释。

陈保中说道:“张校长,我已经听李少安向我反映过了,米的这个问题,这个星期之内就能为你解决。”

“真的?那可太好了,真是太感谢你了陈支书!”张师德激动得握住陈保中的手,老泪都差点流下来。

其实最开始,关于孩子们伙食的问题,张师德曾经多次找过村委,不过那时陈保中还没有上任,村子里的实权由黄云龙把持,黄云龙以村子的财政入不敷出为由给拒绝了,并且和张师德玩起了躲迷藏,只要张师德去村委,黄云龙就铁定不知去向。

最后实在无奈,张师德只好放弃了求助村委的念头,自己开始提供学生们的伙食。

他的那点儿微薄工资哪里够吃,没多久连仅剩的一点存款也给吃没了,加上还要维持学校的日常开支,所以不得不开始向村里人借钱。

借得多了,没人愿意再借,便只好向村里借,不知不觉几年下来,都欠下了村里上千的债务。

陈保中从口袋里掏出三十元钱,塞到张师德手里。

“陈支书,你这是干什么,使不得,千万使不得。”

“张校长,您听我说,这钱您一定得拿着,这是村部商量之后的决定,以后每个月由村里向你发放三十块的专项补贴。”

“这……陈支书,老朽我谢谢你的大恩大德了。”

张师德要向陈保中鞠躬,被陈保中赶紧扶起,“张校长,您守着这间学校三十年如一日,这份坚守让人动容,我们在你面前自愧不如,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村支部向我反映,我一定竭尽全力帮忙。”

说起这每月三十块钱的补贴,陈保中也是拉着黄云龙等一干村干部商量讨论了许久才最终确定的。

以黄云龙为首的村干部一听要村里开支这笔钱,心里都不愿意,但也不明说,找各种理由来搪塞。

眼看事情迟迟不能定下,陈保中只好强行决定每月从每名村干部的工资中扣除,并亲自带头。

一看要动到自身利益,一帮态度模棱两可的家伙立马赞同了之前的提议,由村里来掏这笔钱。

总之,最后这笔钱陈保中算是给挤了出来,从此以后只要是开学期间,每月都有三十块的补贴发放给张师德。

“张校长,米的事情我已经向村里的几户人家去商量,等明天就给你送来新米,咱们可不能苦了孩子们。”

“唉,陈支书说的是,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们。”

见陈保中要离去,张师德又拉住陈保中,难为情道:“陈支书,老朽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您能帮帮忙。”

陈保中诚恳道:“说吧,只要我能帮得上,绝对不会推辞。”

“我想请陈支书帮我向上头申请一笔专项款,把教室修缮,教室年久失修,我怕会有危险。”

陈保中知道上头的意思,现在教育局正在拆减合并乡村小学,按理来说是不会再有专项的拨款,他一个村支书,芝麻绿豆小官一个,还得去找镇上的联校层层上报,这事几乎就不可能。

但是看到张师德那双期盼的眼神,陈保中不忍心拒绝,微微笑了笑,说道:“放心,这事我一定向上头反应。”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