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廖春阳在身后不跌不休,宛如一坨跳动的肥肉,朝着赵雪梅追了过来。

“雪梅,你不能走,你不可以这样抛下我。”

廖春阳反正不嫌事儿大,闹得越大他越得意,正好被开除了公职,心里头不快活,要借机发作一番,看你赵雪梅今天答应还是不答应。

赵雪梅脸皮薄,被廖春阳拉住手,吓了一跳,赶紧将其甩开,“你再这样我报警了!”

廖春阳有恃无恐道:“报呗,你去报啊,警察来了又能怎样,他们还能管人谈恋爱呢?”

那些围观的好事人群立刻又围了过来,大家都本着看戏的心态,今天这事儿就想看个热闹,没人上去帮忙将廖春阳扯开。

“雪梅,走吧,咱们回家,别闹了。”廖春阳强行拉着赵雪梅要离开。

赵雪梅猛地甩开廖春阳的手,抬手在廖春阳的脸上扇了一个耳光,怒斥道:“无耻!”

廖春阳被激怒,咬牙道:“好啊赵雪梅,你敢打我,我记着呢,这是你打我的第二记耳光,咱俩之间没完!”

说着,廖春阳就要继续上手拉赵雪梅离开,这时人群之中站出来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冲着廖春阳爆喝道:“住手!”

廖春阳摆动肥大的脑袋,满脸不屑道:“你算什么东西,老子和自己女朋友闹矛盾,关你个外人屁事,滚开!”

那男人身高有一米八,个子很壮很结实,站在那里透着一股威势,看上去就不好惹,走到廖春阳跟前,直接揪住他衣领,一把将廖春阳拎小鸡似的拎了起来。

要知道,廖春阳这种体型的胖子,没有个一百七八十斤下不来,这人简直就像是天生神力,拎起廖春阳跟没事人一样,可把围观的人群都给看傻了。

就连廖春阳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仗着自己腰宽体胖,殊不知都是一身肥膘,在这男人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妇女耍流氓,我看你活腻了!”

“哟呵,小子他妈算哪根葱,敢威胁老子?”

那男人生得威猛,话不多说,一巴掌抽在廖春阳脸上,打出一个鲜红的巴掌印,打得廖春阳的大牙都掉了一颗,一嘴鲜血,很是瘆人。

廖春阳没想到这男人说打就打,一点缓冲都没有,打得脑袋里面发嗡,直接被打傻了。

“在大街之上公然调戏妇女,你这是流氓罪,信不信我给你送到派出所,枪毙你!”

听到流氓罪、枪毙,廖春阳直接吓得腿都软了,站都站不稳。

刚好八三年严打,那些年社会治安动荡,政府突出整治社会治安问题,对一切危害社会的犯罪行为从重打击,其中调戏妇女属于流氓罪,更是被严厉打击的对象。

刚才还气焰嚣张的廖春阳瞬间吓得蔫了,要是真给自己判个流氓罪,那就彻底凉了。

“你信口雌黄,诬陷好人,什么流氓罪,我和她是恋人关系。”廖春阳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必须得证明自己清白。

那高大的男人先是冲赵雪梅说道:“这位女士,能不能麻烦你把身份证给我。”

赵雪梅见这男人是在帮自己,当即从钱包里掏出身份证交给了他。

那男人瞪着廖春阳,双目如炬,脸上带着威严之气,呵道:“我现在问你几个关于这位女士的问题,你要是答不上来,我这就把你送去派出所。”

“名字?”

“赵雪梅。”

“哪里人?”

“杨桥镇铁山湾,我还知道她是村里的出纳,你说我和她能不是恋人吗。”廖春阳怕这男人再问,赶紧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她今年多大?生日什么时候?”

“这……”廖春阳傻眼了,他也不知道赵雪梅的年龄和生日。

“这什么这,快说!”男人眼睛一瞪,吓得廖春阳大气都不敢出。

赵雪梅见廖春阳支支吾吾,说不上来,主动对那男人说道:“这位大哥,我是铁山湾人,是村里的出纳没错,不过我早就结婚了,和这个廖春阳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他是县水利局的领导,上次去我们村组织防汛工作,自从见了我之后便一直对我骚扰。”

“你身为干部知法犯法?!”男人的眼神已经足够把廖春阳吓尿了。

“你听我解释……”廖春阳一看辩不过来,眼下只能开溜,嘴上稳着这男人,脚下悄悄往后退。

退到一个抱着小孩看热闹的妇女跟前,廖春阳突然一下抢过那妇女怀里的小孩,朝着赵雪梅这边扔了过来。

那高高大大的男人没想到廖春阳会突然玩这一手,情急之下只能奋不顾身地去接住小孩,双手抱住小孩,保护在怀中,就地打了个滚。

等到男人站起身来,幸好小孩没有受伤,不过却受到了惊吓,吓得哇哇大哭。

小孩的妈妈惊慌大叫,冲过来抱回小孩,连连向男人道谢,“英雄,谢谢你救了我孩子,你真是个大好人!”

“孩子没事就好,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不要看热闹。”男人叮嘱道。

等到这一阵骚动结束,廖春阳早已经趁着混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此时在县城某条街道上,廖春阳正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狂蹬脚踏板,恨不得把自己那辆二八自行车蹬得飞起来。

“呀呀个呸的,幸好老子跑得快,不然给老子安个流氓罪,这辈子都交待了。”

混乱结束,那些围观的群众也没了热闹可看,纷纷意犹未尽地散去。

那身材高大,身板挺直的男人转身也要离去,赵雪梅拉住了他,感激道:“大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名字而已,不值一提。”男人豪爽笑道。

赵雪梅见这人一身正气,站得笔直,走起路来每一步都方方正正,不由问道:“你是不是当兵的?”

那男人被问住了,停下脚步,回头冲着赵雪梅笑了笑,反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赵雪梅说道:“你刚才挺身而出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和普通人不一样,一身正气,见义勇为。”

男人伸出手,向赵雪梅以示友好,自我介绍道:“我叫董援朝,今年刚退伍。”

赵雪梅也伸出手,握了握手,“我叫赵雪梅,多谢你今天出手相助。”

董援朝微笑道:“刚才我已经看过你的身份证,知道了你的名字,谢就不必了,路见不平岂能坐视不理。”

“你也来医院呢?”

“以前膝盖受过伤,天气一潮湿就疼。”

赵雪梅这才注意,董援朝的腿走起路来微微有些跛,不细看看不出来。

两人随意交谈了几句,就此别过,董援朝走进了医院,去检查膝盖。

赵雪梅去了百货大楼,要去挑几件夏天的衣服给李少安带回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