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铁腕平乱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黄云龙被砸得头破血流,这下砖厂里面的人更加疯狂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生怕自己拉少了。

那村民打了黄云龙,转身就逃,奈何刚逃出没两步,民兵队长王传喜就带着人赶到。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陈保中扶着黄云龙,冲王传喜大喊。

王传喜立即带人前后左右,把那打人的村民围了个严实,一看无路可逃,那村民只好举起双手,摆出一副投降的姿势。

在王传喜赶到之后,李少安和王长贵带着人也赶了过来,一看砖厂里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少安,你来的正好,赶紧带人,把这些抢东西的全都给绑了!”

陈保中怒火中烧,这还得了,不光哄抢公家财物,还打伤村干部,真是岂有此理,无法无天!

李少安和王长贵领着各自带来的人,王传喜也带着民兵队,一齐冲进砖厂。

由于大家是有备而来,手里带着棍棒和绳索,浩浩荡荡有二三十号人,一下子就把砖厂里那些只顾着搬砖的村民尽数制服。

有的人见状不对,连板车和砖也不要了,拔腿就跑,不料大门口,陈保中又命人把砖厂铁门给锁了,这帮人无路可逃,堵在门口傻了眼,最后全都束手就擒。

人群之中,黄飞龙站在砖头堆上,还在拼命指挥呐喊,“乡亲们,不要怕,我们要抗争,我们要团结,这样才会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你给我下来吧!”牛铁柱从后面扒住黄飞龙的一条腿,猛地一扯,直接把他从砖头堆上拽了下来。

钱小宇本来是要冲上去把黄飞龙给绑了的,但刚迈出一步,突然想到他不能下这个手,毕竟是黄春妮她爸,要是这次得罪了黄飞龙,以后怕他为难自己和春妮的事情。

“少安哥,还是你来吧。”钱小宇把绳索给了李少安。

李少安接过绳索,一脚踏住黄飞龙的后背,把他两手反关节扭住,在牛铁柱的帮忙下,三下五除二把黄飞龙反绑了。

黄飞龙不服,嘴里骂道:“李少安,你敢绑我,你自己说过这叫非法拘禁,你这是犯法的!”

李少安回敬道:“你唆使他人,带头抢夺公共财产,犯的是挨枪子的罪,我现在是见义勇为把你们这帮家伙控制起来,等会儿一齐送到派出所去!”

听到要挨枪子,黄飞龙哪里还敢折腾,吓得脸都白了,去了半条命。

等到砖厂里面尘埃落定,十几个抢夺红砖的村民尽数被控制,陈保中下令打开铁门,踏着沉重的步子走了进来。

黄云龙捂着头,哪怕是流着血也不敢下火线,今天这事儿闹大了,他怕真要把这帮人送派出所,到时候他大哥判个十年八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陈保中踏步上前,站在这帮被绑住的村民面前,面沉如水,双目中怒火翻腾,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你们!一个个抬起头来,看着我!”陈保中拳头攒紧,手背上的青筋暴起,“看看你们做的好事!当自己是土匪,是暴民?瞧瞧你们的所作所为,这还是人干的事吗?”

面对陈保中的雷霆震怒,底下鸦雀无声,大家都低着头,不敢言语。

“砖厂虽然撤了,但里面的所有一切,都是公家的财物,谁给你们的胆子冲进来乱抢一气的?你们这样行为,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让周围十里八乡的耻笑?被人戳着脊梁骨辱骂?原来我们铁山湾就是这么一帮连几块砖都要抢破头的家伙?”

陈保中激昂澎湃,大声挥斥,“难道我们铁山湾就没有深明大义之辈,全都是一帮鼠目寸光之辈了吗?远的不说,就说为了救学生不惜牺牲自己的张师德张校长,这是不是大义?再说王善奎老爷子,八十岁的高龄,毅然让出自己的棺椁,这是不是大义?看看你们的所作所为,我真替你们感到羞愧!”

面对陈保中的呵斥,这些搬砖的村民一个个面红耳赤,羞愧得无地自容。

人群之中,唯有黄飞龙愤愤不平,嚷道:“我才不管你什么大义不大义的,我只知道我们要吃饭,大义能当饭吃吗?你来了铁山湾,搞改革,把村里这些厂子全撤了,这么多人要吃饭,这问题你怎么解决?”

陈保中怒斥道:“张口就来,你以为这么多人员的安置问题是儿戏吗?要是村部没有做好应对,又怎么会贸然做出这样的决定?”

黄云龙捂着脑袋,此时额头被砸破的口子已经渐渐止血,结成了黑色的血痂,不再有鲜血流出来,端着一张血迹斑斑的脸,对大哥黄飞龙怒喝。

“黄飞龙,你给老子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我凭什么不能说,工作的问题不解决,我就是要说。”

黄飞龙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今天反正都已经闹成了这样,什么都不再顾忌,不把工作的事情解决了,他就要一直闹下去。

“你个丢人现眼的东西,以后别再说是我大哥,我黄云龙没有你这个兄弟!”黄云龙大义灭亲道:“陈支书,这黄飞龙带头聚众闹事,丝毫不知悔改,我恳求把他送到派出所。”

“黄云龙,你做得出!我是你亲哥!”黄飞龙眼睛里都要射出火来,双目死死地瞪着黄云龙。

黄云龙别过头去,眼不见心不烦,懒得理会。

此时陈保中知道该骂该讲的都已经说了,对这些人进行了批评教育,接下来该做的就是安抚大家,让这些被撤掉的村民都得到一个答复。

“乡亲们,你们心里憋着一股怨气,不开心不舒坦,这我都能理解,但是做出这样的行为,那我就真的不能理解了。”

“陈支书,你骂得好,骂得对,我们确实不应该,我们知道错了。”

“既然你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可以不把你们送到派出所。”陈保中说道:“同时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底下众人一听有好消息,个个把头抬起来,期盼着从陈保中的嘴里说出振奋人心的事情。

“经过村部的统一决定,今年要在我们村修建一条灌溉水渠,村里经费拨款三千块,工期为半年,到时候需要一批劳力,会优先考虑从退下来的大家。”

听到这话,底下的村民们纷纷露出笑脸,眼前最大的生计问题总算是有了着落。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