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路见危情施援手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四人之中,周玥和方玉玲是武阳人,直接坐火车回家,而李少安和叶家盛则是经过武阳之后继续往南方行驶。

方玉玲掏出一包瓜子,分给大家一起嗑,李少安和叶家盛摇了摇头,男生不爱嗑这零食,于是两个女生津津有味地嗑了起来。

一边嗑一边说起了昨天晚上的那场大战,期间方玉玲看着李少安的眼睛里直冒星星,简直把李少安当成了她的偶像。

方玉玲本就性子火辣,聊撇麻利,突然发现李少安现在变得是越来越对她胃口,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李少安这么爷们。

周玥当时不在场,没有经历整件事情,不过听方玉玲说起来,还是觉得心惊肉跳,有些后怕。

“你们这样把人打了,真的不要紧吗,万一他报复怎么办?”周玥担心道。

“他要是真敢来东粤,我们叶家还真不怕他。”叶家盛回想起昨晚的经历,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方玉玲说道:“少安,当时你用酒瓶砸那个华少时候的样子真的太勇猛了,我真担心你一下把他打死了怎么办。”

李少安笑笑:“放心,死不了,你是真报警了吗?”

方玉玲摇头道:“哪有,我不过是怕你们闹出事来,故意在门口大叫。”

李少安和叶家盛哑然失笑,敢情方玉玲从头到尾就是在放烟雾弹,不过这样也好,要是真继续打下去保不齐会出什么事。

方玉玲颇为替男朋友杜明担心,李少安和叶家盛是离开了首都,天高皇帝远的,华少在京城再牛逼也拿他们两没办法,而杜明还在首都,要是被华少碰到又该如何是好。

叶家盛安慰道:“玉玲,你别太担心,那个什么华少没那么厉害,区区一个区长,在首都这种地方顶了天也算不了什么。”

这话虽然说得嚣张,但是也并非全无道理,像首都这种地方,那都是庙堂重臣、封疆大吏、皇子皇孙。

华天阳也就是运气好,没招惹到真正的狠茬,当然也许是知道对面惹不起就认怂躲了也说不定。真要动了皇子皇孙,要弄他华家就和拔一颗野草一样简单,易如反掌,连根都不剩。

事实证明叶家盛的说法并没错,那晚舞厅的事情,华天阳一没有报警,是怕被道上的哥们笑话,在道上混的,总觉得叫警察是件特丢人的事情。

他横行霸道这么多年,从来只有他开别人瓢的时候,还是头一遭被人冲进自己场子里开了瓢,实在是丢脸。

二是他老子的原因,一直以来他老子就特反感华天阳整出来的这些糟心事,可惜从小溺爱给宠坏了,上次女学生的事情才刚过去不久,要是知道又在舞厅里闯祸,华天阳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总之这件事情,华天阳只能是自己咽下了苦果,但是他心里却没有就这么算了,这个仇算是记下了,只要有机会就一定会报。

火车停靠了一个沿途的站点,有人下车有人上来,四人坐了一个晚上,此时都有些疲惫,方玉玲提议大家唱歌,而且要又各自的方言来唱。

叶家盛率先给大家来了一首粤语歌,刚好那个时候东粤经济飞速发展,粤语在全国的影响力也在逐渐加强,许多人都会喜欢学上一两句。

这时一个穿着时髦的男人上了车,来到四人旁边,把行李塞到上面的行李架上,和大家打过招呼。

“朋友,你也是东粤人吗?”那男人听到了刚才叶家盛唱歌,于是热情的打招呼。

“东粤东海,你呢?”叶家盛也觉得意外,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东粤老乡。

“东粤阳城。”那人自我介绍道:“我叫巢家豪,看你们的样子好像是学生?”

“嗯,刚毕业,叫我阿盛就好。”

这个叫巢家豪的人穿着一身牛仔行头,打扮很前卫,身上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而且这人特别健谈,虽然说这一口东粤味特别重的普通话,但是挡不住他的热情,很快就和李少安这四人打成一片。

方玉玲开玩笑道:“家盛,你们东粤是不是都爱叫家豪、家兴。”

叶家盛和巢家豪对望一眼,脸色一红,尴尬笑道:“这个还真不好说。”

方玉玲从头至尾都在打量巢家豪,发现这个男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把那个黑色的双肩包抱在身边,寸步不离,不由对他那个包感觉很好奇,问道:“阿豪,你这包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巢家豪摇了摇头,冲着方玉玲笑道:“不好意思,这个不能说。”

越是这样的态度,反而越让人好奇,方玉玲抑制不住内心好奇,今天还非就要把这个巢家豪的底细搞清楚,看他这包里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方玉玲不甘心,依旧记着这件事情,找机会问道:“阿豪,你来北方做什么?”

巢家豪笑笑道:“做点小生意。”

李少安微笑地看着巢家豪,从刚才他和大家聊天开始,李少安就一直在观察他,总觉得这人带着几分油头滑脑的感觉,不是很靠得住,想来他所说的生意,也不是什么正经生意。

方玉玲提议道:“要不我们来打扑克怎么样,输了的要回答赢了的一个问题。”

没想到巢家豪只是摇头,微笑回绝,就是不答应,嘴里还谦虚道:“不会玩,你们玩吧。”

方玉玲急了,冲叶家盛说道:“家盛,你这老乡也太神神秘秘了吧。”

叶家盛无奈笑道:“人家不肯说,我也没有办法啊。”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车厢里面传来一阵混乱,似乎有人在哭喊呼救,而且声音就在旁边。

李少安四人听到声音,立即从座位上起来,看到身后的位置上有一对老头老太在哭泣,声音很悲惨,哭得老眼昏花,老泪众横。

而在座位上,躺着一个小女孩,那女孩儿看上去七八岁的样子,扎着一个小编,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衣服。

最严重的是,那个小女孩脸色铁青,没有血色,看样子像是昏死了过去。

老头老太见到这种情况,吓得手足无措,抱着小女孩一直哭叫。

“这可怎么办啊。”方玉玲见到这种情形,不由吓得乱了方寸,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李少安懂兽医,但这救人的事情却不懂,尤其是这种突发的情况,更是不敢乱施援手,万一没搞好,很有可能延误了救治的时机。

“你们赶紧去通知乘务长,就说车厢有小女孩昏倒了。”

方玉玲刚要去找乘务人员,见到巢家豪放下背包,冲到那老头老太身前,从他们手里抢过小女孩,同时大声道:“你们快把人放下,她现在晕过去,需要平躺。”

“小伙子,你是谁?你要干什么?”老头老太疑惑不已。

“别管我是谁,我在帮你救你们孙女。”巢家豪说道。

“帮我把乘客都散开,小丫头晕过去,需要更多氧气,这么多人堵在这里会挡住空气流动。”巢家豪对李少安和叶家盛说道。

听巢家豪的语气,好像他对急救之事很了解,李少安和叶家盛不敢迟疑,立即听他指示,开始推开人群,让出一片宽敞的地方来。

“都退开,不要围在这里,救人要紧!”

老头老太担心孙女,舍不得走,巢家豪回头冲两人大声道:“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赶紧退开。”

“可我孙女……”老太哭得气短,说话也有气无力的。

“不想你孙女有事就赶紧退开!”

被巢家豪这么一吼,老头老太只好悻悻退到一边,看着巢家豪给孙女施救。

巢家豪掰开小女孩的眼睛,观察了她的瞳孔,然后又捏开嘴,查看了口舌的情况,摸了脉搏和心跳,做完了一系列的应急检查。

“应该低血糖引起的昏迷休克。”巢家豪冲周围人群吼道:“谁身上有没有糖?”

周玥应道:“我这儿有糖果,行吗?”

“行,赶紧拿来。”巢家豪急道。

周玥从书包里拿出一包糖果,这是她上火车前买的,想在火车上无聊的时候吃点儿解闷,没想到这个时候起了作用。

有了糖果,接着又打来一壶热水,将糖果倒入其中,化成糖水,等水凉上一些,从小女孩的嘴里灌了进去。

所有人的心都被小女孩的情况栓着,看到糖水灌进去,都在等待小女孩何时能够醒来。

没过多久,只见那个昏迷中的小女孩悠悠转醒,睁开眼睛就问自己爷爷奶奶去了哪里。

老头老太见孙女转醒,高兴得难以言表,跪下来朝着巢家豪磕头,“恩人呐,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谢谢恩人的大恩大德。”

“别别,千万别,不过是举手之劳。”巢家豪说道:“你们孙女这是低血糖引起的昏迷,她小小年纪怎么会患上这个病呢?”

老头悲痛道:“唉,这是遗传的,我那儿子也有低血糖,而且比她还严重,都不能下地干活,这次我们老两口准备带着孙女去大医院治疗,想看看能不能把这个病治好。”

众人一声嗟叹,没想到这么小的小女孩就要遭到病痛折磨,实在是让人心中难过。大家纷纷上来安慰老头老太,鼓励小女孩。

就在大家要散开的时候,老头突然发出大叫,声音都在颤抖,刚刚安抚下来的情绪又崩溃了。

“我的钱呢!我的钱不见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