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戏演得真好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找遍了所有人的口袋和背包,并没有找到这五百块,乘警又发动大家在座椅下面翻找,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一时间,大家都陷入了困惑,小偷偷了钱之后到底把钱藏在了哪里呢?

按照老头的描述,五百块钱都是十块的居多,应该有厚厚一叠,这么多钱想要藏在某处不被人发现,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正当大家四处找钱,一筹莫展的时候,刚才那个昏迷过去的小女孩悄悄冲着巢家豪勾了勾手指。

两人对视一眼,心领神会,巢家豪知道小女孩对自己有话要讲,将身子靠了过去。

小女孩凑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叔叔,刚才我醒来的时候,看到那个人站在我爷爷身后,拿了一个东西把爷爷的口袋划开。”

“怎么现在才说?”

“叔叔,我害怕……”

巢家豪明白了,原来是小女孩胆子小,遇到了这种事情不敢说出来,可是看到大家都在帮爷爷找钱,于是鼓起勇气把这件事告诉了巢家豪。

巢家豪顺着小女孩的目光看去,刚好看到了她口中所说之人。看到那人,让巢家豪甚是惊讶,这不就是一直最热心的那个黑黑瘦瘦的男人吗。

刚才老头钱不见之后,就是他第一个站出来,号召大家一起帮忙找钱。乘警要求大家检查口袋和行李的时候,也是他第一个主动检查,这人竟然是偷钱的人。

这可真是叫人跌破眼镜,怎么都没有像想到明明就是他偷了钱,反而还装作热心肠来帮忙找钱,这戏演得可真够好的。

巢家豪不动声色,悄悄朝那黑瘦的男人靠过去,两人距离大约还有不到五步,巢家豪突然身形一动,抓住了黑瘦男人的手腕。

“你干什么!”黑瘦男人惊慌道。

“演,继续演,没先到演得到挺像那么回事的。”巢家豪瞪着他,叱道:“偷老爷子钱的人就是你!”

其他人皆没有反应过来,不知为何巢家豪突然就抓住了这个黑瘦男人,还一口咬定偷钱的人就是他。

黑瘦男子反击道:“小伙子,你这是血口喷人!刚才警察同志都查过了,我身上根本没有钱,怎么可能是我偷的。”

“不是你?”

巢家豪去搜黑瘦男人的口袋,上次是他自己掏出来给大家看的,里面到底有没有东西还不好说。

果不其然,这次巢家豪从里面搜出来一个刀片,拿着刀片,看着这黑瘦男人冷笑道:“这刀片是你的吧,还有什么要说的?”

黑瘦男人动气道:“刀片怎么了,我刮胡子的不行吗,凭一个刀片就说是我偷的,这就是栽赃!”

“行,既然你不见棺材不落泪,那我们继续搜,这钱一定就在你身上!”巢家豪向乘警请示,让他仔细搜查这黑瘦男人的身上。

眼看乘警要再一次搜身,那黑瘦男人突然使出一股子蛮劲,把乘警推开,然后转身拔腿就跑。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巢家豪紧随其后,冲着堵在过道的李少安大喊。

李少安和叶家盛一人堵在一边,刚好挡在那黑瘦男人的去路之上,见到这种情形,怎么可能放这黑瘦男人过去。

看到那黑瘦男人冲过来,李少安要去阻止,不料那男人手臂一甩,从衣袖里突然多出一个白晃晃的小刀,举着小刀朝李少安冲了过来。

“不想死的给老子让开!”

突然的变故让大家都没有想到,尤其是方玉玲和周玥更是吓得脸色惨白,两个女孩子见到那白刃短刀,不禁发出刺耳尖叫。

“少安!小心!”

李少安反应够快,从见到那人掏刀出来,就已经在做好应对,眼看那刀尖朝着胸口扎了过来,突然向一侧闪过身子,双手用力擒住那黑瘦男人握刀的手臂。

这一下电光石火,刹那之间,李少安虽然已经躲得够快,还是被刀刃带到,所幸的是只划破了衬衣,并未伤到身上。

巢家豪也赶了过来,帮助李少安一起把这黑瘦男人扑倒在地,夺走了男人手里的小刀。

接着,看到巢家豪掰住黑瘦男人的肩膀,咔嚓一声,听到脆响,那男人疼得杀猪一样惨叫,脑门上全是白毛汗,右臂像是断掉一样,无法动弹。

黑瘦男人咬着牙,黄豆大的汗珠不停滴落,骂道:“臭小子,我看你们怎么下得了这趟火车!”

乘警这时赶了过来,掏出手铐将这黑瘦男人反拷起来,喝道:“被逮住了还不老实?你的同伙只要敢冒头,来一个抓一个!”

黑瘦男子一个劲喊疼,嘴里骂个不停,“臭小子,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让你脱臼了而已。”巢家豪再次捏住黑瘦男子的肩头,啪叽一拍,痛得那黑瘦男子发出一串惨绝人寰的嚎叫,过了一会儿,似乎不疼了,那黑瘦男人不再惨叫。

刚才这一下看似轻描淡写,实则能在一瞬间择中人的关节,把脱臼的手臂再接回去,可见巢家豪是有真本事的。又回想起他救治小女孩时表现出来的冷静,这人的来历不禁让人产生了兴趣。

乘警对黑瘦男人进行搜身,一细搜才明白,原来这男人的衣服里面还有一个暗格,第一次搜口袋的时候没有发现,让他蒙混过去。

从他身上搜出了五百块钱,还给老头,乘警问道;“老大爷,您看看,这是不是您丢的钱。”

“是是是,是我丢的,谢谢您了。”老头激动得朝着乘警作揖。

乘警摆手道:“别谢我了,我什么用都没起,是刚才这几个小伙子帮你找回了钱。”

老头子又过去感谢巢家豪,今天不仅救了他孙女,还帮忙找回治病钱,这份大恩大德铭记于心。

方玉玲和周玥则跑到李少安身边,检查他有没有受伤,刚才两女孩儿吓得花容失色,都不敢睁眼去看。

“少安,你也太乱来了,要是被他刀戳中该怎么办。”方玉玲责备道。

“那时我不也没别的办法了吗,只能放手一搏。”李少安嘿嘿笑道。

尘埃落定,一场风波得以平息,老头老太的钱找回来,小偷也被抓到,车厢里恢复之前的平静。

经此一事,巢家豪和李少安也算是一起抓过贼,一起冒过险了,很快大家的关系更进一步,坐在一起聊得东西也就更多了。

回到座位上,方玉玲找了一件白衬衫给李少安,“你衣服破了,穿这件吧。”

“没事,我行李箱里有,换上就行。”李少安谢道。

方玉玲急了,说道:“叫你穿就穿上,别扭扭捏捏的,这是我买给我爸的,他要是知道自己的衣服给了见义勇为的英雄穿上,一定会非常高兴。”

看方玉玲这架势,李少安不答应是不行了,于是从她手上接过了这件崭新的白衬衣,也不避讳,直接在车厢里拖了上衣,露出匀称黝黑的上身,换上了新的衬衣。

大家聊得热情,很快就聊到了巢家豪身上,方玉玲忍不住问道:“阿豪,你学过功夫吗?看你一下就把那人的手臂弄断了,然后又接了回去。”

巢家豪微笑道:“我可不会什么功夫,这是跟我爸学的,他是中医师,在家里经营一家中医馆。从小我就跟着他学了不少,耳濡目染,渐渐就懂了一些。”

方玉玲声音微微拔高了一些,说道:“原来你是医学世家,难怪刚才救那个小女孩时表现得那么从容不迫。”

“其实我也是学医的,大学毕业之后回到家里,跟着我爸一起经营家里的中医馆。”巢家豪摇头叹气道。

方玉玲不解道:“那你怎么不在家里开中医馆,跑到北方来了?”

“唉,一言难尽。”巢家豪说道:“我爸的愿望是让我子承父业,继承家族的医馆,可是我志不在此,我不想按照我爸给我规划好的路去走。总之,后来我就和他大吵了一架,然后离开了家里。”

李少安问道:“那你现在呢,在收国库券吗?”

巢家豪点头道:“是啊,别看这东西不起眼,里面的利润可大着呢。”

说起国库券,李少安十分感兴趣,因为他现在也急需找到赚钱的法子,如果这条路确实可行,那么回到南湘之后也可以尝试。

眼下大家都是好朋友了,关于国库券的事情巢家豪也就不再藏私。

“许多人都不喜欢国库券,尤其是那些单位上的职工,他们拿到国库券第一时间就恨不得赶紧低价甩卖,比如这个十块钱的券,有的人就卖到七块八块。还有许多刚加入工作的小年轻,他们很需要钱,十块的国库券甚至能卖到六块。”

李少安一听,立即明白了这其中的玄机,无非就是从别人手里低价收购国库券,然后再高价卖出去,如此一倒腾,赚这中间的差价。

八十年代,大家的思路普遍还不活跃,能想到干这事儿的不多,那些早一批做生意、倒腾东西的,后来都发了财。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