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意外的怀孕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说起这事,黄云龙觉得很是不解,在他看来,林场就是个尾大不掉的烂摊子,村里是想甩都甩不掉,李少安反倒主动想要承包下来,这算是唱哪出。

“你说这李少安到底做何打算,今天竟然跑到村部,找到我和陈支书,说是要承包村里的林场。”

“这小子这半年搞得顺风顺水,赚了些钱,飘起来了呗。”田乐芝吃着碗里的饭,嘴里不咸不淡地说着,“那林场包给他了没有?”

“包了,当时陈支书也在场,你也知道他们俩是穿一条裤子的,还不都是听陈支书做主。”黄云龙说道:“四百八一年转手给了李少安,算这小子捡了个便宜。”

“是便宜还是坑那就不好说了,还要请工人,这价格一年包下来也赚不了几个钱。”

田乐芝根本就没有太当回事,林场往年是什么样她清楚得很,这就是个入不敷出的大窟窿,谁去了也别想赚钱。

黄云龙叹道:“当时我准备把价格再往上提一提,尽量往高了喊,你也知道陈支书和他的关系。然后李少安这小子还承诺帮村里解决三个就业岗位,陈支书立马就答应了。”

田乐芝冷笑道:“别看他现在春风得意,早晚有一天要栽的。”

黄云龙突然感慨道:“他栽不栽我不知道,他娘的,我现在怕是要栽了。”

田乐芝不解其意,骂道:“你老糊涂了?没头没尾的来这么一句,你栽什么栽,栽到哪里去?”

“还不是我那个混蛋大哥,黄飞龙这狗日的东西,上次大闹砖厂之后心里恨上我,天天扬言要去镇上举报我,把我抓进去坐牢。”

说起这事,黄云龙也是一肚子火,怎么有个脑子是屎糊的亲哥。

以前黄飞龙在锯木厂上班的时候,还靠着黄云龙混个差事糊口饭吃,黄云龙说什么就是什么,哪里敢有半分意见。现在黄飞龙下岗成了无业游民,不靠着黄云龙以后,自然不用再看黄云龙的脸色。

而且私底下黄飞龙和廖香花两人合开的小卖部搞得有声有色,能赚点小钱。有钱之后腰杆子硬了,以前受的气积到现在全爆发出来。

再有就是砖厂事件,黄云龙当时其实是为了保护他大哥,奈何黄飞龙脑袋不怎么好使,搞不明白这里面的关系,只以为黄云龙要抓他去坐牢,所以一直怀恨在心。

“你怕他干什么,就你大哥那个傻愣子,他就算告也得讲证据不是,再说他找谁告。”田乐芝骂道:“我看他就是心里不服气,故意要说这些话来恐吓你。”

黄云龙咬牙切齿道:“他要不是我亲哥,我非得弄死他不可。”

田乐芝说道:“别想这事儿,你大哥就是个没脑子的混账东西。倒是咱旺水的事情让我放心不下,他都有两个多月没回家了,这里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能出什么事,还不是在雪峰那边逍遥快活。”黄云龙说起黄旺水就是一脸的不屑。

田乐芝气冲冲地看着黄云龙,骂道:“旺水不回来,你就一点不担心,还是不是你儿子了?有你这样当爹的吗?”

“他也没把我当他老子,你看过有拿着斧头要劈自己老子的不孝子吗?”黄云龙来气了,大声叫道。

“还有脸说,不都是你干的好事,好好一个家被你弄成这样!你托人去金矿上问问,看看旺水现在到底什么个情况。”

“管这小王八蛋干什么,懒得去,他是死是活关我屁事。”

田乐芝把碗一摔,怒骂道:“黄云龙,你能耐了是吧?你现在有种说这个话,以后蹬腿死了有种别让旺水给你送终!”

这话可算是一把刀子刺到了黄云龙心窝子里,他这辈子就这一个儿子,真要是闹成仇人,以后估计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

还是娘疼儿子,田乐芝虽然平时蛮横无理,对谁都一副泼妇样子,但是对黄旺水还是满心挂念,见儿子这么久不回家,心里头也慌乱。

“明天我去找雪梅问问口风,是不是小两口闹了别扭。”田乐芝吩咐道:“你也托人去金矿那边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行,我托人去问问。”

……

杨桥镇,一处老旧的宿舍楼,三楼最左边的一间。

房间门紧闭着,里面的窗帘也被拉起来,不过依稀可以听见里面传来的一阵阵娇声喘息。那声音忽而急促,忽而轻缓,像是猫爪子在挠心,让人气血翻涌,忍不住心痒痒。

过了一会儿,等到房间里一切安静下来,刚才翻云覆雨的势头这才消停。

沙发上,两具赤裸的身体,蒋卫兵从张洁的身上起开,刚才激烈战斗的木沙发上还残留着一些不明的液体。

天气燥热,一场大战下来两人都是满身大汗,蒋卫兵自己去到浴室冲洗,留下张洁坐在沙发上。

张洁的表情看上去很复杂,目光呆了,似乎在想些什么。

等到蒋卫兵从浴室出来,看到桌子上多了一份报告单,不禁有些奇怪,“这是什么?”

张洁抬头看了一眼蒋卫兵,笑容中带着一丝说不清的笑意,“你自己看。”

蒋卫兵走到桌前,拿起那份报告单,脸上神色顿时大变,震惊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的,你不是都有吃药吗?”

张洁抱怨道:“我哪里会知道,现在事情多了总会有忘掉的时候。”

蒋卫兵想要发火又发不出来,压着声音,极度不满道:“怎么会忘掉呢!”

“现在怎么办?”张洁看着蒋卫兵,一切都在等待从他嘴里说出答案。

“打掉!这个孩子绝对不能要!”

打掉两个字从蒋卫兵的嘴里说出来,冷酷得没有半分犹豫。

他对张洁之间只是单纯的肉体关系,只不过是单纯地想要霸占这么一位风韵的妇人罢了,几时想起几时就来一享欢愉,根本没有想过张洁会怀孕,也从来没有想过和张洁生孩子。

如果这个孩子出来,这将成为他的一个污点,李慧英要是一闹,他的政治仕途也就从此断了。

张洁愤恨地瞪着蒋卫兵,本以为蒋卫兵会起码表达一下关心,然后两人再商量怎么办,可没想到蒋卫兵的冷酷无情让她感到一阵恶寒。

当初张洁从东粤回来,有很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流了,让她心灰意冷。

半个月前,本该来月事,结果却没有来,张洁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当她检查出怀孕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她没想过自己还会怀孕。

这次知道又有了孩子之后,她不愿意再失去这个孩子,不管这个孩子有没有爸爸,也要把他抚养长大。

蒋卫兵被张洁灼灼地目光看得心中发虚,说道:“我给你三千块,这个孩子不能留。”

“你滚,我不会要你的钱!”张洁出奇的愤怒。

“那这个孩子?”蒋卫兵心虚地问道。

“我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这个孩子以后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张洁的眼眶里布满了血丝。

蒋卫兵脑门上青筋暴起,留下一句,“你好自为之!”砰的一声,摔门而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