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没脸活了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狗剩吓得连忙解释:“少安大哥,里面是张寡妇,张寡妇和人搞上了。”

李少安这才反应过来,这小木屋里住的是个寡妇,具体叫什么名字村里人都不知道,只知道她嫁了村里一个男人叫张听泉,后来这男人得肺痨病死了,留下这么个遗孀,没留下个一儿半女,从此断了一脉香火。

说起这张听泉,李少安还有点印象,比李少国还要大几岁,那时候这家人穷,经常跑到李家来讨口饭吃。

李家见他可怜,常常会给些吃的。

斗米恩升米仇,后来这张听泉嫌李家给得少了,逢人就骂李家的不是。

李家一气之下再也不接济张听泉,李少国还怒把这忘恩负义的家伙打了一顿。

后来这张听泉实在饿得不行,还跑到村部的猪圈里偷糠,被逮个正着,从此成了村里的笑柄。

再后来张听泉不知从哪里骗了个媳妇回来,两人拜堂成了亲。没多久,张听泉就查出患了肺癌,而且还是晚期,一年多的功夫就撒手人寰。

李少安冲狗剩和孔大柱训斥道:“人家寡妇和谁好关你们屁事,赶紧滚。”

孔大柱和狗剩都是害怕李少安的,被李少安一吼,吓得两股战战,当即便要开溜。

看到孔大柱呆呆傻傻的样子,李少安突然有了一个法子,刚好可以用孔大柱来好好治治王芳。

“大柱,你留下!”

“啊?少安大哥,你叫我?”孔大柱呆呆的愣在原地,用手指着自己。

“少安大哥,那我呢?”狗剩战战兢兢问道。

“这儿没你的事了,爱去哪儿去哪儿。”李少安冲着狗剩摆手。

剩下孔大柱一个人,傻傻地来到李少安跟前,问道:“少安大哥,你叫我啥事儿?”

李少安笑道:“大柱,你大半夜不在家睡觉,跑来这儿趴墙角干嘛?”

孔大柱结结巴巴说道:“狗剩说……张寡妇身上有大馒头,让我和他一起来看张寡妇的大馒头。”

“我告诉你个地方,那儿有又大又圆的白面馒头,你想不想吃?”

“想!”

孔大柱把头点得像是啄木鸟。

李少安说道:“行,那我现在告诉你,只要去我家,进门以后左转的第一间房,那里面有白白的大馒头,快去吧!”

一听有大馒头吃,孔大柱那叫一个兴奋,一路小跑就往李家去了。

李少安跟在后面,离家门口几步的地方停了下来,目送孔大柱摸黑走了进去。

……

话说自李少安逃出去后,王芳就干脆在床上躺下,心说你不是想跑吗,老娘今儿就和你耗着,有本事你一整晚不要回来,就不信收拾不了你个愣头青。

等了约莫快一个小时,王芳晕晕乎乎都快要睡着,听到木门被推开的声音,只当是李少安回来了,当即面露喜色,躲在床上不啃声,就等着李少安自投罗网。

孔大柱进了房间,按照李少安的交待,一直摸到床边,正纳闷大白馒头在哪儿呢?突然间从床角蹿出来一个光溜溜的身子,把孔大柱一把抱住。

“抓住你了,这下看你往哪儿跑!”

黑夜之中,王芳也没有看清进来的人到底是不是李少安,此刻母猫发春,哪里还顾忌这些细节,权当是李少安回来了,抱上去之后就是一通熟练的抚摸挑逗。

孔大柱吓了一跳,不料黑暗里突然蹦出个人来,差点叫出声来。

很快,孔大柱就感觉到了这个人的不同之处,那光滑丰满的身子瞬间点燃了孔大柱的本能。

王芳像是一条八爪鱼,手脚并用牢牢将孔大柱捆住,好像生怕他再次开溜似的。

“好弟弟,今儿姐姐就让你开开荤,尝尝女人的滋味。”

“馒头,大白馒头,我要吃大白馒头。”

孔大柱早就已经急不可耐,嘴里头嚷嚷着要吃馒头,找着王芳的一对大馒头就去了。

就在这时,王芳猛地醒悟过来,这人的声音怎么跟李少安不一样,想到这里一时间兴致全无,不禁冒出一身冷汗,难道和自己搂抱在一起这人不是李少安?

越想越是觉得害怕,王芳赶紧伸手去摸孔大柱的脸庞,这一摸,心更是凉了半截,这人脸上轮廓与李少安完全不同,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孔大柱激动不已,嘴里叫着:“馒头,馒头,我要吃馒头!”

王芳哪里还敢继续下去,吓得放声尖叫,大喊救命,推开孔大柱,提着衣服往外跑。

这一番动静惊醒了睡梦中的李少国和谭红霞,夫妻俩听到救命声,立即打开电灯,起身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电灯打开的瞬间,王芳衣不蔽体地站在堂屋里,先到一步的谭红霞赶紧把李少国往房间里一推,“你等会儿出来。”

赶到惊魂未定的王芳身边,谭红霞关心道:“芳妹子,你这是怎么了?”

“有,有人,跑到我房间里来了!”王芳一脸惊慌失措。

看到王芳指着李少安的房间,谭红霞觉得奇怪,王芳怎么衣不着体从李少安的房间里跑出来,还说什么房间里有人?

刚说完,就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家伙从房间里冲了出来,双手蒙着头拔腿就往外跑,样子看起来有几分呆傻,一眼就认出是村里的大傻子孔大柱。

恰巧李少国这时也赶到堂屋,看到逃走的那个家伙,便要追赶上去,却被谭红霞拦了下来,并且冲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做做样子不要真追。

起初看到这一切时,谭红霞还不明所以,但是当看到孔大柱从房间里跑出来之后,一切就都明白了,一定是少安想出来的诡计。

王芳声泪俱下,控诉道:“呜呜呜,谭大姐,我刚才在屋里睡觉,突然就摸进来这么一个流氓。差一点……差一点就让……我没脸活了……”

谭红霞安慰道:“芳妹子,你别怕,你大哥已经去帮你追这流氓了。”

见到孔大柱吓得夺路而逃,躲在屋外的李少安长舒了一口气,这么做虽有些不地道,但面对发浪的王芳,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