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危言耸听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接着另外一个人追了上来,两人像是在谈价格,看上去双方似乎都比较满意。

李少安在门外看得心急,恨不得立马走上去,难得碰上看得上眼的房子,怎么能就这样错过呢。

“别急,再等等。”张洁拉住他,冲他微微一笑。

“好罢,听你的。”李少安虽然着急,但见张洁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也就只好继续在门外等待。

看着那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从走掉,这时张洁走了过去,脸上带着桃花迎风一般的笑意,“老周,昨天跟你约好看房子的,今天我带老板来了。”说着,将李少安拉到身前,介绍给这间房子的房东。

“哎呀,张老板,真不好意思,我这房子就在刚才已经租出去了。”这个叫老周的人满脸歉意。

这个叫老周的家伙个头不高,身形不胖也不瘦,手指头上倒是戴了一个金戒指,从这个戒指上来看,这家伙绝对是个有钱人。

张洁颇有些不悦,声讨道:“老周,你怎么能这样呢,咱们昨天都说好了,我今天带老板过来看房,怎么言而无信转手就把房子租给了别人。”

老周连连致歉:“张老板,实在对不住,刚才那人看上了我这间房子,什么都不管,指定了非要这间,还把房租都付了,你说我能怎么办。”

看到张洁面色不高兴,老周也不太愿意得罪了她,毕竟都是镇上的人,而张洁现在服装生意做得不错,手里头小赚了些钱。

“张老板,要不您看这样行不行,我还有一间当街的门面,如果你这位朋友要,那我便宜租给你们。”

听老周说那是一家单层的门面,李少安没有答应,因为考虑到要给赵雪梅找个能够居住的房子,所以眼前这一间无疑是最合适的。

“老周,别这样,要不我们再加点钱就是了。”

“张老板,真不是加钱的事,我都已经租给人家了,没办法再反悔了。”

老周暗暗合计,刚才那男人愿意出二十块一个月把这房子租下来,这价格可不低,他当然愿意。

张洁心有怒气,但是却忍了下来,明明是自己和他约定在先,现在是他自己反悔,反而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一副诚实守信的样子,实在让人不爽。

“行,老周,这房子你爱租谁就租谁。”张洁拉着李少安气冲冲离开。

老周见张洁生气,做样子说道:“张老板,别走啊,有话好商量,和气生财嘛。”

就这样被张洁拉着走了,李少安心有不甘,问道:“咱们这就走了?”

张洁回头笑道:“对啊,不走能干嘛,这老周狡猾得狠,一定是刚才那人出价高,他一心动就把房子租出去了。”

李少安骂道:“既然你和他都约好了今天来看房,这老周的做法实在不地道。”

张洁一双杏眼带着笑意:“别着急,咱们现在就去找刚才租房那人。”

“那人走远了吧?”李少安说道。

“走不远,一定就在前边,咱们追上去。”

一边走,张洁一边拉着李少安,在耳边小声耳语,将一会儿要说的事情全都交代了个详细。

果不其然,没走多远,在岔路口见到了刚才那个租房的男人。

张洁给李少安使了个眼色,两人从这男人身旁经过的时候,假装不经意地聊着。

“听说了吗,老周家那房子竟然租出去了。”

“是吗?几时的事情,怎么都没听说。”

“就今天的事儿,那租房的人好像是别的地方的,根本就不知道老周家那房子不能租!”

“是啊,出了那么大的事儿,这八字不硬的人可千万不要碰,租那房子就是找死。”

李少安和张洁你一言我一语,走得也不快,反正就落在那人身后。

听到两人谈的内容,那人大觉惊奇,怎么听都不是好事儿。

“两位,两位,冒昧打听下,你们聊什么呢?”

张洁和李少安对望一眼,当即会心一笑,知道这人开始上钩了。

“没说什么,闲聊而已。”

“可我刚才听到你们说房子、出事、八字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洁表情一紧,煞有介事,说道:“你一看就不是本地人吧?”

那男人一个劲点头,“对对对,我是外地的,想来这边做生意,你们说老周那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问这个干什么?”

“实不相瞒,你们说的那个人就是我,老周那房子就是我租下的。”

张洁摇头叹道:“唉,老周那人鬼精得很,他那房子风水不好,根本租不出去。以前租过好几个做生意的老板,结果生意全都黄了,最惨的还欠了一屁股债,最后还不上被逼得喝了农药。”

“还有这事?!”那人狐疑道。

“当然了,我还能骗你不成,你是外地人没听过,老周当然也不会把这些事告诉你,你要是去打听打听,不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可恶,这个老周,这种事情竟然瞒着我,我得找他去讨回公道!”

那人气冲冲就要折回去找老周麻烦,张洁拦住他,劝道:“这位大哥,你要干嘛?”

“还用说吗,当然是找老周那混蛋退钱!”

那人一身怒气,折返回去,便要找老周麻烦。

等那人走远,李少安有些不解,向张洁问道:“刚才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张洁笑道:“当然不是了,全都是我编的。”

李少安疑惑道:“他要是回去找到老周,两人当面把话说开,你骗他这些不就全露馅了吗。”

张洁淡定道:“露不了,你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找到老周哪里能好好说话。即便他后来能想明白,可眼下他在气头上,根本不会去细想。”

看着张洁诡计得逞的样子,李少安心生感叹,果然这些事情自己还是想不出也做不来。

张洁笑道:“很多时候,谣言是最有杀伤力的武器,人们往往就喜欢相信最坏的结果。所谓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越是狠的谣言越能造成最坏的效果。”

“这事要是由你去做确实不妥,不过我一个女流之辈本就不在乎这些,自然觉得无所谓了。”

李少安点着头,“也是,是他不守信约在先,不能怪你不义,你这么做也没错。”

张洁说道:“放心吧,过几天我们再去,到时候老周一定求着把房子租你。”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