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嫁祸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张红由于受伤的原因需要休养,于是早早上床睡觉。

等到张红已经睡熟,钱小宇终于逮到机会,翻身起床,穿上衣服,蹑手蹑脚地从房间溜出去。

刚到大门口,看到一个人影站在那里,钱小宇吓得差点惊呼出来。

“妈?你还没睡呢?”

“小宇,你要去哪儿。”

听到声音,钱小宇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人不是他妈,而是他姐姐钱小琳。

钱小宇走到钱小琳跟前,讨笑道:“姐,我不去哪儿,就是家里太热,我去外面透透气。”

钱小琳说道:“你忘了怎么答应妈的?”

钱小宇极力狡辩:“没忘,我就是出去透气,真的!”

“妈都睡着了,你就别在装了。说吧,是不是要去找黄玉虎报仇?”

钱小宇见被识破,也懒得再演下去,承认道:“姐,妈被黄玉虎那混蛋撞伤,而且还是撞了就跑,这口气我怎么也咽不下。”

“我也咽不下!”钱小琳说道。

钱小宇面色一喜,“那你是让我出去了?你放心,我就是悄悄给黄玉虎这混蛋一点教训,绝对不会过火。”

钱小琳叮嘱道:“记住你说的。”

“得了,您就在家等着吧!”

钱小宇高兴坏了,怀揣着对黄玉虎的一腔复仇怒火,悄悄从家里偷跑出来。

没走多远,拐角的石墙后面蹿出来一个人影,正是已经约好的石头。

“小宇,你总算是出来了,我都快等得睡着了。”石头打了个哈欠。

“你想好没有,怎么治黄玉虎那混蛋?”钱小宇问道。

石头掏出一把小刀,在手里晃了晃。

钱小宇皱眉道:“用这个?”

石头拍着胸脯:“放心,刀子不冲人,他不是有了辆新自行车嘚瑟吗,咱就把他自行车胎给割了!”

钱小宇得意一笑,点头道:“这法子不错!”

两人一路摸着黑,隐蔽身形来到黄玉虎家祖屋外,远远看到屋里已经没有了灯火。

石头说道:“这个时候黄玉虎和他老子多半已经睡了,我白天的时候来探查过,黄玉虎的自行车就放在院子里,咱们从围墙翻进去,割了他的胎再翻出来,保管神不知鬼不觉。”

石头之所以敢这样堂而皇之地翻墙入户,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黄玉虎家里没有养狗。

两人悄悄摸摸来到黄家祖屋外,刚想要靠近围墙,却突然看到有个黑影从围墙里翻了出来。

这一惊人发现让钱小宇和石头都呆了,为了不暴露行踪,立即往旁边的草丛里躲了进去。

那黑影东张西望,前后左右都看了看,似乎在确定自己有没有被人发现,直到觉得行迹没有暴露,这才冲冲离开。

“刚才那人是干嘛的?”石头喃喃自语。

“你看清楚样貌了吗?”钱小宇问道。

“没有,太黑了,除了一个人影,什么都看不清。”石头无奈道。

“走,咱们先进去看看!”

钱小宇一马当先,一个助跑,身子向上一撑,双手掰着围墙,先将一只脚勾上,贴着围墙一番,落入了院子里。

石头跟着跳下,两人像是做贼一样来到了那台永久自行车跟前。

“小宇,车胎被人割了!”石头蹲下身子想要用刀子割车胎,却发现车胎早就让人给割了。

钱小宇拖着下巴,惊讶道:“一定是刚才那个家伙干的。”

石头幸灾乐祸地笑道:“看来这个黄玉虎不得民心,要对付他的不止咱们,还有其他人也看不惯他,要给他点教训。”

黄玉虎的车坏了,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这一趟的本意就是来弄坏黄玉虎的自行车,但是此时钱小宇却了不出来。

到底是谁干的这件事呢?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钱小宇总觉得这里面绝对不止眼前这么简单。

突然房间里亮起电灯,石头和钱小宇暗道一声不好,一定是里面的人醒了。

“赶紧跑!”

石头和钱小宇吓得冲上围墙翻身逃走,要是被发现的话,这口黑锅就背定了。

睡眼惺忪的黄玉虎半夜被尿憋醒,不想去祖屋那又黑又臭的厕所,就来到院子里尿一泡完事儿。

冲着院子里那住桂花树一顿尿,尿着尿着发现自行车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这可是黄玉虎心爱的宝贝,一点异样立刻引起了他的警觉。

火速尿完蹲下身子检查,这下看到两个被割开的轮胎,黄玉虎怒火中烧,气得破口大骂:“草你妈的,哪个杀千刀的畜生干的,老子和你势不两立!”

钱小宇和石头听到院子里传来黄玉虎痛彻心扉的怒吼,免不了一阵欣喜若狂。

第二天,黄玉虎自行车被人割了轮胎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村子。

大家在讨论的时候表情里多少带有一些看热闹的成分,叫你小子有了辆自行车就嘚瑟,这下被人收拾了吧。

黄玉虎早就已经气得失去理智,更是放话一定要找到弄坏他自行车的人,要亲手打断这人的腿!

为了找到割胎的人,黄玉虎挨家挨户去问,然而这哪里能找得到,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就在黄玉虎一筹莫展的时候,孔学兵主动凑了上去,“玉虎哥,怎么愁眉苦脸的。”

“小王八蛋,我的自行车是不是被你弄坏的?那天差点被你石头砸中,一定是你嫉妒我有自行车。”黄玉虎揪着孔学兵的衣领,一拳就要打下去。

孔学兵一脸无辜:“啊?玉虎哥你的自行车坏了?这是怎么回事?”

黄玉虎怒道:“小王八蛋,叫你给我装。”啪叽一个耳光,扇到孔学兵脸上。

孔学兵被打得眼冒金星,哭道:“玉虎哥,我是真不知道这事儿啊。你的自行车啥时候被弄坏的?”

“就昨天晚上,在我家院子里被人割了胎。”黄玉虎气愤不已。

“哎呀!”孔学兵故作惊讶。

“你他妈鬼喊鬼叫个什么?”

“昨天半夜我睡不着,坐在屋前乘凉,好像看到钱小宇走在路上,慌慌张张的,也不知道要干嘛。”

黄玉虎眼珠一瞪:“此话当真?”

孔学兵连连点头:“千真万确,我当时看到的人就是钱小宇,错不了。”

黄玉虎细细回想,自己撞了张红,定是钱小宇深夜前来报复,一下就认定了这事是钱小宇干的。

“钱小宇是吧,不弄死你老子跟你姓!”

见黄玉虎认定了割胎的人是钱小宇,放言要让钱小宇付出代价,孔学兵嘴角浮现出一抹难以揣测的阴笑。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