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破门闯入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芳早就已经备好了一桌菜,还开了一瓶白酒,两人这顿饭也算是挺丰盛的。

看到白酒,李少安有些害怕,不是不敢喝,是怕喝了之后王芳再这么一撩拨,到时候万一有个什么不可预料的结果,那就完蛋了。

“芳姐,咱们今天吃饭,酒就不用了吧。”李少安有意不愿喝酒。

“厂长,请吃饭哪有不喝酒的,你就放心吧,姐今天是真的有事想请你帮忙,绝对不干别的。”

王芳面上笑得真诚,心里却骂道,知道你小子眼界高,瞧不上老娘,上次老娘光着身子到你床上,还让你给跑了。

李少安禁不住王芳一通劝,几句下来便答应了喝上一杯,王芳笑盈盈地给李少安倒酒,一边说道:“厂长,其实今天找你来,是这段时间真的遇到麻烦了。”

“芳姐,我们都是朋友,有什么麻烦就直说,我能帮一定尽力帮。”李少安说道。

“唉……”王芳幽幽叹了一口气,眼神中透出些许无奈。

“芳姐,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少安忽然觉得王芳可能是真的遇到麻烦了,要不然也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还不都是我家那口子,在外面不知死活惹了麻烦。”王芳一边说,一边给李少安夹菜劝酒,“厂长,你先吃,别光看着。”

李少安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又吃了几口菜,问道:“大哥在外面怎么了?”

王芳说道:“他三个月前回来了一次,跑去赌场里赌博,把跑车赚来的钱输了个精光,还跟赌场里借了三十块钱的高利贷。”

李少安一听,不由皱起眉头,当地的风气就是如此,赌博成风,老的小的年轻的,平时谁都爱在茶馆里打个牌。

这些还是玩得轻的,那些玩得重的都是去底下黑赌场,输赢动辄几十上百,都想着把别人的钱赢到自己口袋里,做着一夜暴富的梦。

王芳一边说一边叹气,感叹自己遇人不淑,找到这么个不靠谱的男人,成天在外面跑车,一个月回来不了一趟。

这还算了,回来一趟也不在家里待着,都是去了赌场里输个精光,一点也不为这个家考虑。

“唉,他在外面跑车,借的钱拍拍屁股不管,现在那些人上门来找我,让我赶紧还钱,你说这叫什么事啊,我怎么就那么命苦,摊上这么个货。”

“这些人有来找过你?”李少安问道。

“今天还来过一次,又是来催我还钱的。”王芳无奈道。

“那现在呢,要还多少?”李少安见王芳言辞恳切,不似在说谎,能够感受到她内心的那份无力与无助,便决定帮他还了这笔账,正好能够借此机会把王芳拉到自己这边。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响了,外面的人噼里啪啦敲得很急,还在大声叫喊,“开门,快开门!”

“是大哥吗?”李少安还以为是王芳的男人回来了。

“不是,是刚才在楼下堵我的人。”王芳看上去很生气,又有一些害怕。

外面那人见久久不开门,继续敲门大吼:“开门,快点开门!”

王芳歉意道:“厂长,实在是对不住,本来想请你吃顿饭,没想到遇到这档子事。”

李少安说道:“不碍事,你去开门,我正好见见这人。”

王芳本有些不太愿意去开门,但是李少安都这样说了,那就走去把门打开。

开门的瞬间,刚才在楼底下那个穿着牛仔衣的流氓痞子立即冲了进来,嘴上出言戏辱,“嫂子,在家干嘛呢,怎么这么久才开门。”

那痞子走到屋里,看到李少安,立马阴阳怪气,说道:“哎唷,难怪嫂子今天半天不来开门,原来是和别的男人在屋子里吃饭呢,这事儿张哥知道吗?”

“他知不知道关你什么事,要你在这里说三道四!”王芳怒道。

“我哪儿说三道四了?我说你和别的男人在家里吃饭,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痞子嚣张至极。

李少安从椅子上起身,来到这痞子面前,两人对立站着,李少安比他高出半个头,在气势上压了他一截。

“我叫李少安,是芳姐的厂长,她有什么难题我会帮她处理!”

“你就米粉厂的厂长?没想到啊,新米粉厂竟然是你开的,看不出来。”痞子说话根本没有把李少安放在眼里。

“芳姐他丈夫欠你们多少钱?”李少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波动,越是这样越让人猜不透,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惹。

痞子显然也有些忌惮,说话不敢再那么极尽嘲讽,“借了我们红姐三十,现在过了三个月,要还一百二!”

听到借了三十,三个月就滚到一百二,李少安心中如巨浪翻腾,这利息简直高得可怕,但是面上依然不动声色,没有露出一丁点破绽。

三十块滚成一百二,要是不还的话还会一直滚下去,而且赌场那些人都是些亡命徒,为了逼债什么事都做得出,镇上就有人因为还不上钱被挑断了手筋。

王芳在一旁气得直咬牙,说来说起还是她丈夫不争气,从赌场里借这笔高利贷,才惹上这个大麻烦。

“怎么样,李厂长,芳姐这钱你要替她还?”痞子挑衅笑道。

“一百二,明天来米粉厂拿!”李少安压着心中怒意,面上波澜不惊。

痞子得意猖狂,“行,那今天就给李厂长一个面子。”

李少安双眼如炬,瞪着这痞子,“还不走在这里干嘛?”

“走,这就走,李厂长不要忘了说的话,红姐可是叮嘱我这钱必须得拿回来。”痞子走出王芳的家,回头冲门里的李少安和王芳比了个威胁的手势,“不然,呵呵……。”

等到一切归于平静,王芳气得眼眶一红,哭了起来,“厂长,真是对不住,把你连累进来。”

李少安拍着王芳肩膀,安慰道:“芳姐,这事交给我,你别在担心。”

王芳哭诉道:“我也是手上没有这么多钱,本来今天请你来家里,就是想向你借钱还给这些恶霸……”

“厂长,谢谢你,以后这些钱你就从我工资里扣……”王芳抹着眼泪啜泣不停。

“我说了这事我帮你处理,钱的事以后再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