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谁安慰谁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碍事,别让这种人搅了兴致,我们继续。”李少安坐下,示意王芳也坐下来,不要再因这件事情而伤心。

王芳为李少安倒酒,眼神中充满了感激之意,“厂长,今天要不是有你在,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应对这些家伙。”

“刚才那混子叫什么?”李少安问道。

“他叫狗婆娘,镇上人都这么喊,是个游手好闲的流氓。”王芳说道:“这个狗婆娘经常打架斗殴,被关进拘留所也是家常便饭。”

“那她口中的红姐呢,又是什么人物?”李少安此前只知方脑壳,对方脑壳的了解基本上都是从李慧茹和张洁的嘴里听来的,知道方脑壳是杨桥镇一霸。

王芳说道:“这个红姐叫唐红艳,是杨桥镇上的女恶霸,开设地下赌场、钱庄,做高利贷生意的。”

“这个唐红艳和方脑壳是一伙的吗?”李少安好奇问道。

“你也知道方脑壳?”王芳颇有些诧异。

“听别人说起过。”李少安说道。

王芳说道:“他们俩是不是一伙儿的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好像去年的时候,两人因为赌场的事情纠集人手干过一架。”

“哦。”李少安淡淡的回了一个字,没有再问这个红姐和方脑壳的事。

“厂长,来多吃点,我这手艺马马虎虎,您多担待。”王芳热情地往李少安碗里夹菜。

李少安看着碗里堆尖的菜肴,忙摆手制止,“芳姐,你太客气了,别光顾着我,自己也吃。”

王芳笑得煞有风情,“您能来,我这间破房子就是蓬荜生辉了,我心里高兴。”

李少安喝了些酒,脑袋里有些混沌,一不留神,嘴里冒出一句话,“这事蒋卫兵知道吗?”刚说出口,李少安意识到坏了,这么一说不就明摆着告诉王芳,知道她的底细了吗。

王芳也是瞬间愣住,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圆回来,过了良久这才笑呵呵道:“厂长,你是不是喝酒喝糊涂了,怎么说起蒋镇长来了。”

“是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刚才就说起了蒋镇长。”李少安就坡下驴,附和着王芳说到。

提起蒋卫兵,王芳心里头就暗暗叹气,欠钱这事她并非没有找过蒋卫兵,只不过蒋卫兵不愿意替她出这个钱。为此王芳还和蒋卫兵闹过别扭。

闹了别扭之后,蒋卫兵就很少主动来找王芳了,至于监督李少安的事情,因为近来李少安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浪,蒋卫兵也就根本没有把其放在眼里。

王芳以为自己不搭理蒋卫兵,这个男人就会主动找上来,可惜她不知道的是,蒋卫兵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女人,这些异性关系对蒋卫兵来说无非就是一个简单的泄欲工具而已,根本不会动真感情。

一方面是蒋卫兵对王芳的疏远,另一方面王芳想要通过蒋卫兵进到镇政府的路子基本也就宣告没戏,王芳一时间从蒋卫兵的面前红人被打入冷宫,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

想到自己好不容易,付出身子攀上的这个关系,到现在已经形同虚设,家里面自己男人又太不争气,一年到头不回家,赚不到几个钱不说,还只知道赌博,输钱借高利贷,王芳这心里越来越苦。

到伤心之处,王芳也取来酒杯,陪着李少安一起喝酒。

酒入愁肠,王芳又忍不住掉下眼泪,她酒量本就不行,两杯下去已经醉得不清,什么话也对李少安讲。

“厂长,你知道我在你厂里当财务,是谁的主意吗?”王芳一双泪眼望着李少安。

“蒋卫兵。”李少安只是平静地说道。

王芳露出一副自嘲的笑容,垂首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亏我还以为这事天衣无缝,没想到一直蒙在鼓里的人反而是我自己。”

“那这样说来,李慧茹手里那家米粉厂其实是蒋卫兵的,这件事你也知道了?”王芳此时的惊讶之情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强烈。

李少安说道:“这件事张洁告诉过我,她曾经也是蒋卫兵的情人,替她管过一段时间的账。”

王芳的脸颊很红,不知是喝醉了还是说到这件事时觉得难为情,“厂长,其实我和蒋卫兵……”

“芳姐,这些事其实我也知道了,这属于你的私事,我没有权力说什么,不过有件事倒是要提醒你,这个蒋卫兵对待和他有过关系的女人手段毒辣绝对不是说着玩的。”

李少安想起了张洁的遭遇,就是因为怀了蒋卫兵的孩子,就要遭到如此毒手,只是想起就让人气愤不已。

“你是说张洁吗,她怎么了?”王芳身子微微颤了一下。

“她流产了,被蒋卫兵派人害的。”

“啊?张洁她……”

王芳捂着嘴,吓得花容失色,要不是从李少安嘴里知道这些,她绝对不敢想象。

“芳姐,其实我并不怪你,我知道你也是受蒋卫兵的指使。”李少安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他在这个镇上只手遮天,谁都得对他听之任之,所以我理解你的苦衷。”

回想起那天晚上,因为张洁的事情而迁怒李慧茹,李少安心中充满悔恨,如今想起来实在是做得太过头。

李少安愧疚道:“芳姐,假如我一时冲动,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还有被原谅的可能吗?”

王芳望着李少安,柔声道:“说什么呢,你才多大,顶天了今年也就二十三,正是血气方刚,年轻气盛的时候,有时候热血上头都是在所难免的。”

“二十三已经不小了。”

“噗嗤,你这么说,让我这都要奔三的怎么想?虽然你平时极力装出一副成熟的样子,但岁数摆在那里,没有岁月的沉淀,怎么看都还是个生瓜蛋子,只不过姐平时都不屑说你。”

李少安脸红道:“有你说的这样吗……”

王芳笑道:“别长吁短叹了,年轻时候谁不犯点错误,像我不也和蒋卫兵纠缠不清吗?有些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李少安木讷点头,刚才不是还在安慰王芳吗,怎么转而变成了王芳在安慰自己。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