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河堤同行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这人到底烦不烦?”李慧茹急了,跺脚骂道。

“烦,烦也要跟着,这事我必须得弄个明白。”李少安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李慧茹又气又急,咬着嘴唇,抱怨道:“怎么就没有见过你这么笨的,刚才不是带你去大米厂了吗,该看的还没看明白?”

虽然被李慧茹骂了,但李少安心头一喜,看来李慧茹的态度并非铁板一块油盐不进,表面上冷若冰霜,实际上并没有把李少安一棍子打死。

“我还是没太看明白,你买陈米是要做什么?”李少安挠着头问道。

“你哪知眼睛看到是陈米了?明明是我以正常市价收购的二十吨新米!”李慧茹瞪了李少安一眼。

李少安脑袋里一时还没有转过弯,李慧茹这不是以次充好,滥竽充数吗?用陈米来当新米用,米粉厂制出的米粉品质必定会受影响。

记得第一次李少安去李慧茹的米粉厂卖谷时,厂长周大河就被李慧茹狠狠教训了一顿,就是因为陈米的事情。

只是没有想到,分水轮流转,现在轮到李慧茹自己来买陈米了。

李少安讷讷道:“那些难道不是陈米吗?”

李慧茹指着李少安,气呼呼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做这些是为了什么,你仔细想想不行吗?”

李少安被骂了一通,恍然明白,都怪自己平时只想着怎么从正常的商业竞争上斗败李慧茹手上的米粉厂。

而李慧茹则要比李少安简单粗暴得多,用了一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方法,直接用陈米来毁掉米粉厂的口碑。

李少安惊讶不已,担心道:“这样的话真的没关系吗?”

李慧茹冷笑一声,说道:“现在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你和我,只要你不说,自然没有关系。”

李少安暗暗窃喜,看来李慧茹对自己还是很倚重的,起码不像她脸上表现出的那样冷漠,要不然这么重要的事情就不会让自己知道。

“我担心这样的做法会引起蒋卫兵的注意,一直用砖厂来填补亏空似乎也不是办法。”

“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一次两次取巧还行,必然不是长久之计,我并没有继续打算那样下去。”

“那你的打算呢?”李少安问道。

“一山不容二虎,一个镇上也容不下两家米粉厂,从你米粉厂运转的那天起,你就已经引起了蒋卫兵的注意,你要知道当你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等待你的就只有两个结果,要么破产,要么把蒋卫兵的米粉厂挤破产,这就是市场,这就是生意。”

“你说的没错,和蒋卫兵之间的这一战无法避免,迟早是要开打的。”李少安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我只是担心你,毕竟你在替他管理厂子,出了问题你是第一个担责任的。”

李慧茹说道:“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想这些干嘛?与其担心我,倒不如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你现在摆在明面和蒋卫兵斗,你才是他的敌人,至于我,他上天了能把我这个小姨子怎么样?”

从大米厂出来,李慧茹没有回米粉厂,也没有回砖厂,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走到了杨桥镇临河的河堤。

李少安见四下无人,终于敢鼓起勇气走上去,与李慧茹并肩而行。

“你凑上来干什么?我让你靠近了吗?”李慧茹一脸冷傲。

两人一路上聊了这么多,虽然李慧茹对李少安的态度一直冷冷淡淡,但是李少安明白,要是李慧茹对自己不理不睬,那才是真的没戏。

现在这样的情况,起码说明两人之间并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李少安突然就觉得底气也足了。

“你没有让我靠近,是我自己要凑上来的行了吧。”李少安厚着脸皮笑道。

“你的脸皮简直比城墙还厚!”李慧茹翻了个白眼。

见李慧茹不反对,李少安胆子渐渐大了起来,悄悄把手伸出去,想要牵住李慧茹的手。

手还没牵到,就被李慧茹发现,狠狠在手背上打了一下,骂道:“死开!”

李少安吃了当头棒喝,立即收敛了许多。

李慧茹看在眼里,心中倒有几分爽意,尤其看到李少安那一副又急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实在是解气。

两人又沿着河堤走了一段,李少安贼心不死,前后左右看了眼,看到没人,再一次把手伸向李慧茹。

这一次让李少安有些意外,李慧茹并没有打开他的手,就这样任由李少安牵着。

“瞧你那样!”李慧茹嘴里轻轻吐出几个字,听不出喜怒。

“我怎么样了?”李少安装傻充愣。

“傻不愣登,我这边接下来就要进行下一步计划。你那边呢,光看我一个人折腾?”李慧茹没有好气道。

“现在厂是你的,你是老板,我还不是全听你指示。”李少安说道。

“来劲了是吧?老板是我没错,你不是厂长?不该给我把厂子管理好?”李慧茹狠狠在李少安手背上掐了一下,疼得李少安龇牙咧嘴。

“放手,疼疼疼。”

“现在知道疼了。”李慧茹放开手,“你倒是说说看,我给你把路都铺好了,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既然你那边往差了做,那我这边自然往好了做。”

“怎么个好法。”李慧茹问道。

“你那批米粉上市之后肯定不少商家都会受到影响,我趁此机会把镇上的那些商户全都抢过来。”

李慧茹似乎不太满意,问道:“仅此而已吗?”

李少安笑道:“当然不是,我要从湿粉转向干粉。”

“这些天,我去了隔壁几个镇子考察,发现周边的所有镇只有杨桥镇有米粉厂。大家的生活习惯又如出一辙,米粉是少不了的一样东西。邻镇有不少米粉馆子都是从县城的米粉厂直接进干粉,只有少部分会来杨桥镇进湿粉。”

李慧茹开了多年的米粉厂,自然懂干粉和湿粉的不同。

湿粉和干粉最大的区别就是体积和保存时间,晒干后的干粉保存半年都是小意思,在口味上干粉比起湿粉会有一点点不足,毕竟不如湿粉新鲜美味。

但是对于其他镇的米粉馆子来说,与其每天跑到杨桥镇进湿粉,当然是去县城进一次干粉,能够卖上一个月更划算。

“你会做干粉吗?”李慧茹疑惑。

“这个倒不需要多难的手艺,需要的是晴朗天气和晾晒场地,米粉厂前面就有一块很好的晾粉坪。”李少安说道:“到时候再添置一台烘干机,遇到阴雨天气也足以应对。”

“要买什么机器你尽管开口。”李慧茹又问道:“那人手呢?做起干粉来工作量要增大很多,厂子几乎日夜都要开转,你人手够吗?”

李少安说道:“人手不用担心,我最近又招了两个,正好给你报备一下。”

李慧茹白他一眼,不屑道:“给我报备干嘛,你是厂长,你自己做决定就行。”

李少安嘿嘿一笑,“你不是老板吗?”

李慧茹甩开李少安的手,骂道:“你存心来气我是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