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人去哪儿了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可是没想到,黄春桃刚走出两步,一个趔趄摔到地上,李少安只好赶上去查看情况。

“春桃姐,你受伤了?”

“还不是被你打的!”黄春桃脚踝处生疼,使不上力,把气都撒到李少安头上,责怪他打了自己屁股,害得走不动路。

月光下,依稀能看得清黄春桃的裤子摔破了,破开的腿杆子露出来,上面片血迹,应该是从砖头上摔倒的时候,刚好被砖挂到的。

“你这腿看上去伤的不轻。”李少安蹲下身子,替黄春桃检查其伤口。

“我脚没事,都说了是被你打的,我现在动不了,你得陪我医药费!”黄春桃一口咬定自己腿上没毛病,最根本的问题还是被李少安给打的。

说实话,李少安那一棍确实用的力道挺大,打在黄春桃那肥肥的屁股上应该能打出一道印来,但是要说走不动路还不至于。

明知道黄春桃是故意这么说,李少安也不好辩驳,毕竟刚才这一棍自己下手可没手软,只当是村里哪个闲汉,没想到竟然是个女人,实在是始料未及。

“春桃姐,行,算我打的,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给你做个检查。”李少安要扶起黄春桃。

“不用了,我不做检查,你让我在这儿歇会儿,我自己能走!”黄春桃自然不想把事情闹大,最好的办法就是李少安让她离开。

李少安说道:“要不这样,旁边就是我家,我那里有紫药水,给你简单处理一下,以免伤口发炎。”

黄春桃抬眼看了远处,漆黑的路上早就没了丈夫的影子,心中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下,抓贼拿赃,没了证据不管李少安再怎么样她也不怕。

“你这人烦不烦,说了赶紧走开,我一会儿自己就回去了。”黄春桃不耐烦道。

“行,那我让你走,你自己当心点。”

李少安拍拍手正要回去,家里堂屋灯亮,李少国和谭红霞急匆匆地赶出来,李少国的手里也拎着一根防身的木棍。

本来还在熟睡中的夫妻二人,刚才听到了李少安的大喊,于是急忙穿了衣服出来。

“偷砖贼在哪儿!”

李少国跑到李少安跟前,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偷砖贼的身影。

“哎呀,这不是春桃吗,你这是怎么了?”

谭红霞看到了不远处坐在地上的黄春桃,当即走上去查看情况,看到黄春桃小腿上被搓掉了一块皮,全是血迹。

“还不都是你家少安,不问青红皂白,拿着一根棍子就追着我打,我被他追得没路可跑,脚下一绊就摔成了这样。”黄春桃坐在地上,指着李少安发出控诉。

谭红霞和李少安对望一眼,自然知道这一切肯定不是向黄春桃所言,深更半夜的,黄春桃不在家好好睡觉,怎么会出现在李家旁边,这本身就很让人怀疑。

只是现在朱金推着车跑了,即便是捉到了黄春桃,也没有证据证明她偷砖。

谭红霞和李少安的想法一样,这事儿不宜闹大,想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样过去。

“春桃,你这腿伤得还挺重的,能走吗?”

黄春桃试着站起来,走了两步,额头上的白毛汗就出来,咧着嘴喊疼,“不行不行,太疼了。”

“这儿离你家还挺远,要不去我家坐会儿,让我家少安给你处理下伤口。”谭红霞扶住黄春桃,怕她再摔倒下去。

黄春桃一听要去李家,吓得一个劲摇头,这不是要把她捉拿归案的节奏吗?到时候一旦去了李家,那就真的逃不掉了。

“红霞,不用了,真不用了。”黄春桃不停地摆手,怎么说都不愿意跟着谭红霞回去。

“没事,都是邻居,进来屋里坐坐有什么。”谭红霞回头看了一眼丈夫,“少国,你来把春桃背着。”

李少国走上前,蹲下身子要背黄春桃,“春桃,你就别逞强了,伤成这样怎么走,一会儿处理了伤口,我叫少安送你回去。”

黄春桃扭捏了一阵,最后还是一咬牙答应,要不然这大半夜的,一个人在外面还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李少国背着黄春桃,刚要直起身子,眉头紧紧一皱,脸上表情吃痛。

“怎么了?”谭红霞发现丈夫的异样。

“没事。”李少国咬着牙。

李少安见状心中为之一揪,定是大哥一个人干活累着腰了,立即上去接过黄春桃,“大哥,还是我来背吧。”

黄春桃脸色一红,刚才还被李少安一棍子打得屁股都快开了花,这会儿又要让他来背,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难为情。

李少安没想那么多,蹲下身子,让黄春桃趴在身上,背着她往家里走去。

背上黄春桃,李少安脚底一沉,差点没被压得直不起膝盖,这才明白难怪大哥会有刚才那副艰难的表情,这黄春桃身上果然是很有肉的。

把黄春桃带回家里,李少安来帮她进行处理,先是用盐水清洗了伤口,然后又涂抹了紫药水。

“春桃,你怎么半夜一个人出来呢,莫不是和朱金吵架了?”谭红霞笑问道。

黄春桃叫苦不迭:“没有的事,我今天晚上睡不着,便来路上走走,没想到被你家少安当成了贼,还撵得摔了一跤,你说是不是倒霉透了。”

谭红霞说道:“最近我们家丢了砖,所以少安才会以为你是来偷砖的,既然是一场误会,那我就让少安送你回去吧。”

“红霞,不麻烦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两人说话的时候,听到门外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李少安已经骑着三轮车到了门口。

谭红霞扶着黄春桃,一直送她上了车,又对李少安叮嘱道:“春桃姐脚上有伤,你骑慢些。”

“嫂子,你回屋吧,我送春桃姐去了。”

李少安车子发动,车前黄昏的灯光照着前路,不一会儿就把黄春桃送到家。

扶着黄春桃走到门口,李少安说道:“春桃姐,今天对不住。”

黄春桃不耐烦道:“行了行了,都这样了,还能怎样,你赶紧回去吧。”

打发走李少安,黄春桃回到屋里,叫了几声朱金,却没有听到回应,这让她顿时觉得出岔子了,自家男人不是早就跑了吗,怎么现在却不在家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