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上门复仇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两人小心翼翼地躲在台阶后面,面面相觑。

“你要我怎么帮你?”

“我想从阳台翻下去。”

“你疯了?”李慧茹惊讶地捂着嘴,在她的观念里,阳台那么高,跳下去是要断腿的。

“所以才要你帮我。”

李少安拉着李慧茹来到卧室,掀开床单扭成一股绳,然后来到阳台,将床单横过栏杆下沿,然后一个翻身来到栏杆外面。

“你干什么?”

李慧茹吓得心脏扑通猛跳,差点从嗓子眼跳出去,虽然知道李少安想要翻阳台跳走,但是看到阳台外的高度,还是心中慌乱不已。

“我没事,等我走了你把房间整理好。”

李少安交代一句,然后顺着床单一溜滑了下去,本来从阳台到地面三米多高的距离,有了床单多出来这一截,就只剩两米多。

等李少安滑到床单末端,脚离地的距离只剩一米多点,轻松一跃稳稳落在地上。

冲阳台上担心的李慧茹比了一个赶紧进去的手势,李少安翻过院子围墙脚下抹油地溜了。

李慧茹看着李少安逃跑的背影,心里悬着的一颗石子总算是落下,见他仓皇而逃竟然觉得有些好笑。

没有在阳台上多待,李慧茹立即将床单拿回房间,重新铺好。

“媳妇,你在干嘛呢?”

正当李慧茹把床单铺好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推开,熊斌喝得有些微醉出现在门口,脸颊红通通,冲着李慧茹笑着。

李慧茹暗道一声好险,幸好李少安前脚刚走,要不然正好被熊斌碰个正着。好死不死,熊斌不是在和几个哥们喝酒吗,怎么来楼上了。

“不是说了吗,我有点不舒服,刚要躺着休息。”李慧茹柳眉一皱,两人单独在一边的时候,明显没有了刚才对熊斌那样客气,“你朋友走了吗,你怎么不赔他们喝酒,跑上面来了?”

“大家都担心你,让我上来问问要不要送医院去。”熊斌喝得醉醺醺。

“我没事,要睡了,你下去吧。”李慧茹躺在床上,冷冷对熊斌说了一句。

从李慧茹家到镇上的小路,李少安头都不敢回,一路连跑带走,想着赶紧离得越远越好。

在路上的时候,李少安就在暗骂,今天差点彻底栽了,还好现在溜之大吉,不然真不知道要怎么收场,和李慧茹的事情虽然蚀骨销魂,但以后绝对不敢再来她家里。

走完这段小路,李少安来到镇上的大路,一口气总算是能够缓过来。

这个时候,天色已晚,外面一片漆黑,李少安担心张洁,马不停蹄地往她家赶去。

路上黑灯瞎火,李少安不敢耽搁,一路小跑来到张洁住处,等跑到的时候满背都是大汗,里面的衣服被汗浸湿。

看到张洁家里亮着淡黄的灯光,李少安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黑皮今天并没有前来寻事。

夜深人静的,贸然上门有点不妥,李少安本想就这样离开,但是转念一想,人命关天,其他的那些也就顾不上了,总要把这个消息通知给张洁,好让她做好防备。

……

房间里,张洁一个人坐在木沙发上,自打黄旺水砍了人跑路以后,这房子就只有张洁一个人住,平时显得有些冷清。

好在现在张洁身子已经恢复,白天几乎都在店里忙着做生意,每日的忙碌让她没有精力去想太多的事情。

每天回到家,洗过澡之后便是在客厅里稍稍坐一会儿,想想白天的生意,差不多时候就去卧室上床睡觉。

接连打了两个哈欠,张洁有些困了,起身要去卧室睡觉。

咚咚咚!

就在张洁起身的时候,听到敲门声响起。

奇怪,都这个时候了还会有谁敲门?张洁轻蹙眉头,想不出门外之人到底是谁。难不成是黄旺水?张洁摇了摇头,黄旺水犯了大事,近期应该不会偷偷跑回来。

“谁啊?”

张洁冲门外喊了一声。

门外的人没有回答,敲门声却继续响起。

张洁心脏慌慌跳,忽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站在客厅不敢走动,一双眼睛片刻不移地盯着门口。

砰!

一脚踹门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剧烈的响声让张洁心脏扑通一跳,脚下不由向后退了几步。

砰,砰!

单薄的木门在那人猛地几脚几乎快要踹翻,每一次都真得门板上抖落一层灰。

意识到情况危急,张洁想要往厨房里躲,然而还没有跑到厨房,门板就被人轰地一脚踹开,锁头连着门框飞迸到一边。

在门口,只见一个身形魁梧的平头男站在那里,男人的右手少了一截,从小臂开始消失不见。

“黑皮?!”

张洁吓得腿肚子都在打颤,这个男人是她这辈子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的恶魔,就是这个魔鬼害得她失去了孩子,多少个夜里,张洁连做梦都想着报仇,要让黑皮不得好死。

然而当真正看到黑皮站在门口,左手还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时,张洁害怕了。

“怎么,一个人在家?”

黑皮脸上带着狂傲的笑容,拖着刀走进了房间。

“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

张洁面朝黑皮,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慌张,一步一步想要往厨房里退去。

“你的相好呢,怎么不见人影?”

黑皮脚下一个大跨步,还没有等张洁退到厨房,就已经欺身将她挡住。

张洁想要绕过黑皮往门口跑,然而还没跑出两步,就被黑皮抓住头发,一把扯了回来。

被扯回来的张洁重重摔在地上,疼痛让她脸上的表情扭曲,黑皮没有丝毫怜惜的意思,一脚踩在张洁脸上,啐了一口。

“他妈的,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奸夫呢,让他出来!要不是那个狗日的,我这条手臂岂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黑皮变得狂躁无比,踩在张洁脸上的脚掌狠狠用劲,恨不得把她往水泥地里踩进去,“说,和你在一起的奸夫在哪?”

被黑皮踩着头,张洁此刻反倒渐渐从恐惧中恢复了一些神智,恶狠狠地瞪着这个仇人,“不知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