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意外的惊喜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一秒記住跳鱼小说www.tiaoy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原本李少安也是有一辆三轮车的,奈何那天带着李慧茹进山的时候摔到选悬崖下面去了,成了一团废铁。

刚走到厂门口,一台崭新的三轮车停在外面,李少安正纳闷,还以为是来进货的商贩的车。

转念一想不太对啊,米粉厂不是已经停工一个多月了吗,哪里来的商贩进货,那这车是哪里来的?

走进厂房,眼前的画面更是让李少安万万没有想到,米粉厂不是应该停工了吗,怎么里面一片忙碌的景象。

“厂长!”

“少安,你来了。”

看到门口的李少安,厂房里的众人停下了手上的活,个个眼睛里透出欣喜的神色。

“你们这是?”

李少安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看到眼前的一切简直让他惊呆了,米粉厂不是因为锅炉爆炸停工了吗,怎么又开始生产了。

“少安,你不在的这些天,大家伙一直在想法子,进奎夫妻俩弄来了一个小锅炉,咱们就拿这个小锅炉将就着用,每天生产出一批米粉拿来做成干粉。”

沈春兰走上前,给李少安介绍起厂里面的情况,把这段时间厂里面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地都给李少安说了一遍。

“进奎、湘姐,你们真是……我李少安谢谢你们了。”李少安动容,没有想到这夫妻俩竟然会在米粉厂最困难的时候站出来帮忙,当即朝着二人鞠躬致谢。

“诶,厂长,使不得,使不得。”黄湘和张进奎连连摆手,“要不是你收留我们,还不知道在哪里漂泊呢,我们把厂子当自己家,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黄湘又道:“而且这锅炉的钱也不是我们出的,是赵妹子出的。”

赵妹子?李少安想到自己认识的人里面,赵妹子那就只有赵雪梅了,难道这锅炉是她出钱买的。

沈春兰见李少安疑虑,说道:“是的,就是赵雪梅出的,那天她来看你,结果没遇上,正巧碰到进奎夫妇从外面弄了个锅炉回来,便垫付了这锅炉的钱。”

李少安心头一暖,想一想自从回铁山湾以来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她了,便想着等厂里的事情处理完了,去她那边看看。

“那门口的三轮车呢,又是怎么回事?”

想起刚才门口看到的那辆崭新的三轮车,李少安大觉奇怪,厂房里也没有看到有其他人在,这车到底是谁的。

沈春兰冲张进奎夫妇使了个眼色,两人知趣地回到各自的岗位上。

等只剩下沈春兰和李少安,沈春兰小声说道:“门外那辆车是一个姓李的女人送来的,说是给你的。”

“啊?”

李少安震惊不已,姓李的女人,是这杨桥镇的人,而且还会给李少安送车的,想来想去也就只有李慧茹了。

那天两人进山的时候车子摔毁了,肯定是李慧茹一直记着这件事情,回来以后又给李少安买了一辆。

一辆新车得七八百块钱,李少安忽然觉得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也许一开始李慧茹确实只是想利用李少安,把他当一个棋子,但是现在两人关系突破了那一层薄纱之后,似乎又变得不一样起来。

“这事没有其他人知道吧?”李少安小声问道。

“进奎夫妻俩应该也知道,不过他们不会说的。”沈春兰回道。

“那就好,这事别对任何人说出去。”

沈春兰点着头,同时又有些担心,一个女人能够给李少安送一辆三轮车,这其中的关系必定不一般,由此想到李少安在外面除了赵雪梅,是不是还和这个送车的女人也有说不清的关系。

“少安,能问一下那个姓李的女人是谁吗?”

李少安对沈春兰没有防备,能够把她从铁山湾带来米粉厂就是最好的信任,这些事情没必要隐瞒什么,回道:“她叫李慧茹,是老米粉厂的老板。”

沈春兰更是觉得不可思议,老米粉厂和新米粉厂照理说是竞争对手,那老米粉厂的厂长怎么会跑来给少安送车呢,看来这里面关系果然有玄机。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再问,沈春兰也大概能够猜到一些,想来李少安年纪轻轻,一表人才,有能力又会赚钱,身边自然多的是女人喜欢,再有一个李慧茹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聊完了李慧茹的事情,沈春兰带着李少安来到厂房后面的仓库。

这段日子每天产出的米粉都被制成了粉干,全都堆放在仓库里,用蛇皮袋装起来,整整齐齐地码着。

看到满满一仓库的干粉,李少安发出一声惊呼,回头看着沈春兰,“这真是你们这些天弄的?”

沈春兰颇为自得,点头道:“你不在的时候,大家伙都不愿意闲着,每天从早上八点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就是想多做些干粉出来。”

想到这些干粉都是用厂房里那台煮饭的小锅炉做出来的,李少安笑容中带着一些苦涩,“还真是难为你们了。”

“少安,进奎夫妻俩有一句话没有说错,大家都是把米粉厂当做自己的家,所以才会这样不辞劳苦地干着。”

李少安默默点头,暗暗思量,等以后产业越做越大了,绝对不能忘了这些立下汗马功劳的老员工。

“对了,我三哥和王芳呢,怎么都没有见他们两人?”李少安想起来,回来这么久,也没有在厂里看到这两人的身影。

“王芳这段时间偶尔会来厂里,来了也是在财务室里坐一会儿就走了。”

“随她去吧,反正这段时间厂里面也没有财务上的事情。”

“少民哥最近好像经常一大早就出去了,一般要到很晚才会回来,有时候好像一整晚都没有回来。”

“噢?”

李少安不禁皱起眉头,忽然有些不太好的预感,以他对三哥的了解,最怕的就是三哥赌瘾复发。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沈春兰见李少安面色凝重。

“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李少安摇了摇头,示意沈春兰不用担心,有些话只有他这个当兄弟的才好开口,换了别人是没有办法说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tiaoy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