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不好的兆头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全本 .,最快更新我的绯色人生最新章节!

屋子里,充盈着几个女人的欢声笑语。

李少安在堂屋外面,带着两个侄子玩耍,正嬉闹着,见到李少国从外面回来。

“少安,你啥时候回来的,也不提前通知一声。”

见到弟弟回来,李少国喜出望外,看到只有李少安一人,不禁小声问道:“雪梅呢,不是说要跟着你一起回来的吗?”

李少安笑道:“来了,正在里屋和大嫂、三嫂说着话呢。”

李少国点头道:“回来就好,好好在家过个年。”

李少安见李少国身上都是泥巴,问道:“哥,你这是干嘛去了,身上弄得脏兮兮的?”

李少国说道:“水管出了点问题,我去山上检查了一遍,有个地方下雪的时候冻裂了,我换了一截新的。”

说起李家现在饮水的水管,李少国甚是满意,自从有了这条塑料水管之后,去山上搭水的次数减少了许多,再不用像以前那样,一到冬天下雪,家里就愁没有水吃。

李少国腰里别着柴刀,要去柴房,刚好经过里屋。

见到里屋几个女人说说笑笑,尤其是赵雪梅也在那儿,李少国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害羞归害羞,作为一家之主,对于赵雪梅的到来,李少国还是要表示欢迎。

“雪梅啊,我们家条件简陋了些,你能来大哥大嫂心里头高兴,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你尽管和大哥大嫂说。”

赵雪梅点头应允,然后又从那一堆大包小包中找出一件军绿色的大衣。

“大哥,这是我给你带的衣服,你穿上试试。”

李少国颇为意外,没有想到赵雪梅竟然给自己买了一件军大衣,这种衣服在当时可是最流行的男式棉衣,大冬天的穿上一件,里面非常暖和,不知多少人都想着能有这么一件军大衣。

“我这身上太脏了,一会儿再试。”

赵雪梅劝道:“没关系,先试试,看合不合身。”

谭红霞也跟着说道:“雪梅的一片心意,你就先试试嘛。”

“那好,我就穿上试试。”

李少国笑呵呵地接过军大衣,把外套脱了,里面是一件土黄色的毛线衣,拎着衣领把那件崭新的军大衣批到身上,然后两条手臂再从袖子里伸出去。

谭红霞看着丈夫穿上新衣服,眼中带着难掩的笑意,在李少国身上拉拉扯扯,夸赞道:“还真是挺合适的。”

李少国更是喜爱不已,说道:“雪梅,这衣服穿着真是暖和,大哥谢谢你了。”

赵雪梅更是开心,笑道:“大哥,说谢谢就见外了。”

李少国来到后院,在水缸边简单地洗了把脸,把身上的泥土稍稍清洗一遍。

回到屋里,李少国并没有换上赵雪梅送他的那件军大衣,不是不喜欢,而是因为太喜欢了,舍不得穿,怕弄脏弄坏了,想要等到过年的那天再拿出来。

“少安,你在家陪着雪梅还有两个嫂子,我去另外一个山头上转转,前天我放了夹子,不知道有没有夹到什么东西。”

李少国交代了一句,然后再次去了外面。

因为赵雪梅的一件军大衣,让李少国的心情甚是愉快,不管怎么说,这份心意实在难得,顿时对李少安和赵雪梅的事情变得极为支持。

走在路上,李少国春风得意,所有的开心都写在脸上。

有村民从身边经过的时候,都要和李少国打上一声招呼。

“少国,听说今天你们家少安回来了?”

“是啊,回来过年。”

“你们家少安是真的有本事,以后咱们大家都指望着他越干越好。”

“哪里哪里,承蒙乡亲们厚爱,我家少安还年轻,许多地方做得都还不足。”

感受着村民们羡慕的眼光,李少国没有想那么多,此刻他的心情简直就快要飞到天上。

然而,开心的时候,总免不了会有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传到耳朵里。

有些表面上和李少国热情打招呼的村民,一转身就在议论李少安和赵雪梅的事。

“听说了吗,他们家少安把赵出纳给带回去了。”

“有这儿事儿?我怎么不知道呢!”

“李少安回村的时候,村口那帮娘们可都看见了,他车上坐着就是赵出纳。”

“啧啧啧,想不到啊,那个赵雪梅还真和李少安搞到一起了?”

“想不到的多着呢,我听说赵雪梅还没和黄旺水离婚的时候,就和李少安好上了。”

“还真是看不出来,知人知面不知心呐……”

李少国无意听到了身后那些村民们的议论,原本很好的心情瞬间荡然无存,变得极度糟糕。

气到极致,李少国甚至想要冲上去和这帮人好好理论一番,更恨不得把这些在背后嚼舌根子的家伙扇上几个耳光。

生气归生气,李少国并没有这么做,嘴长在别人身上,还能把人嘴缝上不成。

愤慨之余,李少国无奈笑笑,有些事情就让别人去说吧,除了在背后议论,这些人又能怎样呢。

带着满腹怒气,李少国来到了放夹子的山头。

前几天铁山湾下大雪,李少国寻思这种天气,山上有不少野味出没,于是就来到了山里放夹子。

山上的雪还没有完全化开,李少国沿着小路一直走,来到当时放夹子的地方,还没走近,就看到夹子上有个灰不溜秋的东西。

看着那东西的个头还不小,有些像是一只兔子。

李少国走了过去,果然是一只肥硕的大野兔,野兔子一动不动,已经死了,从尸体推断差不多死了一天左右,因为有积雪,尸体没有腐化。

就在李少国把那野兔的尸体取下的时候,忽然间腰间传来一阵针扎一般的刺痛。

那种疼痛无孔不入,疼得李少国汗毛倒竖,浑身冒起白毛汗,蹲着身子伏在地上,用手捂着腰间。

如此过了大约十多分钟,那种痛感这才渐渐消失,李少国又回到了正常状态。

然而,这并没有让李少国变得轻松,他的眉头紧皱不展,看上去面色十分凝重,刚才这一阵来得快走得也快的疼痛,给他的心头蒙上了一层愁云。

不再想那么多,李少国解开夹子,拎起那只肥大的野兔,继而往下一个放夹子的地方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