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可怜的女人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全本 .,最快更新我的绯色人生最新章节!

一间破旧得不能再破旧的木屋里。

赵雪梅被绑住手脚,堵住嘴巴,扔在床上。

刚才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她翻过山头,见到一条山路,意外的发现山路上竟然还有送亲的队伍。

原本以为可以向这些人求救,没想到却掉入了魔窟,被这些家伙五花大绑塞进轿子,稀里糊涂地被送到了一间残破的木房子里。

抬眼看着木房子里昏暗的环境,赵雪梅方寸大乱,她不知自己此时身在何处,接下来又会有怎么样的事情等待着她。

被送亲的队伍绑到轿子里,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是她从来不曾想过的画面。

“救命,救命啊!”

恐惧之意袭上心头,赵雪梅在用力呐喊,然而嘴巴被堵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呜……呜……”

喊了半天,似乎并没有人听到赵雪梅的呼救。

一时间,赵雪梅变得心灰意冷,放弃了继续呼喊。

安静下来,听到屋外十分热闹,那些人言语中似乎都在表达祝贺之意。

赵雪梅努力从床上挣扎着站起来,挪动双脚,艰难地移到木门后面,透过门缝,观察外面的情况。

堂屋里,有个长得面相猥琐的老男人穿戴着新郎官的衣服,胸前系着一朵大红花,面色红润,表情中说不出的得意。

这个男人就是今天要结婚的李老六,打了一辈子光棍,终于得偿所愿,用半辈子的积蓄讨了个媳妇。

轿夫们送来新娘子时,个个面有难色。

李老六上前询问,媒婆说是新娘子跑了,这让他气得捶胸顿足。

接着媒婆又说,虽然原来那个新娘子跑了,现在又给他弄来一个更漂亮的。

李老六打开轿门一看,见到昏迷的赵雪梅,立即露出一脸淫笑,这女人果然漂亮,管他哪里弄来的女人,他李老六能讨到这样的媳妇,死也值了。

……

赵雪梅正在寻思要如何从这魔窟逃走,见到外面那么多宾客,便想撞击门板,引起大家注意。

砰!砰!砰!

赵雪梅肩膀用力撞在门板上,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可以清晰传到堂屋里。

只可惜,不管赵雪梅再怎么弄出响动,门外那些宾客们谁都没有在意,依旧在那有说有笑。

正当赵雪梅准备弄出更大的动静时,从门缝里看到一个女人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害怕被人发现,赵雪梅立即退回到床上。

“站住,你要干嘛?”

“听说新娘子很漂亮,我进去看看。”

门口传来有人盘问的声音,那个女人怯生生地回答。

过了一会儿,门被打开,刚才那个女人走了进来。

眼前的这个女人,头发蓬松,衣衫邋遢,脸上黑一块紫一块,皮肤粗糙,像是个疯婆子,看着就给人一种很脏的感觉。

不过,这个女人浑身上下,唯独那双眼睛特别清澈,像是一泓清泉。

看到这个疯婆子一般的女人,赵雪梅吓得往床里头挪动。

“别紧张,我不会害你。”

那女人走过来,主动帮赵雪梅解开了堵住嘴巴的棉布。

堵在嘴里的棉布被拿开,赵雪梅终于得以顺畅地呼吸,当即深深吸了好几口气。

“你叫什么名字?”

“赵雪梅,你呢?”

“陈……他们都叫我马桂花。”

“你刚刚说你姓陈?到底姓陈还是姓马?”

“你就当我是马桂花吧。”女人眼神忽然变得黯淡。

“你为什么要帮我?”赵雪梅对这个女人还存有一丝戒心。

“我刚才在外面听到你撞门的声音了。”女人没有正面回答赵雪梅的问题。

赵雪梅更是觉得不解,如果这个女人都能听见自己撞门的声音,那堂屋里的其他宾客怎么可能听不见呢,还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当回事。

马桂花看出了赵雪梅心中的疑惑,说道:“外面那些人不会救你的,他们都不想惹上麻烦。”

对于马桂花的说法,赵雪梅将信将疑,但是又觉得也许是真的,因为刚才外面那些人明明有听到声音,却都无动于衷。

“这是哪里?”

“黄石村。”马桂花说道:“你要嫁的这个人叫李老六,是村里的老光棍。”

赵雪梅彻底懵了,这个李老六是什么人,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自己怎么就要嫁给他了?

“你不是李老六讨的媳妇吗?”

“不是,我在路上遇到了接亲的队伍,结果他们……”

震惊之余,赵雪梅将自己的遭遇讲给了眼前这个女人。

听完赵雪梅的经历,眼前这个女人露出了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笑容。

“你帮我解开绳子,让我逃走吧。”赵雪梅央求道。

“不行,屋子前后都是他们的人,你逃不走的。”女人苦笑一声。

“没有试过怎么知道,我根本不认识那个老男人,怎么可能嫁给他。求求你帮帮我,等我离开这里以后一定重谢。”赵雪梅很激动。

女人神色哀伤,摇头叹息,拉起自己的袖子和库管,沮丧道:“这就是逃跑的下场,如果被他们发现,会往死里打的。”

赵雪梅脸色大变,那个女人的腿上和手上全都是伤痕,青一块紫一块,横的竖的,没有一块好肉。

接着那女人又脱掉了上衣和裤子,赤身裸体地站在赵雪梅面前。

“天呐!”

赵雪梅目瞪口呆,捂住嘴唇,眼前的一幕让她感到不寒而栗。

女人的身上片体鳞伤,全都是被殴打留下的伤痕。

到底是什么样的恶魔,才会对一个女人下如此毒手,此等禽兽行径让人发指!

女人穿好衣服,清澈的眼眸里留下一滴晶莹的泪珠。

“我和你一样……”

“你也是被他们绑来的?”

“其实我叫陈诗云,是大学生,家在郸洲,被人贩子拐卖,然后卖到这里。”

赵雪梅震惊不已,确曾有听闻过大学生被拐卖到偏远山区的事件,没想到居然现实中离得如此之近,竟然就在一村之隔的黄石村。

“你被卖来这里多久了?”

“两年……”

“难道就没有人帮你吗?”

“我是外地人,人生地不熟,这里全都是他们村的人,谁会来帮我。”

陈诗云黯然落泪,诉说起自己悲惨的身世,曾经她也是天之骄女,风华正茂的大学毕业生。

满怀期待和同学一起去大城市里闯荡,不料却被人贩子拐骗绑架,最终卖到了离家千里的穷山沟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