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脱险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全本 .,最快更新我的绯色人生最新章节!

到了后山。

李少安把李老六绑在一颗水杉树上。

“大,大,大爷,这是要做什么?”李老六牙关都在颤抖。

“做什么?揍你!”

压抑了许久的怒火,这一刻终于得以爆发。

想到赵雪梅差点就被这猥琐男人给祸害了,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愤怒,先是对着李老六脑袋一通乱拳,打得他哭爹喊娘。

后山离李老六的家有一段距离,加上周围都是厚厚的积雪,消音的效果很好。

李少安也不担心李老六的叫喊声被人听到,撒开膀子发了疯一般的对着李老六一顿痛揍。

打得李老六垂头搭脑,嘴里呜咽求饶,李少安还不解气,膝盖对着李老六肚子狠狠一撞。

这一撞,撞得李老六肚子里肠子绞在一起,疼得当场晕过去。

过了许久,李老六悠悠转醒,眼前还是一片漆黑,脑袋被缠得严严实实,外面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可以感觉到寒风刺骨,冰冷的雪花落在身上,不禁让人冷得直颤。

原来在李老六昏迷之际,李少安还不解气,干脆把这家伙的衣服给扒了,浑身上下只留了一条裤衩,赤条条地站在雪地里。

寒风一吹,李老六尿都差点冻出来,全身的皮肤被冻得通红。

“大爷,求求你,就饶了我吧。”

“大爷,大爷?”

李老六哭啼啼向李少安求饶,然而雪地里空空如也,除了雪花落下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动静。

难不成这土匪走了?李老六当即小声骂道:“狗日的!”

骂了一声,似乎还不够解气,接着又骂了一句,雪地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李老六越骂越难听。

“杀千刀的!”

“我嬲你麻麻批!”

……

屋子里,那些还在等着房间里好戏上演的宾客们,等来等去也没有听到里面的声响。

不应该啊,就是颗石头扔进水里也得扑个浪花。

这新娘子就算不叫唤,李老六还能不叫唤几句?

“咋回事,里面不会出事了吧?”

“李老六,李老六!”

“是不是出事了,回个话!”

“完了,看来是真出事了,咱们赶紧进去!”

一帮人把门踹开,进到房间里,空空荡荡的房间哪有什么人,李老六不在,新娘子也不在。

人哪儿去了?眼睁睁见着一个大活人进了房间,咋一转眼就没了去向。

“看这儿,这儿有个洞!”

立即有人发现了墙角被踢断的木板。

“坏了,这是有人从外面闯进来,把李老六和新娘子掳走了!”

一帮人你一言我一语,都在讨论李老六和新娘子被掳去了哪儿,也有人开始张罗着要上山搜寻李老六和新娘子。

这些人从洞口来到屋外,看到了雪地上的脚印,正是往后山上去了。

“铁根,这是把李老六掳到后山去了吗?”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干抢亲这事儿,该不会真土匪吧?”

“跟上瞧瞧,咱们这么多人,真有土匪也不怕!”

一群人手里拿着锄头、镰刀、扁担……开始往后山上搜寻。

沿着脚印往山上走了一段,隐约听到有个声音在树林里回荡,那人歇斯底里,嘴里跑着生殖器,脏言秽语叽哩哇啦。

“好像是李老六?”

“走,咱们过去看看。”

众人寻着那声音,走到一棵水杉树前,只见李老六被人罩着脑袋,浑身扒光,冻得在寒风里抖个不停,全身皮肉红通通,像是被烤熟了一样。

大家伙把李老六从树上解下来,帮他把丢在一旁的衣服穿上。

“李老六,你这是咋了,到底是谁干的?”

“我也不知道啊……我一进门那人就拿了把刀架在我脖子上……说是黑山上的土匪。”

“这都啥年代了,还真有土匪?”

“我哪儿晓得,反正那人说是黑山上的土匪,他们寨子老大见我今天娶媳妇,就派人来抢亲。”

众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于李老六的话将信将疑,土匪不是早就被剿了个精光吗,咋又跑出土匪来了,再说现在这世道,土匪靠啥生活啊。

不管大家伙儿信不信,从李老六的嘴里也就这么一个解释。

现在婚没结成,新娘子也没了,李老六还让“土匪”给打成了猪头。

原本一场喜事,现在成了闹剧,搞得一地鸡毛,只能惨淡收场。

……

处置了李老六,李少安追上了先走一步的赵雪梅和王香秀。

三人顺着来路回到了铁山湾。

此时天色快要暗下来,村子里的人都在竭力搜寻三人的踪迹。

不远处,王长贵正带着人要上山寻找。

“爹!”

王香秀见到王长贵,立即冲了过去。

王长贵身边的王银来指着前方从山坡上冲下来的人影:“爹,是小妹!小妹和少安他们回来了!”

“太好了,香秀没事,少安和雪梅也没事!”王金来也站在王长贵的身旁,见到妹妹回来,高兴得开怀大笑。

王长贵当即迎了上去,看到三人一身狼狈,神情激动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王香秀说道:“爹,当时狼群冲出来,我失足掉落山崖,雪梅为了救我跟着我一起跌落下去。”

“赵出纳……不对,是雪梅。”王长贵一开口叫习惯了,立即改过来,冲着赵雪梅深深地鞠躬致谢:“我代表王家谢谢你的大恩。”

“长贵叔,使不得。”

“雪梅,你手上受伤了,赶紧去卫生所让苏医生给你消毒上药。”

“一点小伤,不碍事。”赵雪梅微笑道。

王长贵看到了赵雪梅手腕上的伤痕,只当是赵雪梅为了救王香秀时落下的伤。

而赵雪梅也并没有解释,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他们三人已经商量好,对外只字不提。

从卫生所离开,苏飞对赵雪梅手腕上的伤口进行了处理。

李少安扶着赵雪梅,两人沿着村子的大路朝家里走去。

三人失踪之后,整个铁山湾都在出力搜寻,这下三人无恙回来,大家才安心回去,村子也才得以回归宁静。

正走着,赵雪梅突然停下来,神色凝重地看着李少安。

“雪梅,你这是怎么了?”

“有一件事情,我心里头很难受,没有人去说,只能说给你听。”

李少安将她揽在怀里,微笑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有什么你说出来便是。”

赵雪梅目光中透着哀伤:“今天在李老六的家里,我遇到了一个人。”

“一个人?”

“一个可怜的女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