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诡异的一家子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全本 .,最快更新我的绯色人生最新章节!

回想起遇到陈诗云的事情,赵雪梅的心头就像是有一把刀在割。

这些话如果不说出来,积压在心里,会把人逼疯。

大雪纷纷,寒风吹过,在这寒冷的冰天雪地里,赵雪梅说出来的事情让李少安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直冲脑门,浑身的毛孔全都竖起来。

不敢想象,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竟然还有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发生。

如果没有今天赵雪梅的遭遇,那么李少安还有可能觉得这一切太过荒诞,绝对不是真实的事情。

然而有了今天的经历,再听到陈诗云的故事,一切也就不再那么耸人听闻。

“我想帮她。”

赵雪梅望着李少安的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李少安陷入沉默,如果要帮助那个叫陈诗云的女人,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报警,让派出所的人来救她离开这个地狱。

“你的意思呢?”

“我明天就去镇上,找郑所长,向他反映这个情况。”

赵雪梅的眼神中波光盈盈,因为陈诗云的事情,让她为之悲伤。

如果没有碰上,也许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件事情,现在既然碰上,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不去救陈诗云的话,良心上会一辈子过意不去。

李少安虽然没有表现出赵雪梅那样的主动,但是对于这件事,他同样无法忍受。

对方是一个和自己一样,本该有大好前程的天之骄女,然而因为丧尽天良的人贩子,由此有了噩梦一般的命运。

赵雪梅紧紧靠在李少安怀里,将头埋在他坚实的胸膛。

“少安,谢谢你。”

“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救她离开。”

回到家中,李家的亲戚全都在堂屋里等着两人。

面对大家的关心,李少安和赵雪梅一一道谢,然后早早洗漱休息。

……

第二天,风雪停了。

只不过上路上的积雪还在,气温依旧很低。

李少安吃过早饭,换上长筒胶鞋,一大早就出了门,此去的地方正是黄石村。

在向派出所反映情况之前,他必须先切实地来到黄石村,找到赵雪梅口中的那个陈诗云调查清楚,到底是不是如她所说,自己是被拐卖到黄石村的大学生。

黄石村和铁山湾离了大概七八里的山路,路上有积雪走起来很慢,需要花好几个小时的时间。

来到黄石村,李少安向村民打听了周铁根的消息。

听说李少安要找周铁根,黄石村的村民也没太在意,随手便指了一处破旧的小木屋,告诉李少安那就是周铁根的房子。

由于昨天教训李老六的时候,全程都没有让人看见自己面貌,所以李少安也不担心被人认出来。

来到周铁根的屋前,有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在坪地里玩雪。

在门槛上,坐着一个头发蓬乱的女人,那女人衣衫邋遢,面相憔悴,唯独一双眼睛倒十分清澈。

李少安暗暗思量,按照赵雪梅说的,这个女人应该就是陈诗云了。

见她坐在门槛上,目光呆滞地望着远方天空,李少安嘴角微微一阵抽动,虽然还没有过去询问,但已经感觉到赵雪梅说的那些事情,很可能都是真的。

陈诗云嘴里一直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李少安一直走到她跟前,陈诗云也没有注意到李少安的存在。

离得近了,这才听清她嘴里念的,是李叔同那首送别的词: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还

来时莫徘徊

……

看着陈诗云眺望远方的目光,听着她沙哑的嗓音,李少安心中打翻五味瓶,鼻头一酸,差点没流下泪来。

“陈诗云?”李少安在门槛上坐下。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

陈诗云的反应让李少安更觉心酸,看到李少安出现,陈诗云瞬间变成了另外一种眼神,眼神中透着惊慌与恐惧,对陌生人的恐惧。

“你别怕,我不是坏人。”

“你快走,快点走!”

“别紧张,我是来帮你的,只是想问你一些实情。”

“我不需要你帮,你开点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屋内有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冲了出来。

这男人面相瘦削,身材也不高大,头发花白相间,见到李少安和陈诗云说话,顿时火冒三丈,毫不客气地指着李少安怒骂。

“干什么的,来我家干什么?”

李少安没有回答这个歇斯底里的老男人,不用猜也知道,这个男人一定就是周铁根了,那个把陈诗云折磨成现在这副样子的魔鬼。

“谁让你待在外面的,死娘们,给老子滚到屋里去!”

周铁根面红耳赤,当着李少安的面,对着陈诗云一通拳打脚踢,根本就没有把陈诗云当人看。

“你干嘛打她?”

李少安握住周铁根的手腕。

“我打我堂客,关你屁事,你是什么东西,给老子滚开!”

周铁根挣脱不开,瞬间变得怒不可遏,眼睛珠子都快要瞪出来,如果不是觉得打不过李少安,可能周铁根已经要和李少安动手了。

陈诗云挨了一顿打,刚才那个在院子里玩耍的小男孩立即跑过来,抱着周铁根的腿,哭求道:“不要打我妈,不要打我妈。”

“小逼崽子,你也给老子滚进去!”周铁根不光对陈诗云拳打脚踢,对自己孩子也没有丝毫耐心,抬手给了小孩两耳光,打得小孩哇哇大哭。

那一刻,李少安真想提着拳头,将周铁根按在地上,打爆他的脑袋,但理智让李少安没有这么做。

松开周铁根的手腕,李少安想要蹲下去哄那个哭泣的小孩。

周铁根却歇斯底里起来,大吼大叫:“你要是再在我家门口,我现在就去拿刀来砍你!”

李少安捏着拳头,从周铁根家里离开。

来到村子的大路上,长长吐了一口闷气,那一家子人,除了小孩子看起来是正常人,其他人都让人觉得无比压抑。

陈诗云疯疯癫癫,应该是长期遭受到周铁根非人的虐待,导致精神上出现了问题。

而周铁根似乎也是一个性格暴躁,情绪极端的家伙。

对于陈诗云的身份,李少安已经不再存疑,如果只是一般的村妇,那个年代的人有多半都是文盲,能够念出李叔同的词,起码说明她读过书。

离开黄石村,李少安没有回铁山湾,而是直接去了杨桥镇,他要找派出所的郑所长反应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