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地狱空荡荡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当时的情况,已是骑虎难下。

李少安明白要凭一己之力强行带走陈诗云是不可能了。

今天要是没有郑旭刚在场,很有可能自己连周铁根的屋场都走不出去。

最后,李少安和郑旭刚一起离开的周家,临走的时候,并没有带走陈诗云。

记得当时陈诗云看向李少安那种无助的眼神,就想一根刺,深深地刺在李少安心里,那种眼神让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走到黄石村口,经历了这么一遭,郑旭刚和李少安自然是要分开的。

临走前,郑旭刚拍了拍李少安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老弟,我知道你也是一片好心,不过有些事情不是咱们说改变就能改变的……”

看着郑旭刚离开的背影,李少安这心中五味杂陈,那种感觉说不出来,突然间明白了刚才在所里取枪的时候,为什么郑旭刚会露出那一抹难以说清道明的笑容。

因为在来黄石村之前,郑旭刚早就已经知道了结局,但是又不得不陪李少安跑这一趟。

……

回到铁山湾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一家人都在等李少安回来,见到他安然无恙,这才放心。

吃过晚饭,洗漱回房,躺在床上,李少安却怎么都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陈诗云的事情。

“事情处理得怎么样?”

赵雪梅见李少安愁眉不展,知道肯定是这件事情遇到了麻烦,不然李少安也不会如此心神不宁。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办法证明她就是陈诗云,那些村民们一口咬定她就是马桂花,是周铁根娶回来的媳妇,不是什么陈诗云。”

“我还找来了派出所的郑所长,郑所长说他们曾经派人联系过郸州方面,但并没有找到陈诗云所说的地址。”

李少安幽幽叹了一口气,本以为硬着头皮能把这事办好,后来才发现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可我觉得她就是陈诗云,她现在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说不定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忘了自己的身世。”

赵雪梅仍然坚信她就是陈诗云,因为那双眼睛清澈到不会骗人。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还有一件事我放不下,问她名字和家在哪里她都能答得上来,可是再问具体一点,明显她就不知道了,就算是疯了,对这些起码应该是知道一些的。”

李少安则显然有些动摇,她到底真的是陈诗云吗,还是说陈诗云这个人,从始至终只是她疯了之后臆想出来的?

但不管是不是她臆想出来的这一切,她都被周铁根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落得如今这副凄惨模样,这件事一定不能再放任下去。

“对了,你跟我说的是,她两年前被拐到黄石村的?”

李少安记起,当时赵雪梅和自己第一次说这件事时,是说的两年前,可他看到了陈诗云的儿子,明明已经四岁了。

这一点,越发证明了陈诗云说话前后矛盾。

李少安当即把这一细节告诉了赵雪梅,但是赵雪梅的一句话让李少安又觉得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因为陈诗云已经神智不太清楚,记不清这些事情也有可能。

赵雪梅说道:“要不明天我再陪你去一趟黄石村,一起去看看陈诗云。”

李少安搂着赵雪梅,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说道:“早点睡吧,明天我们一起去。”

……

第二天,李少安和赵雪梅一起去了黄石村。

来黄石村之前,李少安还有点担心赵雪梅被李老六认出来。

刚好王香秀也放不下陈诗云的事情,带着两个哥哥一起前来。

这样一来,来到黄石村的队伍就变得浩浩荡荡,有王金来、王银来两个精壮劳力走在前头,就像是两个门神一样。

兄弟俩是王长贵家的儿子,而王长贵在十里八乡怎么说也是有点名气的,一般黄石村的人还真不敢主动招惹。

走在路上,有个老太婆见到这群人杀气腾腾,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当看到李少安时,认出了这个年轻人。

“小伙子,小伙子。”

“诶,老婆婆,找我什么事?”

“我认得你,你是昨天在周家屋场的那个小伙子。”

“正是我。”李少安很是惊讶,居然被认了出来。

“我跟你说,你千万别带人去和周家的人闹,他们那一帮子人脑子都不太好,在村子里平时也是一点点小事就喊打喊杀,正常人都躲着他们。”

李少安说道:“老婆婆,你放心,我们不是来打架的,就是想救救那个被拐卖的女学生。”

老太婆摇头道:“以前我们村是有一个被拐来的大学生,但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马桂花。”

此话一出,无疑一道惊雷在众人耳畔炸响,李少安和赵雪梅四目相对,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黄石村确实有一个被拐卖的大学生,但是那个大学生又不是马桂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少安问道:“老婆婆,到底是什么情况,你能详细说说吗?”

老太婆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本来是村子里的禁忌,不能随便对外人说,但我也八十有六了,眼看也活不了几年,这些事情说出来告诉你们这些后人也无妨。”

现在这个说自己是陈诗云的女人,并非真正的陈诗云,她就是周铁根从别的村讨回来的媳妇。

被周铁根讨回来以后,马桂花天天被周铁根打骂虐待,后来渐渐精神就开始不正常。

两年前,有个被拐卖到黄石村的大学生,被强行卖给了周铁根的表哥周红波。

周红波也有精神病,症状比周铁根还厉害,他们一家子都有着毛病,所以根本就讨不着媳妇,只能靠从人贩子那里买。

这个被拐卖的大学生就是陈诗云,周红波对陈诗云就没当人看,白天和牲畜关在一起,晚上就成了他的泄欲工具,几乎天天都免不了一顿毒打,牲口吃什么陈诗云就吃什么,大冬天的都只穿着单衣。

陈诗云的身子骨经不起这般摧残,后来换上了重病,周红波也没给她治,没过多久就死了。

死之前的这段时间,陈诗云和马桂花两人同病相怜,平时唯一能说话的也就只有彼此了。

陈诗云告诉了马桂花自己的身世,还叫她读了很多诗词,其中就有那首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在陈诗云去世之后,马桂花唯一能说话的挚友离开了,而自己还要天天忍受周铁根的打骂,她精神状态越来越差,到最后彻底疯了,常常对人说起自己就是陈诗云。

所以才有了赵雪梅等人把她当场了真正的陈诗云的事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