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牛哥哥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全本 .,最快更新我的绯色人生最新章节!

黄春桃自己就是个贪吃的人,看着那红透的羊肉忍不住食指大动。

结果一问价钱,愣是被吓得浑身一哆嗦。

“六块?太贵了吧!”

“大妹子,这是羊肉,就这个价。”

宰羊的屠夫一脸傲慢,根本就没有把黄春桃当回事,摆明了就是,爱买买不买拉倒。

黄春桃心头一颤,只觉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捂着胸口,深深吸了一口气。

“猪肉不才一块五吗?”

“你也说了是猪肉,猪肉和羊肉能一样吗?要一样,你直接去买猪肉得了,还跑来买什么羊肉。”

黄春桃傻了眼,要不是丈夫朱金吵着要吃羊肉,她压根就没想过这档子事。

现在来到了农贸市场,一问羊肉的价格,顿时只觉得被狠狠扇了一耳光。

之前认为能够吃上猪肉,生活就算是过得去了,现在有了羊肉的比较,才知道离生活滋润还差得远。

“这腿多重?”黄春桃小心问道。

“五斤,你要不要?”屠夫也不用上秤,这腿拎在手里就能报出重量。

黄春桃心里默默算数,一斤六块,五斤那不就是三十块?

三十块啊!

活生生就是自己一个月的工钱。

一条腿吃掉自己一个月工钱,这事儿黄春桃实在是下不了这个狠心。

屠夫见黄春桃一直问价,要买不买的样子,不耐烦道:“大妹子,这腿到底买不买?”

只要一想到一个月的工钱就够买这一条腿,黄春桃就觉得心里像是割了块肉一样疼,当即尴尬笑道:“不买了,我去别的地方看看。”

屠夫嘴角轻蔑一笑,说道:“大妹子,你去哪里都一样,羊肉就是要这个价。”

离开屠宰区,黄春桃这心里堵得慌。

看来今天买羊肉这事只能作罢,回去了跟男人好好说说,就说这羊肉实在太贵,花那钱买羊肉吃实在不划算。

正走着,刚好路过一家门店。

黄春桃眼尖儿,看到了店里面坐着的牛铁柱。

在镇上碰到熟人,黄春桃第一想到的便是上去打声招呼。

往店门口走了几步,后来一想,这店里也没见到马大脚,单就牛铁柱一个人在,万一这色牛又要对自己动手动脚的,再碰巧赶上马大脚回来,那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

黄春桃想到这里,便调头离开牛铁柱的门口。

谁知怕什么来什么,黄春桃正要低着头赶紧一走了事,结果店里的牛铁柱瞧见了黄春桃,那一道丰满成熟的身影从店门口掠过,哪能躲得了牛铁柱的一双色眼。

“春桃妹妹,这儿呢!”牛铁柱冲到店门外,冲着黄春桃招手。

“这不是铁柱吗。”黄春桃装作意外相遇。

牛铁柱三两步追到黄春桃身后,瞧她穿着一身新衣服,大胸大屁股彰显无疑,不由色笑到:“打扮得这么花里胡哨的,这是去哪儿呢,该不会是来镇上见相好的吧?”

黄春桃啐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这人三句话不离老本行。”

“别生气嘛,开个玩笑,咱们也是难得在镇上遇到一次,要不去我店里坐坐?”

“你不做生意吗,不打扰你赚钱了。”黄春桃担心这色牛不老实,转身要走。

牛铁柱抓住黄春桃,笑呵呵道:“就上午那一阵忙呢,现在都忙过去了,来都来了,进去坐会儿吧。”

面对牛铁柱的极力邀请,黄春桃接连推脱好几次都没管用,最后还是跟着牛铁柱来到了他的店面。

要说黄春桃对牛铁柱讨厌吧,其实并不是那么讨厌,因为牛铁柱这人虽然爱对她动手动脚,但是每次说是要给她送肉,后面确实都有送。

从牛铁柱去大棚进货开始,前前后后给黄春桃送去的肉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了。

这间农民市场里面的店铺很简陋,除了摆放了一张简单的柜台,一张桌子,几把板凳,其他家具一律没有。

“你家大脚呢?”黄春桃问道。

“她出去送货了。”牛铁柱贼兮兮笑道:“你就放心吧,大脚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黄春桃眉毛一挑,厉声道:“回不来怎么了?这外面就是市场,门口全是人,难不成你还想做点啥?”

“我还能做点啥?”

牛铁柱说着,手就往黄春桃屁股上一拍,拍得那肥肥的臀部一阵颤抖。

黄春桃立即羞红了脸,却又不敢声张,瞪着牛铁柱:“你要死啊!不怕被人看到?”

牛铁柱若无其事,根本没当回事,大咧咧道:“不就是拍一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黄春桃被他无赖模样气得不行,摇头感叹,罢了罢了,牛铁柱就这么个浑人,懒得和他计较置气。

“你这儿地段还真不错,租下来多少钱一个月?”

“四十块一个月,一年一年的租,房租三月一交。”

黄春桃暗暗惊讶,就这么个门面,光租金就得五十块一个月,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

“这么贵的房租,你这生意能赚到钱吗?”

“当然得赚钱了,要赚不到我干嘛租下来,你以为我牛铁柱钱打得卵包疼?”

牛铁柱说的是一句当地的俗话,对女人来说这句话实在有些粗俗,惹得黄春桃一阵脸红。

黄春桃脸上的尴尬之色一闪而过,她早已习惯了牛铁柱就是这么个人。

听牛铁柱说来,一个月四十的房租还能有得赚,看来做这个蔬菜批发的生意真的是很赚钱。

黄春桃顿时对牛铁柱这事儿充满了好奇,拉着他问道:“铁柱兄弟,你就跟我透露透露,你这生意一个月下来能赚多少钱呢?”

牛铁柱得意一笑,出言调戏:“这哪能告诉你,不过你要喊我一声牛哥哥,兴许我一高兴就说给你听了。”

黄春桃憋得脸颊通红,这色牛还真是花样百出,除了上手摸这摸那,嘴巴上还要讨便宜。

“你叫不叫,你要是不叫我可是不会说的。”

牛铁柱得意洋洋,在黄春桃面前挤眉弄眼,他最喜欢的就是戏弄这些村里的堂客们,前提是在马大脚不知情的情况下。

黄春桃前后左右看了看,见没人经过,小声叫道:“牛哥哥。”

牛铁柱把手握在耳朵上:“你刚才说什么,我怎么没听见?”

黄春桃的脸颊已经快要红得滴出水来,又连着叫了好几声:“牛哥哥,牛哥哥……”

牛铁柱笑得快要合不拢嘴,看到黄春桃这个样子,他这心里别提有多得意。

黄春桃掐着牛铁柱的手臂,咬着牙恨恨道:“你个砍脑壳的,叫了这么多声,你到底说不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