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疏远的关系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深更半夜,外面天寒地冻。

李少安连忙将熊斌带到宿舍,两人在宿舍里小声地说起了这事。

“怎么死了两个?”

“一个是我们林业站的职工,还一个是卡车司机。”

李少安惊讶道:“卡车司机也死了?”

熊斌叹了一口气,说道:“闯卡之后没跑多远,那司机自己把车开翻到了路基下面,摔下去被扎死了。”

李少安听得倒吸一口凉气,翻车被扎死,只怕是要成肉饼。

实际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那个开车的司机翻车的时候弹出车窗,结果车子翻过来,啪嗒一下只留了一个脑壳在外面,其他的地方全砸扁了。

然而这些还不是最让李少安感到心惊胆战的,接下来熊斌说的话才让李少安切身地感到一股寒意。

“你知道今天这车货是谁的吗?”熊斌怔怔地看着李少安。

李少安心里头咯噔一下,熊斌既然会这么问,那么这车货十有八、九是钱小宇的了。

“我那小兄弟的?”

“是啊,就是那小子的!”

熊斌压低了声音,但是又忍不住内心的激动。

“你说这小子怎么回事?一直以来都好好的,今天怎么趁我不在的时候搞出这么大乱子。”

言语中可以听出熊斌的愤怒,当着李少安,他在竭力压制着怒火。

自从他帮忙照顾李少安的木材生意以来,钱小宇那边出货都是选在晚上,而且是只有熊斌值班的时候才出货。

今天不知钱小宇那边搞出了什么幺蛾子,竟然大白天的过关,结果弄出这么大一件事情。

此时此刻,李少安最担心的就是钱小宇,今天这事死了两个人,不知道会不会被深究。

“熊哥,那现在呢,这事儿怎么解决的?”

“警察、交警、林业局的人都有到场,初步认定是驾驶员操作失误,引发的一起交通事故。”

“责任呢,怎么划分的?”

“还有什么责不责任的,卡车司机的责任,但是现在人都成了肉饼,找谁去?”

听到是交通事故,李少安的心才算稍稍放下,万幸这件事情到这里就打住,没有被进一步深究。

熊斌更是吓得不轻,当时几个部门一起调查这起事故的时候,他那颗心全程都栓在嗓子眼里,随时都有可能跳出来。

“兄弟,跟你说句实话,今天这事算到头,也只能算成交通事故,咱们的事情还轮不到。”熊斌突然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但是有了这件事情,还是让人忍不住肝颤胆寒呐。”

李少安连连点头,附和道:“我懂,我懂。”

熊斌说道:“咱们这事儿,虽说一直都是由我亲手操办,但是保不齐会被人盯上,给上头打小报告,你也知道在单位里办事儿就是如此,所以我觉得以后咱们这事儿最好停了。”

“行,这事我听熊哥安排。”

有时候,不得不佩服女人的直觉,李少安还在想白天李慧茹对自己说的那一番话。

李慧茹想让李少安放弃手里的木材生意,结果木材生意这边就真出了事情。

送走熊斌,李少安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今天这事事发突然,让李少安感到一阵后怕。

……

第二天,天还没亮。

李少安就进了铁山湾。

回到村里,刚好太阳出来,村子里一些长辈起得早,见了李少安纷纷打过招呼。

李少安马不停蹄,径直来到钱家,进到屋里找钱小宇,刚好在门口碰到张红。

张红也是刚刚才起床,见了李少安急急匆匆的模样,便觉得奇怪。

“少安,你这是怎么了?”

“小宇在家吗,我找他有点事。”

张红轻声怨道:“这孩子啊,一早起来就没见着人影,也不知跑哪儿去了。”

李少安寻思,钱小宇一定是因为昨天的事情躲了起来。

脑海里过了一遍村里那些地方,钱小宇最有可能去的就是林场。

为了尽快找到钱小宇,李少安立即往林场赶了过去。

来到林场,李少安在木头堆里四下寻找,围着林场里里外外绕了好几圈,总算是在一堆圆木后面发现了这小子。

“小宇,你怎么坐这儿?”

“少安哥……”

看到钱小宇双目无神,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李少安知道他一定是被昨天的事情给吓蒙了。

毕竟他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年,遇到死人的事情,怎么说都无法坦然的面对。

李少安走了过去,挨着钱小宇坐下。

“少安哥,昨天的事情真是一个意外。”

“我知道,不是你的错,不要太自责。”

钱小宇怔怔地看着李少安,解释道:“原本昨天是安排了晚上走货的,结果运输公司那边派来的是个新司机,什么也没问,拖着货就走了,结果到了林业站那边就全都乱了套。”

李少安用手拍着钱小宇的肩膀,给他最有力的安慰,此时此刻的钱小宇内心一定是慌恐无助的,需要有人来让他重拾信心。

“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看到,但是已经发生了,谁也没有能力改变,也许这就是人各有命吧。”

太阳越升越高,明亮的阳光照射进林场,这里的空气中带着沉沉的水汽,阳光一照顿时薄雾缭绕。

两人靠在木头上,坐了良久,气氛安静,谁都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李少安开口打破了沉默。

“小宇,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这个木材生意,以后不能再做了。”

钱小宇的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这样的结果应该是早已在他预料之中。

李少安担心钱小宇不理解,解释道:“熊斌那边以后没办法再帮忙,所以……”

“少安哥,我懂的。”

“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会尽快为你找到新的事情。”

钱小宇忽然站了起来,出乎意料地拒绝了李少安。

“少安哥,不用了,我不想再麻烦你。”

“你跟我客气什么?”

“少安哥,一直以来谢谢你对我,对我家的照顾,我很感激你做的这些。但是我也长大了,有我自己的想法,我也想像你一样,靠自己的实力来证明自己。”

钱小宇的表情看起来很认真,并不像是在和李少安说笑。

那一刻,李少安忽然感觉到和钱小宇之间多了一层距离,这个自己曾一直当做小兄弟的孩子,也许是真的长大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