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全村人的希望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黑暗中,一个火星发出明亮的光芒。

王长贵深吸一口烟,缓缓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呐,有些东西我这个老头子不得不服。”

李少安的话让王长贵几乎颠覆了自己以前的认知,要知道这对于一个已经年过半百的中年男人来说,是多么的难得。

有句古话就叫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可见一个人的观念是多么的难以改变。

所幸的是王长贵这人内心本就是个矛盾体,虽然骨子里有几分保守,但是在接受新事物上,一直也是个激进派。

“那田地怎么办?”

王长贵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虽然在思维上,已经渐渐能够接受李少安说的那一套,但是真要做起来,还是得从实际出发。

他身为铁山湾的村长,总不能看着大家把田地荒废,何况那个时候的农民家家户户还得交公粮,不种田去哪儿变谷子出来交公粮。

关于田地的问题,李少安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构想。

“叔,我说这话的意思,并不代表着让大家抛了田地,不再种田,咱们是农民,手里有粮心里不慌,不管什么时候这田该种还是得种,不能落下。”

王长贵怔怔地看着李少安,说道:“那你觉得这田要怎么种?”

李少安顺势说道:“既然有些村民不再愿意种田,那可以通过村委的名义,把这些人的田全都承包过来,把大家的田集合起来一起耕种。”

“那不是又回到了吃大锅饭的时候了吗?”王长贵担心道。

“不一样,二者在本质上完全不同,咱们这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绝对不是搞集体主义。”李少安解释道:“把田地集中起来,才能统一耕种,最大程度地解放生产力,提高生产效率。”

关于生产力那一套,王长贵不太懂,但这并不妨碍他理解李少安的意思。

对于李少安的提议,王长贵拍双手赞成,然而一切还只是一个初步的意见,后面还涉及到诸多的问题,比如怎么从村民手里把田集中起来,又由谁来统一耕种,丰收之后的稻谷怎么处理,这些都是要切实考虑的问题。

王长贵难掩内心的兴奋,要不是天色已晚,恨不得现在就把陈保中叫来,三人一起合计怎么把村民们的田地集中起来。

看到李少安打了个哈欠,王长贵这才意识到已经到了深夜,拍着李少安的肩膀,欣慰道:“少安,叔没看错你,你是咱全村人的希望。天色也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明天我把保中叫上,咱们再好好合计一番。”

李少安困意来袭,正快要撑不住了,赶紧回道:“那行,咱们明天再说。”

……

杨桥镇,招待所。

二楼的一间屋子里,床上两个光溜的身子在不停地动着。

屋子里很暖和,而外面冷风呼啸,窗户上结了一层厚厚的雾气,透过雾气可以看见那两人的动作。

没过多久,那两人停了下来。

趴在上面的是个身形有些微胖的男人,而被压在下面的,是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

“这什么鬼天气,都这个时候了,还这么冷。”

微胖的男人嘴里一边骂着,一边赶紧穿好衣服,房间里的气温实在太冷,要不是刚才办事儿的时候身体里一股火焰撑着,早就被冻得手脚僵硬。

“大叔,那你带我去县城买件棉衣好不好。”

那姑娘坐起身来,迅速地穿戴好内衣,然后把外套罩上。

房间里这两人就是李少民和陶菲菲。

自从李少民和陶菲菲这两人好上之后,李少民这次才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小狐狸精,比起之前的蒋丽和王凤娟来,这小妖女才是真正的磨人。

刚过完年,李少民和马慧从她娘家一起回来。

在铁山湾没有待几天,李少民就嫌弃铁山湾的生活太枯燥,借口说是要去外面赚钱,匆匆来到镇上,实则是想起了她的小情人陶菲菲。

一来到镇上,李少民就找到了陶菲菲,两人一段时间没见,见面之后干柴烈火,陶菲菲发起疯来差点把李少民给吸干。

其实陶菲菲对李少民和之前的几个女人一样,无非就是觉得他人傻钱多,只要哄他高兴了,就不缺钱花。

加上陶菲菲比起蒋丽和王凤娟来更加年轻,身子更加娇嫩,床上的本事一点不比那两个女人差,所以李少民才深陷陶菲菲的温柔窟里无法自拔。

说起要买棉衣,李少民不乐意了,颇有微词:“过年之前不是已经给你买过一件了吗,再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买了棉衣还能穿几天。”

陶菲菲把小嘴一噘,娇声道:“大叔,就算是不买棉衣,那你带我去县城玩玩,好不好?好久没去县城玩,我都快发霉了。”

李少民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在暗暗叫苦,过年这段时间天天都待在媳妇娘家,被马慧看得死死的,没有机会赌博赢钱,手头的资金越来越少。

和陶菲菲鬼混的这几天,花销也没少了,再这么败下去,怕是连住招待所的钱都快要给不起了。

“要不去赌场里玩玩?”

李少民大手摸在陶菲菲屁股上,使劲揉搓了两把,想着去县城是只出不进,还不如去赌场里搏一搏,说不定能赢些钱回来。

陶菲菲就是个典型的爱玩的女孩,至于去哪儿玩,对她来说差别不大,不管是去县城还是赌场,最重要的是有人替她掏钱。

“又去赌场啊,我都快去腻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陶菲菲并没有真的反对。

李少民搂着陶菲菲的肩膀,在耳旁煽动:“一起去嘛,赢了钱我带你去市里玩怎么样?”

陶菲菲那双眼睛里顿时来了兴致,雀跃道:“你说的!”

李少民心说这有什么,只要等老子赢了钱,还不是想带你去哪里快活,就带你去哪里快活。

于是乎,两人穿好衣服,从房间里走出来。

陶菲菲挽着李少民的手臂,半个身子靠在他身上,一看就知道这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起初李少民还担心被人看见,后来习惯了,胆子大了,也就觉得没什么,懒得去遮掩。

两人没走出几步,看到前面有一群走路大摇大摆的小青年。

陶菲菲眉头一皱,嘀咕一声:“怎么又碰到他们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