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来钱的路子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说起锅炉的事情,李少安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管。

当时是觉得精力不够,要一心弄种植基地的事情,所以就暂且将锅炉的事情放了放。

现在种植基地的事情告一段落,有时间去折腾锅炉的事情,作为米粉厂的厂长,理应把这事解决掉。

“嫂子,这事就交给我吧,过段时间我一定弄好。”

“能解决掉自然是最好,要实在不行,咱们就先将就着。”

沈春兰当然知道李少安的难处,厂里的事情她都了如指掌,明白锅炉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不想给李少安太多压力。

“对了,还有件事要和你说下。”

“怎么了?”

沈春兰说道:“前几天你三哥来我这儿借钱了。”

李少安皱紧眉头,听到李少民来借钱,本能地觉得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而且他们哥俩闹僵之后,李少民连过年都没有跟着大家一起过,没想到这次居然还会跑来借钱,说明一定是到了非常困难的境地。

“你有借他吗?”

“借了,他管我要一百,我只借了六十。”沈春兰点点头,毕竟李少民都找上门来了,怎么说也是亲戚,说不借太不近人情。

李少安幽幽叹了一口气,他这个三哥实在让人不省心,开口就借一百块,指定是在外面赌钱输了。

沈春兰有些歉然,问道:“干嘛叹气,是不是我借得不该?”

李少安摇头道:“没有的事,借就借了,想必他也是遇到困难了。”

沈春兰说道:“看你好像心情不是很好。”

李少安说道:“我三哥这人走了歧路,现在恐怕是越走越远了,这次他来借钱指定也不是为了什么好事,下次要是再来,你就想办法回绝他,别让他拿了钱又去败掉。”

“行,我听你的,下次少民要是过来,我就推到王芳身上,让王芳去应付他。”

“可以,这事交给王芳挺好的。”

……

话说另外一头,李少民最近的日子可不好过。

上次在沈春兰手里借了六十块钱,带着陶菲菲花天酒地,去市里玩了一趟。

两人在市里玩得乐不思蜀,陶菲菲差点都不想回来,要不是因为李少民兜里的钱越来越少,两人还真就一去不回了。

回来以后李少民寻思霉运应该走了,想要再去赌场里试试身手,于是揣着兜里仅剩的几个钱去了方脑壳的场子。

至于结果,并没有让李少民开心,反倒把仅剩的钱全都输了个精光。

此后的几天,李少民只好跟着陶菲菲吃吃喝喝,名副其实地吃起了软饭。

这样的日子让李少民觉得脸面全无,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沦落到要靠女人养着的地步,说出去都嫌丢脸。

这天,李少民一如既往地来到方脑壳的场子,即使没钱上桌,也要来过过干瘾,看看别人赌钱。

看着桌上那些人出手阔绰,李少民眼馋得不行,突然觉得身后有人在拉自己的手臂,回头一看,狗婆娘嬉皮笑脸地在身后。

“大哥,今天又来赌钱?”

“来得正好,你那有钱没,投资一点,咱们一起赢钱。”

李少民心中大喜,知道狗婆娘手里肯定有钱,找他要点,等赢了钱两人再分。

狗婆娘上次拿钱给李少民,想要靠他赢钱分红,结果李少**气太差,屁都没捞到,还把狗婆娘的钱全都输了。

有了上次的教训,狗婆娘哪里还敢借钱给李少民,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哪怕李少民赢了十次,只要输了一次,投钱的人就会开始犹豫。

“别磨磨蹭蹭的,你那儿到底有钱没?”

“大哥,钱上次都搁你这儿输了,我现在哪儿有钱。”

说起这事,李少民一阵脸红,难为情道:“上次那是我运气不好,那你没钱跑这儿来做什么,干看着啊?”

狗婆娘嘿嘿笑道:“是啊,看着过过瘾。”

“你他娘的……算了……”

李少民骂着骂着,发现自己不也一个样,干脆闭嘴不言,这没钱的苦实在难受。

忽然,狗婆娘神秘兮兮地凑到李少民耳朵旁,小声说道:“大哥,有个来钱的路子,你要不要搞?”

听到来钱,李少民立即来了兴致,他现在穷得叮当响,能够有来钱的路子哪能放过。

“什么路子,你倒是说说。”

“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到外面来。”

狗婆娘小心谨慎,冲着门外比了比,示意这儿人多眼杂,别被人听了去。

跟着来到屋外,找了一处没人的清净地,狗婆娘大方地分了李少民一根烟,嘿嘿笑道:“大哥,你知道五向溪那里有个水电站吗?”

李少民点头道:“知道啊,不是一直就在那儿吗,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两人说的水电站,建在五向溪上游,五向溪从杨桥镇外面经过,具体位置在杨桥镇西南方,隔了有差不多三十多里路,快到了另外一个县的地界。

李少民不懂这狗婆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来钱的路子和水电站有什么关系。

狗婆娘解释道:“大哥,那水电站是早些年搞大生产的时候建的,当时就没有完工,一直也没有正式运行过。”

李少民不解道:“这跟来钱有个什么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呢,那里面空置了这么多年,野草比人都高了,这些不是关键的,关键的是里面还有当年很多留下来的机器。”

“你能不能把话挑明了说。”

“大哥,那些没人要的机器啊,都是铁疙瘩!咱们悄悄把那些东西搞出来,再卖到周边镇上那些收废铁的手里,不就是钱了吗!”

李少民一拍大腿,差点兴奋地跳起来,看着狗婆娘的眼神中带着满满的惊喜,听他这么一说,还真是个来钱的路子。

狗婆娘得意道:“那水电站荒废了这么多年,根本没人看守,咱们趁夜把机器搞走,到时候任谁也不知道。”

两人臭味相投,这下有了共同语言,当即眉飞色舞地讨论起水电站的情况。

“你咋对那水电站的情况这么清楚?”李少民问道。

“还不是让没钱给逼的,赶巧那天我和几个伙计去水电站那儿钓鱼,发现了有这么个路子。”

李少民担忧道:“水电站里的铁疙瘩,凭咱们俩能弄走吗?”

狗婆娘说道:“这都不是事儿,两个人不够,到时候我再叫两个兄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