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水电站惊魂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天色暗了下来,李少民在约定的地方等狗婆娘。

等来等去,手里的烟点燃一根又一根,依然不见狗婆娘的身影,这让李少民着急起来,这家伙不会这么不靠谱吧,说好今天晚上一起去五向溪水电站的,怎么到现在还没冒头。

正来回踱着步,忽然远处有个黄色的灯光照了过来,晃得李少民一时睁不开眼睛。

听着轰隆隆的声音,那灯光离得近了,李少民这才看清,来的人是狗婆娘,这家伙不知从哪里搞来一辆三轮车。

“大哥,这玩意儿帅气不?”

狗婆娘得意洋洋地冲着李少民笑着。

在三轮车的后面,还有两个李少民没有见过的人,应该就是狗婆娘之前说的,还要叫上两个哥们一起去水电站。

“一辆破三轮车,看看你那样儿。”

李少民一脸不屑,走到三轮车旁,攀着车斗翻了上去。

上车之后,和另外那两个人打过招呼,算是认识,一个叫洋婆子,一个叫苗傻婆。

听起来有点怪,但当地就有这么个习俗,男孩儿从小就喜欢起个带“婆”字的诨名,也不知有什么说头。

这两人看上去和狗婆娘差不多,都是吊儿郎当,一副二流子模样,一看就不像什么正经人。

当然,李少民现在也没什么资格说别人,看不起这堆家伙的同时,李少民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谁叫他自己也和这帮人混在一起呢。

三轮车一路颠簸,在黑夜里一路前行,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已经能够听到远处传来轰隆的水声。

五向溪水电站的落差虽然不高,而且现在又是枯水期,不过河水从堤坝上跌落下去还是挺震撼的。

三轮车在河边停下,不远的上游方向,横跨整个五向溪,能够看到一座高耸的堤坝。

“就是这儿了吗?”

身处水电站的下游,这种感觉还是很震撼的,巨大的水声让人的心跳也跟着加快,空气中的湿度也变得大了许多,吸入鼻子里的空气都带着一股河水的味道。

“前面有条小路,咱们的三轮车刚好可以上去。”

狗婆娘指着远处漆黑的地方,他白天来过这儿踩点,对这里的条件轻车熟路。

车子发出轰隆隆的吵杂声音,艰难地爬了一个很陡的上坡,来到一扇铁门外。

铁门锁着,没法继续前进,狗婆娘停了车,从车上下来。

叫洋婆子的混子从车斗里翻出一把大钳子,对着门上的锁链一剪子下去,铁链断掉,铁门被另外几个人推开。

“狗婆娘,要不咱们把这两扇铁门给弄走得了。”洋婆子说道。

“你他妈是不是傻,里面比这玩意儿值钱的东西多了去,你挑什么不好,挑这两扇铁门?再说了,咱们走了以后还得把门给合上,不然白天被人瞧见了怎么办?”

狗婆娘对着洋婆子一通训斥,走在最前头,带着众人来到水电站里面。

这地方确实有太久太久没有来过人了,空气里一股强烈的灰尘味道,没吸几口就呛得人直咳嗽。

除了灰尘,还有那种陈年的霉味,还有浸入地面的机油的味道,这些味道混合在一起,实在是一言难尽。

要是这样倒也罢了,由于常年没有人来,这里面已经杂草丛生,有的地方野草比人都高,走在里面就像是走在深山老林了一样。

一阵风从门口吹进来,草丛被吹动,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让人不禁警惕起来。

“这鬼地方,真他娘的瘆得慌,这得多少年没有人来过了。”洋婆子抱怨道。

“谁知道呢,没人来正好,别挡着咱们发财。”狗婆娘说道。

“我怎么觉得越来越冷了呢,这里面不会有什么脏东西吧?”越往里走,里面的气温确实要比外面低上一些,洋婆子抱着双手搓动起来。

“放你娘的屁,乌鸦嘴少说几句。”狗婆娘怒了,忍不住对洋婆子一顿吼。

李少民心里比任何人都紧张,他以前可从来没有干过偷东西这事,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成了毛贼,跟着狗婆娘干起了偷鸡摸狗的勾当。

除了紧张,别说还有一点兴奋,不知不觉李少民就走到了最前头。

“咱们怎么动手?”

李少民冲身边一问,结果没有得到回应。

转过头一看,这他妈的,狗婆娘他们人呢,三个大活人怎么不见了?

这地方本就荒凉又冷清,四个人一起进来还有点倚仗,这会儿其他人全都不见了,就剩李少民一个人,可把李少民吓出一身冷汗。

里面一片漆黑,只有一点点微弱的光,能大概看到一个轮廓。

关键的是,四人这次来,就带了一个手电筒,还在狗婆娘的手里,屋子里也看不到手电筒的光,这三个家伙能去哪儿呢。

越想越觉得心慌,李少民向来不信鬼神这事,可这会儿不信也有些发怵,要不然这怎么解释。

突然,前面的黑暗之中,传来一窜动静。

李少民吓得汗毛倒竖,该不会真有什么脏东西从黑漆漆的地方冲出来吧。

他身边什么都没有,唯独手里拿着一把精钢撬棍,这下死死地握在手里,只待有东西冲出来,便立即和他拼了。

就在李少民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的时候,两到绿油油的光从前面射了过来。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来了,精神已经高度紧张的李少民终于绷不住,被这绿色的光亮吓得失声大叫。

人到极致,便有了殊死一搏的念头,一边大叫,一边舞动手里的撬棍,向着光亮的地方扑了过去。

“狗日的,什么妖魔鬼怪,敢在你爷爷面前装模作样,给老子出来!”

“喵!”

黑暗中,传来野猫的叫声。

那家伙似乎被李少民吓到,小小的身影一窜,溜得没了踪影。

“呼——呼——”

李少民挥舞着撬棍在黑暗中大开大合,虎虎生风,就这架势,别说是只野猫了,就算是真有鬼怪,也被他吓得屁滚尿流。

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李少民实在累得不行,只觉得心脏都快要爆掉,用撬棍撑在地上,靠着撬棍拼命喘气。

正在此时,一道电筒光射了进来,李少民一转头,暗影中看到一张鬼脸,膝盖一软,当场吓瘫在地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