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和气生财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杨桥镇大饭店。

穿过大堂,后面小院的一间包厢。

李少民和狗婆娘,还有洋婆子、苗傻婆,四个大老爷们在喝酒吃肉。

席间,李少民和洋婆子的表情都很尴尬,毕竟两人昨晚才大打出手,相互方言要弄死对方。

叫嚣一通过后,现在两人还是坐在了同一桌。

“你们俩个听兄弟一句劝,别闹了。大家一起办事儿,和气生财嘛,继续闹下去对谁都没好处。”

狗婆娘都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竟然给人当起了和事佬,要不是担心李少民和洋婆子把事情闹大,到时候没了这条赚钱的路子,他才懒得管两人的恩怨。

苗傻婆在一旁不说话,所有的话都交给狗婆娘来说,现在这个小团队里,狗婆娘算是实际上的核心。

见李少民和洋婆子两人依旧横眉冷目,互相不拿正眼瞧对方,狗婆娘干脆直接摊牌。

“你们俩到底怎么想,还要不要一起赚钱,给句话。”

李少民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凄凉之感,虎落平阳遭犬欺,想当初自己在赌场风光无限的时候,狗婆娘这帮人在他面前,那就是个屁。

而现在自己身无分文,为了钱只能委曲求全,跟着这帮家伙一起干起偷鸡摸狗的勾当,还得忍受洋婆子这种傻狗一样的货色。

“算了,昨天的事情我不计较了。”李少民极不情愿地说道。

“洋婆子,少民这边表态了,你呢?”狗婆娘看向洋婆子。

“我就这样,他算了,那我也就算了。”洋婆子把手一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才对嘛,咱们一起赚钱,谁和钱过不去呢?”狗婆娘端起酒杯,拉着大家一起走一个,“要不是昨晚弄来的东西,咱们今天哪儿能坐在大饭店里吃香的喝辣的。”

到这会儿,李少民和洋婆子之间的矛盾总算是过去了,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的。

几个人喝得高兴了,苗傻婆提道:“咱们今天晚上要不要再去一趟?”

李少民担心道:“昨晚才刚去,今天接着又去,会不会太危险了。”

洋婆子不以为意道:“有什么危险不危险的,那里多少年没人去过了,咱们在里面拆东西,根本就没人知道。”

两人表面上刚刚和好,李少民不愿继续与洋婆子闹僵,见他态度强硬,抱定了主意今晚要再去一趟,也就闭口不言,听之任之。

昨天四人从水电站搞了一车铁疙瘩出来,天一亮就拉到周边镇上找收废铁的卖掉,当时的铁价不算便宜,一斤要一毛多,两千多斤下来,卖了两百多块钱,四个人分这两百多,一人分到了六十多块。

六十多块,那也就是在工地上满满当当干一个月的工钱,而对这四人来说,一个晚上就弄到手,这钱来得确实轻松。

越是轻松的钱,就越让人无法抵抗,李少民虽然有一点点担心,但是如何能挡得住钱的魅力。

“好,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今天晚上我们继续走一趟。”

狗婆娘做最后的总结发言,大家一起再走一杯,然后各自散去。

等到洋婆子和苗傻婆都走了,狗婆娘搭着李少民的肩膀,两人讲起了悄悄话。

“大哥,我知道你心里不爽,跟洋婆子这种人一起让你受委屈了,不过咱们一起赚钱,能忍就暂且忍忍。”狗婆娘煞有介事地说道:“咱们兄弟谁跟谁,我当然是跟你站在一边的,刚才那样不过是做做样子,希望你能明白。”

“那狗日的,真当我不敢动他,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弄不死他!”

“我知道,多谢大哥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和那王八蛋计较,你也晓得,要从水电站拆东西,光靠我们两个哪够,总得叫两个帮手吧,咱们四个现在是一条船上的,闹起矛盾来谁都讨不到好。”

“这些我懂,你就不用再说了。”李少民忿忿道。

“那就好,那就好。”狗婆娘搭着李少民的肩膀,忽然色笑道:“走,我带你去虾子馆玩玩。”

饱暖思**,手里有钱了,又吃好喝好了,自然要想点别的路子快活一番。

狗婆娘说的虾子馆,那就是窑子,这一点李少民当然是知道的。

虽然这段时间以来,李少民没少和各种女人发生关系,但是听说要去虾子馆,还是觉得很新奇很兴奋,不由竟开始口干舌燥。

“你常去?”李少民看着狗婆娘。

“我倒是想啊,那也得有钱不是,今天咱们刚分了钱,一起去庆祝下。”狗婆娘嘿嘿笑道。

对于狗婆娘的邀请,李少民没有拒绝,从内心深处,他也想去看看虾子馆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就这样,李少民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搭虾子之路,跟着狗婆娘去了镇上的一处虾子馆。

虾子馆的位置不好找,穿过当街的门面,走了两条巷子,在一栋矮小的砖房面前,狗婆娘停了下来。

“就是这儿?”

李少民一脸疑惑,还以为虾子馆怎么着也得弄得气派点,没想到就是这么一栋不起眼的小房子,更惊讶的是这种地方狗婆娘居然都能够找到,果然是专门搞路的家伙。

“这儿我来过几次,里面的虾子都挺漂亮的,咱们快进去吧。”

狗婆娘等不及了,率先走了进去。

李少民站在门口,不禁脸红起来,在来的路上他都已经在脑海里把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过了一遍,可是真站在门口,还是会难免紧张。

见到狗婆娘已经进去,李少民不敢在外面久站,怕被人看到难为情,后脚立即追了上去。

刚走进门,就看到狗婆娘已经搂着一个丰满的女人往里走去。

屋里,摆着一张老旧的木沙发,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女人坐在上面,手里织着毛衣,见到李少民进来,放下了手里的针线。

李少民站在正中央,和这个女人就这样相互对视着,紧张让李少民不知道该说什么。

“第一次来玩?”女人很平淡地问道。

“是的,前面进去那个是我朋友。”李少民点点头,看了一眼四周,见只有这一个女人,问道:“这儿就剩你一个了吗?”

“一共就两人,那个去陪你朋友了,要不要玩玩?”

“你说呢?”李少民心说,来都来了,难不成啥都不干就这样离开,岂不是太扫兴。

“那你先去房间等我,我关个门。”女人从沙发上起身,走到门口,将木门反锁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