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被盯上了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唐武兵循声走去,见角落那一桌周围挤满了赌客和看客。

在靠墙角的位置,一个身材微胖的男人,穿着体面光鲜的西装,头发梳得油光发亮,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吞云吐雾,一副睥睨天下的神态,满不在乎地搓开手里的扑克牌。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男人手中的扑克上面,大家都在期待到底会是什么牌。

啪!

三张扑克牌被这男人甩在桌上,三条黑桃,同桌的赌客一片哗然。

这玩意儿还真是邪乎了,今天不管这男人怎么玩怎么有,简直就是想什么牌来什么牌,从头到尾只输了两局。

这个微胖的男人就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的李少民,自从跟着狗婆娘每天晚上去水电站偷铁之后,李少民的手里又有了资金。

一旦有钱,李少民便架不住赌博的诱惑,经常和狗婆娘一起出入赌场。

幸运的是李少民的赌运似乎又回来了,带着卖废铁得来的钱,每次来赌场都能满载而归。

回去之后,李少民要做的事情自然是带着陶菲菲去县城、去市里花天酒地,吃香的喝辣的,陶菲菲想要什么就给她买什么。

原本李少民就是个土气的中年男人,身材还微微发胖,怎么看都觉得俗,一旦手里钱多了之后,就会在意起平时的穿着打扮,加上身边有陶菲菲这么一个年轻女孩儿替他把关,李少民的穿衣风格立马变得时髦起来。

李少民今天这一身装扮就是陶菲菲替他挑选的,而陶菲菲自己也是一身最新潮的春装打扮,两人在人群中甚是亮眼,一眼就能看到这一对。

“兵哥,瞧你一直站在旁边看,要不要上桌玩两把?”

黄州看到唐武兵站在人堆外,不上桌也不离开,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唐武兵用下巴比了比李少民,问道:“那男人谁啊,是镇上的人吗,我怎么没见过?”

黄州说道:“这人叫李少民,经常来咱们场子里玩,这家伙赌运很好,基本就没怎么输过。”

唐武兵笑而不语,站在外面又看着李少民赌了几局,果然不出意料都是他赢。

“还真让他又赢了。”

“他是从去年开始来我们场子里玩的,我印象中这人除了前一段时间输了点钱,其他的时候全都在赢钱。”黄州咂嘴道:“也不知这家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赌场成了他开的一样,想要钱的时候就来这儿取。”

“是不是出老千?”

“那不可能,都在赌场里赌了这么久,每次都有多上双眼睛盯着的,他不可能出得了老千,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人赌运是真的好,你不服都不行。”

“呵呵呵呵,这人倒是挺有意思的。”

唐武兵似乎对李少民越发感兴趣,也不去别的桌转了,就站在角落这桌外面,看着李少民赌钱。

李少民沉醉在大杀四方的畅快之中不能自拔,身旁有美人在怀,时不时不忘在陶菲菲的屁股上摸上两把,这种感觉简直就是皇帝一般。

“大哥,大哥,有人一直看着咱们这儿。”

身旁的狗婆娘发现了人群外的唐武兵,唐武兵的目光落在李少民的身上始终不曾移开,李少民浑然不觉,狗婆娘却已经察觉。

李少民抬头看了一眼,恰巧与唐武兵的目光对上,见到对面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人,不禁感到好奇,一个大老爷们这么直愣愣地盯着我干嘛。

正感到疑惑之际,唐武兵隔着人群冲李少民挥了挥手,咧嘴一笑,以示友好。

这就更让李少民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男人看自己也就算了,和自己打招呼是什么意思,咱俩认识吗?

陶菲菲瞥了一眼唐武兵,满不在乎,冲着李少民问道:“叔,那男人是谁啊,干嘛对你笑。”

李少民摇头道:“我哪儿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大哥,大哥,我记起来这人了。”

一旁的狗婆娘忽然身子一颤,想起了什么,这男人不就是方脑壳的弟弟唐武兵吗,因为坐了几年牢的关系,样貌上有了一些变化,难怪刚才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觉得面熟,但是又认不出是谁,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这家伙不是坐牢去了吗,什么时候放出来的,连个消息也没听到。

“大哥,刚才对你笑的那人是唐武兵,方脑壳的弟弟。”狗婆娘在李少民的耳边小声说道。

“啊?!”

李少民一阵诧异,方脑壳的名号他是听过的,可是方脑壳还有个弟弟的事他就不知晓了,更奇怪的是方脑壳他弟弟和自己认识吗,干嘛要冲自己打招呼呢。

这一切都让李少民觉得莫名其妙,担心这个叫唐武兵的男人对自己有什么不利,已经无心恋战,只想赶紧下桌。

“今天就到这儿,不玩了,不玩了,明天来。”

“少民,再玩两把,怎么赢了就走呢。”

“就是,再来两把。”

李少民想走,然而同桌的几个赌友却不甘心就这样放李少民离开。

陶菲菲靠在李少民手臂上,磨磨蹭蹭,娇声道:“叔,今天手气这么好,干嘛急着走啊,多赢点钱呗。”

“就是,干嘛急着走,来陪我玩两把。”

一个狂傲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围观的众人回头一看,不禁发出一阵惊呼,没想到这一眼看去,竟然看到了方脑壳的弟弟唐武兵。

在惊讶唐武兵已经出狱的同时,人群很快让出一条道来,赌桌上也让出了一个空隙。

唐武兵一边嘴角向上翘起,露出得意的笑容,大摇大摆地走到李少民对面。

“哥们,看你挺会玩牌的,一起玩两把?”

李少民心中一沉,他一向嗅觉敏锐,能准确地感知到危险的气息,这次也不例外,看到唐武兵那张得意的笑脸,便让李少民觉得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不好意思,还有点事情,要不下次吧。”

“你他妈什么意思,我们兵哥让你玩牌,你不愿意?”

黄州指着李少民一声怒喝,把同桌的赌客全都吓了一跳,要知道这里可是唐武兵的场子,李少民要是拒绝的话,都替他担心能不能从这儿走出去。

“不占用你多少时间,就玩两把而已。”唐武兵依旧一脸笑容。

“那好,就玩两把,不管输赢我都得走了。”李少民说道。

“行,发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