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狗皮膏药甩不掉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得知了李少国住院的消息,李少民一定要亲自赶去县人民医院看望。

虽然对大哥十分忌惮,平时总是害怕李少国教训自己,然而手足永远都是手足,李少民还是决定要亲自去一趟。

李少安送三哥三嫂去路上坐车,因为有些话要对李少民说,兄弟俩便落在了后面。

“三哥,这次我保了你,不代表下一次还能保你。”

“……”

“你最近到底在干些什么,希望你心里清楚!”

“我自有分寸。”

每当谈论起这些事情,兄弟俩之间就会变得火药味十足。

李少安对于李少民沉迷赌博,务不正业,内心极其的失望,没想到带着三哥来到镇上,结果却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李少民身为李少安的哥哥,一直以来都是以兄长的身份和李少安相处,突然有一天发现往日的弟弟,无论在各方面都远远超过了自己,这种感觉让李少民一时难以接受。

面对李少安的劝说,李少民心底升起一股不耐烦的情绪。

最后兄弟俩的谈话不欢而散,李少安望着李少民和马慧登上中巴车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也许李少安现在的势头越来越好,能办到的事情也越来越多,然而有些事情却永远都是那么无能为力,比如看着三哥的堕落而插不上手。

……

傍晚的时候,李少安买了点营养品回到赵雪梅的住处。

因为早上的事情,李少安主动找到张金满,向她表达了歉意。

张金满怎么说也是长辈,再说是她寄居在赵雪梅家,自己也是客人,这事也就没法一直追究,接过营养品,算是接受了李少安的道歉,两人的误会就此化解。

李少安本来是想要将张金满的事情告知赵雪梅的,不过赵雪梅眼下还没从县城回来,屋里只有他和张金满还有保姆张婶三人。

张金满心满意足地拎着东西回了二楼的卧室,客厅里只剩下李少安和张婶。

“张婶,别拖地了,先歇会儿吧。”

“我没事儿,趁老板娘回来之前,我得把家里打扫干净。”

抬头看了一眼楼梯处,没见到张金满的身影,李少安冲张婶比了手势,叫她凑过来。

张婶虽然不懂李少安要干嘛,但还是依照李少安的意思靠了过来。

“老板,有事儿啊?”

“问你个事情,先别对任何人说。”

“老板放心,你尽管问,我绝对不会乱说。”张婶拍了拍领口,表示自己值得信任。

“你觉得老板娘的嫂子有什么问题吗?”李少安说得很小声。

张婶可是活了半辈子的人,哪能不懂李少安这话的意思,扭头看了一眼楼梯口,确定不会让张金满听到,这才低声说道:“老板,说实在的,我觉得老板娘她嫂子不像真的受伤。”

李少安挑眉道:“你也看出来了?”

张婶连连点头,说道:“一般人要摔断了手,哪有她这样生龙活虎的,老板你也许不知道,可我一直家里,她做什么都看在眼里,就她这个样子不可能是断手的。”

李少安说道:“我也觉得这里面有蹊跷,只是暂时还不晓得她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你平时在家,多帮我盯着。”

张婶答应道:“诶,好嘞,老板你放心,我一定多留个心眼。”

两人正说着,客厅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赵雪梅出现在门口。

赵雪梅一身素朴的灰色装扮,额头前的刘海稍显得有些凌乱,面容上能够看出一丝疲态。

“去看望我大哥了吧,他情况怎么样?”

李少安上前将赵雪梅迎进来,让她坐在客厅的木沙发上,从背后给她捏起了肩膀。

赵雪梅肩头被李少安这么一揉按,那种微微的酸痛过后带来的舒爽,直让浑身疲劳一扫而光。

身体上的舒服还是其次,更难得的是李少安这一贴心举动,让赵雪梅的心中更是说不出的温暖。

“大哥看上去脸色不是很好,医生说好需要在医院进一步治疗。”

“那我大嫂呢,她状态怎么样?”

除了李少国,李少安也很担心谭红霞,他知道大哥大嫂夫妻情深,李少国这么一病倒,谭红霞肯定是寸步不离地照顾。

照顾病人是个非常累人的活,就怕大嫂只顾着照顾大哥,把自己身体给累坏了。

赵雪梅说道:“看上去还不错,就是有些憔悴。”

李少安沉默不语,关键是不知道大哥这一次要在医院待多久,长此以往的话大嫂的身体很有可能会被拖垮。

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请个护工,帮着大嫂一起来照顾大哥。

“对了,我离开的时候,正好碰到你三哥和三嫂也去了,派出所那边还顺利吧?”

“挺顺的,郑所长帮了我不少忙。”

赵雪梅回来之后,张婶便去了厨房,准备今天的晚餐。

客厅里只有李少安和赵雪梅两人,见状便想把张金满的事告知赵雪梅。

“雪梅,其实关于你嫂子……”

话说到一半,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李少安让赵雪梅坐着,亲自跑去开门。

“哟,吴主任,你怎么又来了?”

看到门口的吴章炳,李少安忍不住咂起了嘴。

吴章炳第一反应也愣两秒,没想到李少安在屋里,随即尴尬地笑了起来。

“额……那个……我是来看望张金满的,作为信用社主任,职工受了伤,我得表达慰问。”

“哦,那进来吧。”

李少安隐约感觉到了点什么,对吴章炳的态度变得不咸不淡。

赵雪梅坐在房间里,听到门外吴章炳的声音以后,不由娥眉微蹙,心烦意乱。

她实在是觉得这人太难缠了,简直要比狗皮膏药还粘人,昨天都已经和他说得明明白白,张金满有她来照顾,不需要他再前来探望。

然而,吴章炳最终又来了,根本撵都撵不走。

吴章炳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走到屋里,目光不自觉地落到赵雪梅身上。

赵雪梅心生不悦,故意不去瞧她,摆出一副冰冷傲然的模样,甚至连招呼都不想和吴章炳打。

“雪梅,我来看望一下你嫂子,她这次受伤,我难辞其咎。”吴章炳嘿嘿笑了两声。

“她就在楼上,你去吧。”赵雪梅冷冷回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