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被抓现行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咚咚咚!

赵雪梅站在门外,轻轻扣了扣房门。

“嫂子,我叫张婶煮了稀饭,一起出来吃早餐吧。”

良久,听到门里面传来张金满慵懒的声音。

“我手有点不舒服,要不你们先吃,我过会儿再来。”

赵雪梅无奈笑笑,摇了摇头,这声音一听就是还没睡醒,赖在床上不想动弹。

“那行,我叫张婶给你留点,我今天出去有点事,你要有什么问题就叫张婶,她都在家。”

“知道了,你先去吧。”

……

睡到日晒三竿,张金满终于舍得从被子里钻出来。

穿好衣服打开房门,踩着拖鞋走到一楼,肚子里传来咕噜噜的声音,这会儿饿意袭来,忍不住开始吧唧嘴巴。

“张婶,张婶?”

在客厅里大叫了几声,没有听到张婶的回应,张金满嘴里不由埋怨起来:“不是说的在家吗,这人去哪儿了呢?”

屋前屋后,里里外外都找了一圈,依然没有见到张婶的人影,张金满生气了,这算是什么保姆,雇主一走,保姆也跟着走了。

张金满嘴里骂骂不休,气这张婶竟然不在家里,这会儿自己正饿得前胸贴后背,想叫她来做饭结果却找不到人。

没有办法,一个大活人总不能自己把自己给饿死,张金满只好来到厨房,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在进厨房之前,张金满再三确定了家里面没有其他人,只有自己一个,这才敢放心地走进去。

进去之后,张金满做出了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举动,只见她竟然把手臂从石膏里抽了出来!

一只完好无损的手臂,并没有任何问题,如正常人一样,可以翻碗柜,可以拿锅铲,什么都可以做。

看着铁锅里面的白稀饭,张金满不住咧嘴,这几天因为要装病,吃得都很清淡,这嘴里都快要淡出鸟来,实在是熬不住了,便想要找点有油水的东西吃下去。

幸运的是,赵雪梅现在条件好了,厨房里不缺大鱼大肉,很快一碗肥瘦分明的腊肉出现在了张金满的眼里,除了这碗腊肉,旁边的土钵子里还有半只鸡。

一瞬间,张金满的眼睛里几乎要冒出光来,腮帮子里面开始不断地分泌唾液。

在把腊肉和鸡从碗柜里端出来的时候,张金满有过一丝犹豫,要是把这两样东西给吃了,到时候问起来怎么说。

转念一想,反正也没人看到,无凭无据的,只要打死不承认,不就行了吗?

美食诱惑在前,肚子里咕噜不停,张金满已经再顾不得其他,当即敞开煤炉,架上铁锅,开始热菜。

……

客厅里,张金满心满意足地靠在椅子上,桌上是一堆啃剩下的鸡骨头。

吃了几天的粗茶淡饭,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能够狠狠吃肉,自然不会错过。

寻思着时间差不多了,是该清理一下残局,一会儿等到张婶回来不能留下证据,张金满开始着手清理桌上的食物残渣。

正在张金满动手的时候,房门嘎吱一声被推开,赵雪梅出现在了门口。

“啊!”

张金满像是触电一样,吓得手上的碗都掉到了地上。

“雪,雪梅,你不是有事出去了吗,怎,怎么又回来了?”

张金满说话都开始哆嗦,她的脑子里已经短路,只觉得一片空白,小姑子不是说今天有事出门吗,这是怎么回事。

还有更尴尬的事情,那就是张金满两只手臂都露在外面,健健康康的手臂上并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

“我事情办完,所以就回来了。”

“这……这么快就办完了?”

张金满已经不知道要怎么说话,还以为赵雪梅要出去一整天,怎么才半天不到就回来了,这不是明摆着在坑她吗。

赵雪梅意外地看着张金满,惊讶道:“嫂子,你的手不是摔断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张金满支支吾吾,结巴道:“我,这个,那个,算了,我还老实说了吧。”

一看这架势,让人当场抓了个现行,张金满知道再怎么狡辩也无济于事,干脆坦白算了。

赵雪梅进到屋里,把门关上,拉着张金满坐下来。

“嫂子,我也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就是不懂你为什么要做出这件事情。”

“雪梅,这真不是我的主意。”

“哦,那是谁的主意?”

张金满犹豫了一阵,最终还是咬着嘴唇说了出来:“是吴主任的意思,他想让我假装受伤,然后住在你家里,这样他就有理由经常过来看你。”

赵雪梅气得脸颊泛红,皱眉道:“看来我猜得没错,果然是吴章炳的意思。”

张金满说道:“雪梅啊,家里面都觉得吴主任这人挺不错的,他对你又是一片真心,你看嫂子现在这份工作也是吴主任帮忙才能干得上,他让我假装受伤这事虽然是有些不太妥当,可他心不坏啊,嫂子这是知道的。”

“你知道他什么,你在信用社上班才多久,就这么相信他?”

“这……起码人家也没亏待我啊,就连让我装病,那也是带着薪的。”

赵雪梅哭笑不得,无奈道:“嫂子,你觉得他现在能亏待你吗?”

张金满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嘴里也没再说什么。

赵雪梅又道:“嫂子,我的事情我自有安排,感谢你们替我操心,但有些东西外人是看不明白的。”

张金满叹道:“行,嫂子懂了,我也不给你添乱了,你和吴主任的事情我也不再掺合,我这就回宿舍去,省得吴主任又来找你。”

送走张金满,赵雪梅忍不住苦笑一声,那天吴章炳送张金满来家里的时候,她都没有起过疑心,要不是李少安向她提起,万没有想到居然是吴章炳故意导演的这么一出戏。

有的时候感情上的事情就是如此,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管做什么都不可能改变,越是用尽手段,反而越容易招来更多的厌恶。

起码现在就是这样,从一开始对吴章炳没有太多反感,到现在赵雪梅已经不太愿意与吴章炳开口说话。

门锁传来一阵响动,张婶拎着满满的一篮子菜回来,见到赵雪梅在家中,不由感到意外。

“老板娘,你不是说今天有事要出去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回来了,事情办完了。”

张婶见到桌上的残局,然后左右瞧了瞧,里里外外没见到张金满,问道:“老板娘,你嫂子呢?”

赵雪梅淡淡说了句:“她走了,以后不会过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