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逼宫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郑旭刚突然查方脑壳的赌场,并且从赌场里带走了一批赌客,这消息立即传播开来,在小镇上造成了轰动。

不明真相的群众看着眼前的热闹,私下里都在猜测到底是什么原因,是不是方脑壳哪里得罪了郑旭刚,要不然以前不都好好的么,怎么突然说查就查。

对杨桥镇的普通居民来说,这就是神仙打架,一般人只能看个热闹。

……

唐武军院子里,一小弟慌慌张张跑来报信。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兵哥让郑所长给抓了!”

“你说什么?”

“刚才郑所长带着人来查赌场,和兵哥打了起来,把兵哥给拷了。”

“那现在呢?”

“让人给带局子里去了。”

屋子没有唐武军的身影,只有他最得力的手下黄牯。

唐武军去了砂厂查看情况,忙着筹备为工地供砂,家中则暂时由黄牯来镇守。

得知唐武兵被郑旭刚抓了,黄牯暴跳如雷,他本就个子高大,愤怒起来更是如同一头发飙的公牛,气势十分吓人。

“他妈的,这郑旭刚什么意思,敢动军哥的弟弟,在军哥面前他算老几。”

“黄牯哥,那现在怎么办?”

“不慌,咱们召集人手,一起去派出所要人!趁军哥回来之前,把这事儿给平了。”

“好,召集兄弟们一起去派出所。”

在黄牯的号召下,唐武军平时养的那些打手小弟全都聚集在院子里。

院子里人挤人,呜泱泱一片,少说也有二十几号人,每个人都一脸凶相,看上去便知道绝非善类。

“黄牯哥,咱们要不要带家伙?”

“咱们是去要人的,带什么家伙。”黄牯振臂一呼:“大家伙跟我走,去派出所要人!”

就这样,二十几号人浩浩荡荡从唐武军的院子里一涌而出,奔向了派出所。

……

派出所里,郑旭刚和几个民警把抓回来的一批赌徒关进候审室,接下来一个个审讯。

轮到唐武兵的时候,由郑旭刚亲自来审。

唐武兵一脸傲慢不屑,用手背擦去嘴角的血迹,冷笑道:“郑旭刚,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里是杨桥镇,你只是一个小小的所长,你以为你能干嘛?”

郑旭刚此时心头的怒火已经消去不少,不再像之前那么暴躁,盯着唐武兵说道:“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还记得上一次是谁把你送进去吗?”

“郑旭刚!我草泥马!”

唐武兵最灰暗的往事被郑旭刚揭开,当年他持械伤人,正是郑旭刚亲手抓捕他,将他送进监狱,两人也算是老交情了。

“砰!”

郑旭刚突然暴起,按住唐武兵的头,狠狠砸向桌面。

办公桌上放着一块厚玻璃,瞬间碎开,唐武兵额头上冒出鲜血。

“郑旭刚,有种你就搞死我,我倒要看看你能活多久。”

“威胁我是吧?”

郑旭刚杀心再起,揪着唐武兵的头发,提着头狠狠往玻璃上又砸了好几下。

唐武兵一开始还嘴硬,几下之后已经神志不清,满脸鲜血,开始求饶。

郑旭刚揪着唐武兵后脑勺:“派人来欺负媳妇,是你干的吧?”

唐武兵不停摇头:“你他妈神经病啊,我没事动你媳妇干嘛?”

此时,派出所外面忽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呼喊:“放人,快放人!”

小陈从外面急匆匆地跑进来,嘴里叫道:“郑所,不好了,不好了,方脑壳的人来闹事了!”

郑旭刚心头一惊,没有想到的是,方脑壳的人居然有这天大的胆子,赶跑到派出所来闹事。

“慌什么,外面到底怎么回事?”

“方脑壳的手下的黄牯召集了二三十号人,堵在派出所门口喊放人。”

郑旭刚脸色不禁变得沉重,对面可是来了二三十号人,所里面带上他也才四个民警,这要是闹起来可能真得出事。

唐武兵本来已经被揍得没了脾气,苟且求饶,听到有人来救他,忍不住张狂大笑:“郑旭刚,我早就说过,这里是杨桥镇,早晚有一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郑旭刚抓着衣领提起唐武兵,一记勾拳打在他肚子上,差点没把唐武兵苦胆给打破,疼得他蜷缩在地上,如同一条死狗。

“把这家伙关进候审室,你们在所里待着,我去外面看看情况!”

郑旭刚先是来到库房,从保险箱里取了枪,然后来到派出所外面。

大门口,已经被黄牯带人堵死,这群家伙气势汹汹,一看就不是轻易能够打发的。

“吵什么吵,这里是派出所!”

郑旭刚站在台阶上,冲着底下的人高声怒吼。

这些人要是平时单个拎出来,绝对没有人敢在派出所门口造次。

今天大家聚在一起,胆儿也肥了,为了把唐武兵救出来,也不管这些。

“放人,放人,我们放人!”

底下的人根本没有把郑旭刚的话当回事,继续堵在门口大喊。

郑旭刚心头火起,一眼看到了人堆里的黄牯,知道他是方脑壳的得力手下,今天这事很有可能就是他带的头。

“黄牯,人是不是你带来的?哪凉快给我哪待着去,这里是派出所,不是你们能闹事的地方!”

“郑所长,要我们走可以,把兵哥给我们放了!”

黄牯牛高马大,从人堆里站出来,隔着两级台阶,居然和郑旭刚一般高。

“黄牯,别他妈不知天高地厚,你当派出所是你家开的,人你说放就放?”

“抓人总得给个理由,我们兵哥是杀人了还是干了你老婆了,你说抓就抓?”

面对黄牯的出言不逊,尤其是当妻子被人侮辱,郑旭刚再也保持不了冷静,冲上去对着黄牯就是一拳。

这黄牯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个子本来就高大,身体结实精壮,又跟着唐武军常年打杀,手上的功夫很有两下子。

郑旭刚一拳过去,被黄牯接住,并顺手一摔,把郑旭刚摔了个踉跄。

见郑旭刚栽跟头,围堵派出所的那帮人个个开怀大笑,嘴里污言秽语,不住对郑旭刚一顿嘲讽。

“郑所长,你不是练散打出身的吗,怎么就这点本事。”

郑旭刚没和黄牯交过手,一时轻敌大意,不想却被他反打,这让他颜面尽失,极为恼怒。

“老子的本事能打死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