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最坏的结果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有了刚才的教训,郑旭刚变得认真起来。

从县散打队退下来以后,已经很久没有让郑旭刚如此认真的对待一场打斗。

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派出所所长的面子不能丢,哪怕黄牯再壮再强,那也要将他拿下。

在身高上,郑旭刚比黄牯矮了近一个头,在手脚上更是短了一截,完全不是同一级别的对手,两人打起来,就像是大人和孩子在打。

看着郑旭刚和黄牯动手,那些跟着过来要人的混子们全都站在门口,这里面有大半单纯就是露个脸站个场的,真正敢闹事的只有一少部分,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为黄牯加油叫好。

打架这事,练过的和没练过的真的有天壤之别,黄牯这种就是实在经验再多,那也是野路子。

不管在攻击力还是抗击打能力上,与郑旭刚这种散打队退下来的有着巨大的差距。

当时社会上就有个新闻,一个姓柳的全国散打冠军,和朋友去舞厅里玩,碰上当地的痞子找茬,结果就是一脚的事,直接把那痞子给踢死了。

郑旭刚和黄牯的打斗差不多也是如此,郑旭刚虽然只是个县散打队退下来的,要对付黄牯还是绰绰有余的,先是对着黄牯膝盖的地方一轮扫腿下来,黄牯差点连站都站不稳。

这时的黄牯骑虎难下,打比自己小两圈的郑旭刚不光讨不到便宜,还占尽劣势,偏偏又拉不下脸冲身后的兄弟们求救。

亏就亏在了来的时候,黄牯说了声不带家伙,要是手里都拿着家伙,黄牯还不一定吃这么大的亏。

在不停地扫腿攻击之下,黄牯下盘已经彻底松垮,郑旭刚一脚下去,黄牯应声跪倒在地。

“别他妈光看着,上来帮忙!”

黄牯被揍得恼羞成怒,万般无奈之下,什么面子都抛诸脑后,冲着身后的兄弟们一声大吼。

这下子,那些看热闹叫好的痞子们再也没法作壁上观,大家一般胡乱吼叫,一边朝着郑旭刚冲了过来。

还有人捡起地上的石头,朝着派出所里面扔,一顿噼里啪啦,把派出所的玻璃全都给砸得粉碎。

眼睛形势一发不可收拾,郑旭刚当即拔出腰间的手枪,朝着天上放了一枪。

“我看哪个不怕死的敢上来!”

枪声一响,四下寂静,刚才那些疯狂的家伙被枪声所震慑,站在原地,呆若木鸡,动也不敢动。

黄牯突然吼道:“怕什么,他就一把枪,我们这么多人。”

郑旭刚一把揪住黄牯的头,手枪直接顶在了黄牯脑门:“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一枪崩了你!”

确实郑旭刚手里只有一把枪,就算是枪里子弹打光,也对付不了门口这么多人,然而没有那个傻子敢在这个时候冲出来送死。

哪怕就是只有一颗子弹,这些地痞流氓谁也不愿意当第一个站出来吃枪子的,毕竟只是过来走个过场,谁想不开和自己过不去呢。

趁着这帮闹事的家伙本震住之际,郑旭刚抽出手铐,将黄牯反手拷起来。

所里其他几个民警也端着盾牌和警棍冲了出来。

一看黄牯也被抓了,大家人心涣散,还管什么要人,先保住自己再说吧。

人群中只要有第一个人悄然离去,其他人也就跟着悄悄撤了,人是要吃饭的,讨口饭吃嘛,谁跟你玩命啊。

几个民警架住黄牯,押到候审室关起来。

“郑所,这事动静闹得不小,这下怎么办啊?”

“该怎么办怎么办,给县局拍电报,就说地方恶势力组织冲击派出所。”郑旭刚吩咐道:“这事小陈你去办,我还要写开枪报告。”

……

唐武军从砂厂回来,心情很不好,因为上次和蒋卫兵闹掰,导致砂厂没有拿到茶厂的单。

回到院子,看到一帮手下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这更让唐武军为之不爽。

每一个人都避着唐武军的目光,不敢与他对视。

唐武军立即意识到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随手指了一个小弟,叫过来询问。

“怎么回事?”

“军,军哥……出,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兵哥,还有黄牯,让郑所长给抓了。”

唐武军脸色瞬间垮了下来,眉宇间聚起一团黑气,那模样吓得面前的小弟连大气都不敢出。

还真屋漏偏逢连夜雨,前脚和蒋卫兵刚刚闹掰,后脚唐武兵和黄牯就出了情况,这让唐武军几乎连肺都快要气炸。

“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兵哥是在赌场里被抓的,黄牯是为了救兵哥,召集兄弟们去派出所要人……被抓的。”

唐武军终于忍不住暴怒大骂:“草他妈的!这黄牯脑袋里是不是装的屎,他这是要干嘛,把我往火坑里推?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东西,跟了我这么多年,还是废物一个!”

底下那些跟着黄牯一起去过派出所的家伙,一个个全都噤若寒蝉,不敢吱声。

唐武军差点没气得吐血,本来兄弟被抓,要救兄弟出来办法不少,可黄牯却偏偏弄了个最差劲的方法,居然带人去冲击派出所。

“军哥,那接下来怎么办?”

“你们给我老老实实待着,这段时间谁都不要在外面给我添乱!”

唐武军凶狠地瞪着手底下这帮小弟,语气森然,让人不寒而栗。

……

晚上八点,蒋卫兵坐在客厅里看着那台黑白电视。

当年一台黑白电视要三四千块,而且还得靠指标才能买得到,这电视全镇上下就两台,一台在书记那里,另外一台就在蒋卫兵这儿。

李慧英坐在蒋卫兵对面,刚刚从浴室出来,头发用浴巾裹着,换上居家的睡衣,身上散发出一股幽幽的香气。

两口子感情早已日益淡薄,坐在一起看看电视更像是履行公事,做做样子。

李慧英淡淡道:“听说白天出事了?”

蒋卫兵看了一眼李慧英:“你听到什么风声?”

“听说下午有人冲击派出所,有这事儿吗?”

“都传到你耳朵里了?”

“这么大的事,想不听到都难。”

蒋卫兵咧嘴骂道:“都是唐武军干的好事!”

咚咚咚!

夫妻俩说话间,门响了。

蒋卫兵嘟嚷了一句:“谁啊,这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清净一会儿。”

李慧英打了个哈欠,起身往卧室走去:“我进去睡觉了,你们在外面谈事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