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黄蜂刺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黄州躲在草丛里瑟瑟发抖,眼看那手电筒的光亮一步步朝自己靠近,一颗心几乎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将出来。

离那人大约还有不到三米的距离,已经吓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情急之下,想要拔腿就跑。

这一跑,立即引起动静,那人电筒光对着黄州躲藏的位置照来,随即发现了惊慌无措的黄州。

“找到人了,快过来!”

那人对着另外两个同伙压低声一招呼,三人立即跟在黄州身后追了去。

黄州想逃跑,奈何连饭都没吃,再被这么一惊吓,一点力气都没有,自己把自己给绊倒,摔在地上。

下一秒,还没等黄州爬起身来,就被赶上来的那三人给按住。

“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看你往哪里跑!”

“怎么是你们!”

黄州扭过头去,看到来人之后除了惊吓之外,还带着疑惑。

这三人之中有两人他认识,一个叫周东修,一个叫黄海山,都是唐武军的手下。

来抓他的不是唐武兵的人吗,怎么变成唐武军的人了,这是要见方脑壳的节奏?

单单是一个唐武兵,就已经快把黄州吓破胆,一会儿要是见到唐武军,黄州已经不敢去想。

“周哥,黄哥,你们这是干嘛呢?”

黄州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冲着三人尴尬地笑着。

“干你妈呢!”

黄海山抬起一脚,重重踢在黄州下巴,只听下巴发出咔嚓一声,差点没把黄州当场踢晕过去。

黄州捂着下巴痛苦哀嚎,刚才舌头磕到了下巴上,此时满嘴都是鲜血,那模样又惨又骇人。

“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清楚,跟我们去见军哥。”

周东修懒得更黄州??拢?谡饫锢朔咽奔洌?沟酶辖舭讶烁??厝ィ?奔唇?浦萘嗥鹄矗??搜鹤湃チ颂莆渚?恼?骸

……

去唐武军宅子的路并没有多远,然而对黄州来说却是这辈子走过最长的一段路。

来到大厅里,两边立着唐武军的手下,一个个面容带煞,杀意凛然。

正中间,唐武军端坐在一把大躺椅上,表情凝重,一言不发。

看了周围一圈,没有见到唐武兵,更没有见到唐武兵的一个手下,这里所有都是唐武军的人。

被这阵仗所震慑,黄州心里毛毛的,暗呼一声完蛋,看来命里劫数如此,此难注定是逃不过了。

“军,军哥,这是要干什么,干嘛把我给抓了。”

“黄州,你他妈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没点逼数?”

唐武军没有开口,一旁的黄海山跳出来,指着黄州的鼻子怒喝。

“海山哥,我,我是真不知道我干了什么,也根本不明白你们这是怎么了,干嘛把我抓来?”

事到如今,黄州为了保命,只能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只有这样兴许还能捡回一条命。

“不老实啊。”

椅子上的唐武军双目如同鹰眼,锐利地盯着黄州,嘴角微微一咧,微笑的表情中透露出了极其的失望。

周东修站出来,走到黄州跟前,揪着他头发,冷笑道:“知道我们怎么逮到你的吗?”

“东修哥,你说什么啊,我都被你们给搞糊涂了。”

“是你的主子亲口告诉我们你的下落。”

那一瞬间,黄州只觉得脑袋顶上犹如有万道炸雷,眼前先是一片漆黑,继而又成了白茫一片。

李慧茹,你个千刀万剐的女人,没想到最后时刻还被你给摆了一道!

当时一心只想着拿钱跑路,轻信了李慧茹的鬼话,就是一步走错,落到现在插翅难逃的局面。

黄州的愤怒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如果李慧茹现在就站在他面前,那么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这个女人。

唐武军离开座椅,走到黄州跟前,带着一种无法直视的气场。

“你知道自己干的这些事害死了黄牯吗?”

“军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没想过会这样……”

黄州此时已经是肝胆俱裂,声泪俱下,为了保命,像是一条丧家犬在摇尾乞怜。

“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是,是蒋卫兵,还有她小姨子。”

黄州早已吓懵,只记得李慧茹说过那么一嘴,想来这两人本也是绑在一块的,顺口就将两人交代出来。

“军哥,这蒋卫兵欺人太甚,就差没骑到我们头上拉屎拉尿了。”

“李慧茹这娘们更是可恶,仗着蒋卫兵给她撑腰,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要不是她,黄牯也不会死。”

底下人义愤填膺,恨不得现在就去找蒋卫兵和李慧茹报仇。

群情激昂,周东修拍着胸口高喊:“他蒋卫兵算个什么东西,军哥什么时候受过这气,大不了我去,我亲自宰了他!”

唐武军四下扫视一圈,一个眼神就让大家全都安静下来。

“现在还不是和蒋卫兵决裂的时候,谁都不要给我闹出乱子!”

“可是军哥……”

“我的话,记住没有?”唐武军语气森然。

“记住了!”

一众手下虽不甘心,但是唐武军的话却不敢不听。

抛开与蒋卫兵的新仇旧恨,眼前要解决的是黄州的事情,作为这帮人的头儿,兄弟里出了叛徒,必须要有所表示,否则如何服众。

唐武军冷眼看着黄州:“对于出卖我的人,你应该知道规矩。”

哐当!

黄海山丢了一把斧头到黄州跟前。

看到斧刃锋利无比,黄州浑身不停地打起摆子,抖如筛糠。

“军哥,给我个机会吧……”

不管黄州如何嚎啕哀求,并没有让唐武军有丝毫怜悯之意,眼里的杀气反倒越来越浓。

周东修受不了黄州哭哭啼啼,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要自己来,还是我们动手?”

见哭求毫无希望,黄州跪在地上,眼睛里只有那把斧头。

这一斧头下去,自己可就再也没有手了,当一辈子残疾人,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自己来……”

唐武军转过身去,懒得看接下来的场景。

黄州颤颤巍巍地去捡地上那把斧头,当所有人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的时候,突然见到他窜起来,像是发了疯一样地扑向唐武军。

“凭什么砍我的手,我他妈今天和你们拼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