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 一线生机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看着眼前此人的身形,和李少安并不相似,李慧茹脑海中将熟悉之人飞速地过了一遍,依然想不出这人到底是谁。

等到眼睛稍稍适应了刺眼的灯光,只见那人脸上带着一个口罩。

“是你?”

虽然带着口罩,但一样能够认得出来,这人正是跟着李少安的张进奎。

李慧茹先是感到惊讶,随即安下心来,既然是李少安的人,那就代表自己现在安全了。

“是李老板让我在暗中跟着你的。”

张进奎没有摘下口罩,主要还是怕吓着李慧茹,蹲下身去,替李慧茹解开绑着手脚的绳子。

被踢翻在地的周大河捂着腰站了起来,刚才他一心只想着扑倒李慧茹,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静,都不知道这突然冒出的家伙是什么时候闯进办公室的。

腰间传来一阵生疼,刚才这一脚差点让周大河疼得晕死,此时他满腔怒火,随手操起办公桌后的大椅子,举过头顶,朝着张进奎砸来。

“小心身后!”

李慧茹见到这一幕,不禁惊声大叫。

张进奎只好先将李慧茹暂且搁下,全力对付了周大河再说。

眼瞅着椅子夺面而来,张进奎双手护住头顶,用手臂来抵挡住椅子的攻击。

这一下惯性很大,张进奎被砸了个踉跄,好在提前护住了头,除了手臂有些疼痛,并未受伤。

周大河喝得醉醺醺,走路都不稳,就更别说打架了,砸完这一下,差点把自己也给摔了个四脚朝天。

张进奎冲上去一个飞踹,大椅子被踹得稀烂,周大河更是再一次被踹飞出去,在地上连着打了好几个滚,撞到墙角这才停下。

“啊……哇……”

周大河仰躺在地上,双目呆滞,嘴里呜哇个不停,一直喊疼。

确定周大河再没有还手之力,张进奎再次来到李慧茹身边,赶紧替她解开绳索。

……

另外一头,熊斌蹬着自行车,气喘吁吁地从林业站赶来米粉厂。

今晚和往常一样,熊斌本来在林业站值班,忽然有两个不认识的人跑来说米粉厂起火了,李慧茹还困在办公室里,让熊斌赶紧去救人。

熊斌想都没想,跨上自行车,向火箭一样冲了出去。

其实哪有什么火灾,这一切都只是唐武兵故意设下的一个圈套罢了。

至于说米粉厂起火,毫无疑问是最有效的办法,总不能叫两小弟过去直接告诉熊斌,他媳妇和别人在外面乱搞吧,那样的话只怕当场就要干起架来。

紧赶慢赶,半条老命都差点蹬没了,来到米粉厂外面,熊斌大感意外,这他娘的一片宁静,哪有什么火灾。

难不成自己让人给耍了?

熊斌嘴上大骂不休,当时只顾着担心媳妇的安全了,没细想这事儿到底靠不靠谱,傻乎乎地就赶了过来。

正要调头回去,忽然又觉得都到了这里,总不能白跑一趟,不是说媳妇还在办公室吗,那就去办公室看看到底有没有人。

“哟,这不是熊哥吗。”

“唐武兵?”

熊斌站在厂门口,黑夜里突然蹿出来个人影,走得近了发现是唐武兵。

这两人平时几乎没什么往来,不过都是镇上的人,也算是认识。

“你怎么在这儿?”

熊斌至始至终都不知道米粉厂已经盘给了方脑壳的事情。

“我听说这儿出事了,所以过来看看热闹,到了这儿一看,好像没出啥事儿啊,这可真是怪了。”

唐武兵心知肚明,冷笑不已,你媳妇正在里面被人给干呢,一会儿领着你进去看场好戏。

“要不咱进去瞧瞧吧?”

“行,我也正有此意。”

唐武兵顺口这么一提,熊斌当即跟着他一起往厂房里走去。

来到厂房门口,远远看到办公室里还亮着灯,接着听到从里面似乎还传来一阵打斗声,熊斌一颗心悬了起来,该不会媳妇真出什么事了吧。

“熊哥,里面有情况,咱们赶紧过去。”

唐武兵表面上担心办公室里出事,实则暗地里乐开了花,生怕熊斌错过了接下来的好戏。

熊斌着急心切,跟着唐武兵后面冲了过去。

……

绑在身上的绳索被解开,李慧茹的手脚得以活动,当即将衣服扣好,把身子遮盖起来。

“少安怎么知道我有难的?”

“厂长说这段时间怕你会遇到麻烦,所以让我一直暗中跟着你,见到你从大饭店离开的时候被人跟踪,于是我也一路跟了过来。”

“这么说来,这些天你都在暗处跟着我?”

“是的,这是厂长交代的。”

李慧茹感激地看着张进奎:“以后别躲起来了,光明正大地跟着我吧。”

张进奎为难道:“这恐怕不行,我只听厂长的,让我暗中保护你是他的意思。”

李慧茹摇了摇头,这张进奎对李少安忠心耿耿,让他来跟自己,只怕怎么都不会答应,也就不强人所难了。

今天本以为一切都完了,没想到最后一刻,居然被赶来的张进奎所救,李慧茹只觉得像是重新捡回了一条命,感激张进奎的同时,对李少安心生一股暖意,果然是自己看上的男人,关键时刻没有让人失望。

“对了,刚才发生的这些,你一句都不要和少安说,知道吗?”

“嗯。”

李慧茹不想让这些事被李少安知道,张进奎很配合地点头允诺。

说话间,听到外面似乎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张进奎惊呼一声:“不好,有人过来了!”

“怎么办?”

那声音由远及近,迅速靠来,而且还不止一人,李慧茹比张进奎还慌张,自己这个样子,一会儿要是被人看到,不知要作何解释。

张进奎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周大河,突然心生一计,走到办公室上,拿起桌上的一盏台灯,狠狠朝着他额头砸去。

哐唧一声!

周大河发出惨叫,晕死过去,额头被砸开一个口子,鲜血汩汩而出。

张进奎把台灯塞到李慧茹手里,交代道:“一会儿有人过来,你就说他对你欲图不轨,被你用台灯砸中了头部,晕了过去。”

“那你呢?”

李慧茹担心地看着张进奎,办公室里没有窗子,唯一能出去的就是门,然而现在从门口逃跑,肯定会被人看见。

张进奎拉开文件柜门,猫着身子钻了进去,冲李慧茹说道:“帮我把门关上,一会儿千万别往这儿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