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溺亡的丈夫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村委的礼堂,暂时成了放置王红喜尸体的地方。

由于现在已经是五月,气温开始转热,再加上在水里浸泡了一夜,现在王红喜的尸体有些浮肿,至于味道有那么一点,不算太重。

礼堂里除了派出所的人员,还有村支书陈保中和村长王长贵,以及王红喜的堂客李美芳,还有王红喜的老娘。

礼堂外面,不少人挤在门口、窗外围观,大家都想看看王红喜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的儿啊,你怎么就丢下我走了,你好狠的心呐……”

王红喜他老娘跪在尸体旁边嚎啕痛哭。

“妈……人死不能复生……”

李美芳也在不停掉泪,丈夫死了,她当然难过,还得安慰自己婆婆,让她节哀。

“你走开,都是你,你这个倒霉的女人,自打我儿娶了你进门,我们王家就没遇到过一件好事。”王红喜他老娘伤心欲绝,推开李美芳,失去儿子的痛苦让她失去理智,像是看着仇人一样地看着李美芳,“都是你这个扫把星!我男人被野猪给霍霍了,现在我儿子也死了,你害得我们王家还不够吗,是不是要把我也要害死!”

李美芳哭得泣不成声,跪在婆婆跟前:“妈……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王红喜他老娘扯住李美芳的头发,将心中的愤怒全发泄到李美芳身上:“都是你,我儿子就是你害死的,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礼堂里一片混乱,王红喜她老娘把李美芳当成了发泄对象,揪着她不肯放手。

礼堂外面那些看热闹的人不禁摇头摆脑,对王红喜他老娘这种做法看得心寒,想那李美芳嫁进王家之后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什么苦活累活都肯干,从没在外面讲过婆家半句坏话,哪想到竟然被如此对待。

“够了!”

“有完没完!”

郑旭刚脑门上挤出两道褶子,实在是受不了王红喜他老娘这股胡闹劲,一声雷霆震喝,吓得她呆若木鸡。

“村长呢!”

“郑所,在呢。”

“把她给我带出去,你们也跟着一去出去,从现在起除了派出所的人,其他无关人等全部散开。”

郑旭刚声色俱厉,动起怒来气场十分吓人。

礼堂里相关人等哪敢不听,强行拖着王红喜他老娘一齐出去。

“你留下来!”

李美芳正要同大家一起走出礼堂,却被郑旭刚叫住。

“一会儿还有话要问你,你先别走。”郑旭刚表情严肃。

李美芳抹掉了脸上的泪痕,点头答应。

看着被泡发的尸体,郑旭刚托着下巴,从尸体反馈的迹象来看,在水里应该浸泡了很长的时间。

“你男人什么时候不见的?”

“具体时间我也不太清楚,昨天他出门以后就没再回来,一整个晚上也没见人,到了天亮我就慌了,在村里到处打听他的下落。”

“你慌什么?”

“我男人一晚上都不归屋,而且昨天晚上又下那么大的雨,我怕他出事……呜呜呜……没想到真的……”李美芳眼泪忍不住又掉了下来,最担心的事情竟然成了真,这让她感到心都碎了。

郑旭刚一双虎目灼灼地盯着李美芳,在排出他杀之前,每一个生前和王红喜有过接触的人都有嫌疑,摸清事情的真相是他的职责所在。

盯着李美芳,见她痛苦悲伤的表情不似作假,那眼泪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他为什么出门,有没有说过要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当时他说了一声然后就走了,也没说要去哪里。”

正在郑旭刚对李美芳问话之际,礼堂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骚动,村里有名的二愣子孔大柱从人堆里挤了进来。

扭头看着这个模样傻傻的大个子,郑旭刚瞪他一眼,呵斥道:“干什么,没看在办案吗?”

孔大柱吓得一颤,紧张说道:“我,我是来,报案的。”

郑旭刚又看了孔大柱一眼,看着这家伙呆呆傻傻的,应该不会故意在这关头跑来捣乱,便问道:“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有什么要说的?”

“我叫孔大柱,别人都叫我柱子,铁山湾人,我来就是要告诉你,我昨天晚上遇到过王红喜。”

“在哪里遇到的?”郑旭刚眼中精光一闪。

“就在路上,当时天很黑了还下着雨,我走路的时候没看清,和王红喜撞到了一起,我们俩还吵了一架……”

“之后呢?”

“之后他就一边骂我一边走了,感觉他好像怒气腾腾的,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他了。”

郑旭刚来到王红喜尸体旁边,俯下身子,在他身边用力嗅了嗅,果然闻到了一股酒味。

由于在水里泡了一整夜,加上还有一点点腐臭味,那酒味要不是特地去闻,真不容易察觉到。

“你男人喝酒了?”郑旭刚凌厉地盯着李美芳。

“是的。”

“那为什么刚才不说?”

“我……”

“你最好想清楚你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我再问你一遍,你丈夫为什么出门,出门之后又去了哪里?”

李美芳眼眶通红,眼泪唰唰往下掉,哭泣道:“昨天和往常一样,吃晚饭的时候他喝酒了,没想到喝酒之后他就开始骂我,骂我没用,不能出去干活赚钱,也不能给他生儿子。”

“然后呢?”

“他一边骂我,还觉得不解气,然后又动手打我。”

“所以你动了杀机?”

“没有,绝对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他打完我之后气冲冲的摔门而去,也没有说要去哪里,就这样没有再回来。”

礼堂外的王红喜他老娘,听到这里便开始呼天抢地,大喊李美芳就是害死她儿子的凶手,还想要冲进来继续对李美芳厮打。

郑旭刚冲小陈给了个眼色,小陈直接把王红喜他老娘给按了下来,不让她发疯乱来。

李美芳掀开袖子,手臂上全是淤青,看得人触目惊心,这些伤痕全都是王红喜家暴所至。

自从被吓尿裤子,成为全村人的笑柄之后,王红喜便把这一切的不如意全都算到堂客的头上,再加上家里条件也不好,诸事皆不如意,于是动不动就拿李美芳来出气。

现在村里面的男人都在黄土坳上工,但王红喜怕被人嘲笑,死活不肯去干活,这也就算了,还要嫌弃李美芳坡脚,不能像村里其他妇女一样靠着给村里种田赚钱。

李美芳终于把积压在心里的委屈全都说了出来,围观的村民们更是听得心中大震,从没想过李美芳会被王家这般对待。

“现在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至于情况到底是怎么样,还需要进一步的取证,你男人的尸体也要送去做尸检,你就先跟我回所里吧。”虽然也同情李美芳的遭遇,但在一切没有真正查明之前,郑旭刚还是要秉公行事。

“我听从安排。”李美芳默默点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