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欺行霸市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早晨六点多的时候,太阳光就已经照到了山路上。

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孩子,肩上挑着一副扁担,扁担两边是崭新的小木凳。

这个孩子叫王顺德,就是之前曾替李少安做过大棚的的小木匠。

小木匠早年父母就已经不在,靠着自己的木匠手艺,勉强能够在村里讨口饭吃,跌跌撞撞也长到了十八岁。

除了在工地上干活赚钱,有时候小木匠还会在空闲时做点小木作,拿到镇上去售卖。

扁担上这些小木凳值不了太多钱,但是对于小木匠来说,是个额外的收入。

……

来到镇上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

通常小木匠都是在农贸市场外面就地售卖,他也不好意思叫喊,搬把小木凳坐在那儿,等有人上前询问就搭腔说话。

一个上午下来,小木凳零零散散卖出去十来把,小木匠把卖来的几块钱塞进口袋。

到了要吃饭的时候,正要挑着剩下的木凳离去,忽然有两个穿着牛仔夹克的痞子挡在了小木匠离去的路上。

“小子,在这儿卖东西,交钱了吗?”痞子盛气凌人地吼道。

“交什么钱?”小木匠一脸茫然。

“入场费!”

“什么入场费,我经常来这里卖东西,怎么没听说过要交入场费。”

“今时不同往日,以前这里不归我们管,但是从现在起,整个农贸市场归我们来管,想要在这里卖东西就必须交钱。”

两个痞子的态度十分嚣张,看来今天小木匠不交钱,是很难离开这里了。

小木匠做点东西赚点钱不容易,对兜里的钱格外珍惜,自然不愿意就这样交钱,据理力争:“就算是农贸市场要入场费,可我在外面街上卖的,至始至终也没有进农贸市场,凭什么要交钱?”

“凭什么?”

“就凭这农贸市场,现在起归我们兵哥管,只要在这里做生意,管你卖什么都得交钱。”

两个痞子横眉怒目,卷起手里的袖子,看上去是要动手,其他那些路边摆摊的人见了这阵势,皆收拾摊位躲得远远的,生怕惹祸上身。

刚才从这两人口里说出来的兵哥,就是唐武兵,那个在杨桥镇人见人怕,躲得远远的主。

自把米粉厂给搞倒之后,唐武兵也没事可做,他哥哥方脑壳的意思是想让他干点正事,只不过这哥们天生就不是搞正事的料,搞来搞去,发现在农贸市场收入场费是个好路子。

农贸市场里面这些人都是老老实实做生意的本分人,就算有几个难搞定的刺头,那也硬不过唐武兵这种人,只要搞点恐吓威胁的手段,该交钱的全都乖乖交钱。

一开始,当然会有人不服,于是就报派出所。

但是这事都是唐武兵的手下在干,派出所来抓人也就把唐武兵的手下抓去拘留几天,反倒是那些报警的商贩惨了,接下来免不了被唐武兵的人报复。

这样一来,商贩们渐渐发现斗不过唐武兵这帮地头蛇,于是只好认栽,选择每月交钱保平安。

小木匠不想交钱,几度想要绕过这两痞子离去,奈何都被他们挡了下来。

旁边有热心人见到这情形,不由上前相劝:“小伙子,也就几块钱的事情,交了就算了,别为此吃了亏,不值当。”

这话说来轻巧,在小木匠听来却无法认同,几块钱对他来说可不是小钱,无缘无故就把钱交给这几个痞子,实在没有任何理由。

“五块钱,今天交了就没事。”

“我要是不交呢?”

“小子,不交钱就准备吃拳头!”

那两个痞子嘴里也不是说着玩的,上手便将小木匠推倒在地。

小木匠体格瘦小,力气也不大,单是一个人都对付不了,更别说对面有两个人。

不一会儿,小木匠就被一顿拳脚打得抱头求饶。

其中一个痞子冲着散落在地的木凳狠狠踩下去,把崭新的木凳踩烂。

“不交钱就想在这里做生意,问过老子的拳头了没有?”

围观的人看到这一幕,无不摇头咂嘴,大家怕的并不是这两个痞子,而是痞子身后的唐家兄弟。

在这个镇上,要没有点实力,谁敢去招惹他们。

……

自那晚大闹了唐武兵家之后,钱小宇和石头还有黄春妮三人便在李少安的米粉厂暂且住下。

其实就是因为钱小宇脸上有伤,不敢立马回去,怕被家里人看到。

养了一段时间的伤,脸上好得差不多,这三个孩子寻思在外面镇上也待了挺久,再不回去怕是家里人要担心,于是就来向李少安辞呈。

李少安见钱小宇已无大碍,便放心让三人离去,还给了三人一笔钱,就当是这些日子的工钱。

离开米粉厂之后,石头一直乐呵呵地笑着。

“小宇,少安哥还真是仗义,这些天咱们在他厂里吃吃喝喝,也干什么活,居然还给了我们仨一百块。”

“这还用说?他是谁,他是我钱小宇唯一认的大哥!”

“对啊,这一次要不是少安大哥,我和小宇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说到上次的经历,钱小宇便恨得牙痒痒,唐武兵这王八蛋,没让他少吃苦头,这个仇记下了。

石头明白钱小宇心里在想什么,捏着拳头,骂道:“小宇,这仇咱不能不报,不能白白便宜了那狗日的。”

“没错,这仇必须要报!”钱小宇眼神里露着寒光。

黄春妮看到这一幕,不禁担心起来,她害怕上次的情形再次上演,颤着声音劝道:“小宇,要不算了吧,事情已经过去了,以后咱们不来镇上就是。”

钱小宇扭头看着黄春妮,喝道:“你懂什么,这种事情还能忍,那我还算不算个男人了!再说,凭什么不来镇上?以后我们要像少安哥一样赚大钱,早晚有一天也要在镇上站住脚,迟早要干掉唐武兵那个狗日的。”

石头也附和道:“春妮,你就别管这事了,上次是咱们没有防备,让那帮狗日的占了便宜,以后有我保护小宇,看谁敢不要命送上来。”

黄春妮本是担心钱小宇的安危,没想到反被说了一通,心里不快活了,嘟着嘴闷闷不乐。

见黄春妮不开心,钱小宇知道自己话说得过了头,哄她道:“春妮,我刚才说话太急,你别往心里去,咱们一起去街上逛逛,给你买新衣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