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 以牙还牙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唐武兵带来的十七八号人,这会儿已经全趴在地上。

就连唐武兵自己,也是趴在地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钱小宇走到唐武兵跟前,抬脚踩着他的头,用胜利者的眼神看着这个仇人。

“拿开你的脚!”

唐武兵伸出手,想要奋力打掉钱小宇的脚。

却被一旁的石头一脚踢中肚子,疼得这家伙捂着肚子身体发抖。

“小杂种,你敢阴我!”

唐武兵挣扎着抬起头来,面目狰狞。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钱小宇这帮人竟然有包天胆量,敢用炸药来炸山。

钱小宇口水吐在唐武兵脸上,然后用鞋底狠狠在他脸上搓了一通。

“有一句话叫兵不厌诈,不知道你听过没有?”

“玩阴的算什么本事。”

“只要能赢你,就是本事,服还是不服?”

“我服你妈了隔壁!”

哪怕已经被钱小宇踩在脚下,唐武兵照样不服气,让他说服,还不如直接杀了他。

刚才被爆炸冲击波震得四肢麻木,现在渐渐也恢复了一些力气。

突然,唐武兵双手撑地,身子腾起,冲过来要干钱小宇。

石头站在钱小宇身边,时时刻刻都护着钱小宇安全,见唐武兵冲来,手中铁棍朝着他小腿就是一下,打得唐武兵跪倒在地。

“看来你还是不服啊?”钱小宇冷笑。

“小杂种,除了玩阴的,你还有什么本事。”唐武兵疼得脑袋上直冒汗,嘴上依然强硬。

王猛刚才引爆了埋在岩壁上的炸药,这会儿从峭壁上攀了下来,来到钱小宇身边。

“唐武兵,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王猛是我最能打的兄弟,你要不服气就和他打一场。”

“打就打,老子还会怕你?”

唐武兵咬着牙,不顾小腿上的疼痛,奋力站了起来。

王猛摆开架势,任由唐武兵冲上来。

要是两人正常打,王猛毕竟还是个少年,劲道比不上唐武兵。

只不过今天唐武兵先是被炸药震伤了元气,接着腿上又挨了一棍,战斗力大打折扣。

不出两分钟,唐武兵就被王猛给按在地上一通暴打,拳拳都捶在鼻子上,打得鼻血直冒。

底下那些唐武兵的手下,何时见过唐武兵被人如此欺辱,可一个个皆被刚才的爆炸吓破了胆,没有人敢上前。

在加上刚才爆炸的时候,有好几个被石头砸中,受了伤,这些人就更不敢动手了。

钱小宇走到王猛身边,示意他暂且停手。

“唐武兵,现在服了没有?”

“滚你妈的,有种就弄死老子!”

钱小宇抓住唐武兵的头发,像拖死猪一样,把他拖到那帮手下跟前。

“看到没有,这就是你们的兵哥。”

“冤有头,债有主,我钱小宇一向恩怨分明,是唐武兵得罪的我,我只找他报仇,你们谁要是想掺合进来,我随时欢迎!”

为了这一刻,钱小宇等待已久。

那天在唐武兵家中,他和黄春妮被这混蛋肆无忌惮地欺辱,那画面永远都留在了钱小宇脑海里。

今时今日,处境反转,唐武兵落到了钱小宇手里。

钱小宇又岂会便宜了这王八蛋。

“唐武兵,上次你请我喝了酒,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次我也请你好好喝个够。”

“小杂种,你要干什么!”

“石头,王猛,请他喝酒。”

钱小宇吩咐下去,石头不知从哪里搞来一塑料桶准备好的米酒。

王猛把唐武兵踩在地上,双手捏住他腮帮子,用力将嘴掰开。

唐武兵还在做最后的挣扎,石头已经按着他的头,把漏斗从嘴里插了进去,一大桶米酒咕噜咕噜往里面灌。

“唐武兵,村里没有好酒,我就拿自家酿的米酒招待你,希望你多担待。”

“呜……唔……”

唐武兵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没一会儿肚子里就已经胀得不行。

几次想要呕吐,可是嘴里还在被不停地灌进米酒,那滋味简直生不如死。

一桶米酒灌完,石头和王猛这才松手,唐武兵翻过身趴在地上,嘴里黄液四流,神智早已模糊。

看到唐武兵犹如丧家之犬的样子,钱小宇心中说不出的畅快,那天的仇终于得报!

唐武兵带来的人,伤了大半,有一个被埋在土里的被挖了出来,幸好命大,还有呼吸,还有几个连人带车掉进沟里的,车算是彻底报废了,人尚还在。

一帮伤兵残将,没有了一点战斗力。

王猛带着人上去把这些人带来的砍刀、管杀、铁棍全都收缴过来。

“小宇,接下来呢?”

“把唐武兵绑了,至于其他人让他们回去。”

唐武兵都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这些手下们也没了继续卖命的理由。

只能自认倒霉,今天算是栽在了这里,早点离开这地方为好。

一帮人灰头土脸地往回撤,没走出两步,忽然又听到卡车发动机的声音。

山路上,一辆小型卡车,车厢里站着十几号人,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刀棍,有的还拿着火铳。

这帮唐武兵的手下看到卡车里面坐着的人,不由吓得浑身汗毛倒竖,纷纷朝两边避让,只见唐武军坐在里面,而车厢里那些全都是他带来的人手。

“小宇,他们来帮手了。”

“没事,唐武兵在我们手里,谅他们也不敢乱来。”

卡车停在一块大石头前面,唐武军推开门跳下车,车厢里的一帮人打手也一齐跳了下来,指着钱小宇一众喊打喊杀。

石头一身杀气走到唐武兵跟前,用刚才缴来的管杀抵着他的后颈,冲对面大吼:“来啊,有本事就冲过来,我一刀砍了你们主子的狗头!”

唐武军脸色一变,担心弟弟被这家伙失手所伤,当即冲身后的小弟们打了个手势,示意安静下来,不要叫嚷。

“谁是你们的头?”

唐武军让手下不可妄动,独自踏步上前,走到钱小宇一干人面前。

“我!”

钱小宇往前跨上一步站了出来,虽然在气势上比不过唐武军老道,但也不遑多让,大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概。

“小伙子,我们好像见过面。”唐武军上下打量着钱小宇。

“是见过,在你弟家里那次,只可惜那天我喝醉了。”钱小宇轻蔑一笑,道:“那天你弟请我喝了酒,今天我也请他喝个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