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来真的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镇政府宿舍大院。

已经是夜里十点多,蒋卫兵家的灯火依然亮着。

蒋卫兵还在伏案写着什么,看上去心情应该不太好,眉头都快拧成了麻花。

唰!

信纸被蒋卫兵一把扯下,揉成一团,掷在地上。

“他妈的,什么东西!”

蒋卫兵的嘴里骂了一句,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火气,全都是因为今天早上开会的事情。

刘光荣要严肃处理今天开会迟到的一批镇干部,其中就有蒋卫兵,作为副镇长带头开会迟到,在会议上直接被刘光荣狠狠训斥了一顿。

不止如此,刘光荣还要求超过九点以后才赶到会议上的所有镇干部每人交一份一千字的检讨书。

干了这么多年的副镇长,在杨桥镇向来都是别人看蒋卫兵的脸色,今天反转过来,轮到蒋卫兵看刘光荣的脸色了。

蒋卫兵身后的床上,李慧英躺在那里。

天气很热,李慧英身上只盖了一床薄薄的被子,侧着身子背对着蒋卫兵。

李慧英的眼睛睁着,没有睡着,一晚上都听到蒋卫兵在那里骂骂咧咧,她哪里能睡得着。

原本今晚她想要鼓起勇气和蒋卫兵谈离婚的事情,但现在看到他那副暴躁的样子,怕激得蒋卫兵越发暴怒,只好暂且将此事压下。

“睡了没有?”

蒋卫兵胸中闷气无处可发,只好叫了李慧英一声,看看媳妇有没有睡着,想要拉着她说话。

“怎么了?”

李慧英翻了个身,从床上坐起来,身上是一件纱质的睡衣,纵然已经年过三十,但多年来的养尊处优让她的身材保持得相当不错。

要说李慧英无论容貌还是身材,在杨桥镇也是排得上前列的,奈何在蒋卫兵的眼里,早已经看得腻了,早没了以前的那种感觉。

“这个刘光荣,一上任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当着那么多镇干部的面让我难堪,这口气我咽不下!”

蒋卫兵咬牙切齿,他向来横行霸道惯了,上一任镇书记见了他尚且要给几分面子,至于顾长明那家伙他就更没放在眼里了,哪想到刘光荣则完全没有把他当回事,上来就对他一顿批,这个仇算是记在心里了。

李慧英心说今天一早自己还在米粉馆子里碰到过刘光荣,当时就觉得刘光荣话里有话,看来这一次妹妹分析得对,刘光荣的确是有备而来,蒋卫兵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

“那怎么办,毕竟他是书记,这镇上的一把手,这里的事情还不都是他说了算。”

“狗屁!”

蒋卫兵怒不可遏,把钢笔摔在桌上。

他刘光荣算个屁,也就是刚来杨桥镇而已,县里调来的怎么了,有句话叫强龙不压地头蛇,他再有神通又能如何。

“这杨桥镇上的事情,暂时还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

“消消气,别气坏了。”

李慧英对蒋卫兵和刘光荣的事情没有兴趣,也不想掺合进去,她干脆不表态,只是一个劲地劝蒋卫兵消气。

“对了,你那里有没有钱,拿点给我。”蒋卫兵突然说道。

“很急吗?”

李慧英心头蓦地一紧,她手上一紧没有多少钱了,该转走的早就已经转走,剩下的还有两千多在手里没有处理的。

蒋卫兵本来是想拿了钱去市里花天酒地一番,明面上不能跟刘光荣硬着来,他总得找点办法出出气,老子去外面逍遥快活你总管不着吧。

“你就说你手里有多少?”

“几百块吧。”

李慧英紧张到嘴角都在微微颤抖,好在蒋卫兵根本没心思留意这些,否则很容易被瞧出端倪。

“几百是几百?”

“两百多,你要急的话我这就去给你拿来。”

“算了,别拿了。”

蒋卫兵想了想,这事还是算了,这个时候要是跑出去寻乐子,万一又被刘光荣逮着,那正好中了他的下怀。

李慧英悬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是落了下去,就此躲过一劫。

幸好蒋卫兵平时花钱大手大脚,对家里的钱从来不过问,他自己都不知道家里到底有多少存款。

李慧英打了个哈欠:“你要不睡,我可睡了,困死了。”

“你睡吧,我再坐会儿。”

蒋卫兵再次捡起钢笔,琢磨着要怎么鼓捣出一千字的检讨来。

即便他心中再怎么不把刘光荣当回事,但面上还是不敢挑明了,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

……

天色渐晚,夕阳挂在山头,眼看白天就要结束。

黄国林走在出山的路上,脚下像是踩着风火轮,两只脚啪嗒啪嗒地狂甩,差点把鞋子都甩掉。

眼下的黄国林只想尽早赶到山外面去,他今天出门时没有带手电筒,一会儿要是没了阳光,他怕自己连路都不认识。

紧赶慢赶,最终还是没能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到外面大路。

黄国林这下傻了眼,他还从来没有夜里走过山路。

“这是为什么啊,凭什么这么对我!”

黄国林心中苦闷,嘴里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因为昨天开大会迟到,黄国林被刘光荣派到下面村子挨家挨户搞防火宣讲。

今天来的是红岩村,一天下来一共才走访了不到十户人家。

这才第一天,就已经快让黄国林掉了层皮,一天的山路走下来,双脚跟灌了铅似的,迈一步都费劲,脚底板更是打了一圈血泡。

山路上一片漆黑,月亮时不时还被云层遮挡,然后这个时候一点光亮都没有。

两旁的草堆里突然会有一阵动静,害怕那里面是蛇、猛兽什么的,吓得黄国林都快尿了出来。

等到月亮再一次从云层里露头,借着淡淡的月光可以看清前面的山路,黄国林拖着僵硬的双腿奋力小跑,只想尽快跑到外面国道上。

“都怨我,都怨我自己贪睡……”

此时黄国林肠子都悔青,边跑还不忘给自己脸上来一巴掌,要知道会有这么惨,那天打死都不应该迟到的。

不知到过了多久,黄国林总算是走完了山路,来到外面国道。

然而,国道上也是一片漆黑,什么东西都没有。

还以为只要到了国道就有救了,可是现在才明白,不过是从一个火坑跳到了另外一个火坑,这黑灯瞎火的,方圆十里没个人家,能上哪儿求救。

黄国林的内心防线早已崩溃,满心的委屈袭上来,竟一屁股坐在路边开始嚎啕大哭。

空荡黑暗的公路上,回荡着悲痛而又愤怒的哭声。

“刘光荣,你个杀千刀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