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当面抢生意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姐妹俩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时而发出一串笑声,黄春芳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

“哟,春芳也在呢。”

正说着,朱金出现在门口,他刚刚从外面送菜回来,见到小姨子黄春芳也在,于是上前打过招呼。

朱金和黄春桃结婚之后一直生活在铁山湾,而黄春芳嫁给周凯之后一直生活在杨桥镇,在此之前两家之间几乎没什么交集,所以朱金和黄春芳并不算有多熟,只是寒暄一下走走过场。

“春芳,今天宝山镇的场,要不要一起去逛逛?”

黄春桃知道妹妹和妹夫闹了别扭,一定是心情不好才来找自己说说话,刚好想起今天是宝山镇赶场的日子,便想要拉着妹妹一起去赶场散心。

赶场又叫赶集,桃湖县下面的乡镇都有这个风俗,只不过不同乡镇有不同的日子,像杨桥镇就是每月位数逢八的日子:八号、十八号、二十八号;像宝山镇就是农历每月的初一和十五。

那时城里的女人最爱的是逛街,而乡下的女人最喜欢的就是赶场,因为赶场时候的东西又便宜又丰富,能替那些家庭主妇省下不少开支。

听说要去赶场,黄春芳当然愿意去了,问道:“能去吗,我们要是去了店铺怎么办?”

黄春桃笑道:“这有什么,不是还有你姐夫吗,让他看着就行。”

朱金也说道:“春芳,你就和你姐去吧,难得你们姐妹俩一起去赶场,这儿我一个人就够了。”

黄春芳喜道:“姐夫,那就辛苦你了,我和姐姐尽快回来。”

说是要去赶场,黄春桃也去换了一身衣裳,虽然没有黄春芳打扮得那么亮丽,看上去却也显得挺精神。

姐妹俩模样都算说得过去,中等水平,没多好看也不难看,一个体型丰满,一个身段轻盈,虽然长得有些相似,但给人感觉截然不同。

等黄春桃换好衣服,两人一起从农贸市场出来。

到了外面国道上,姐妹俩一边闲聊一边等车,每天从杨桥镇发往县城的中巴车就这一趟,沿途经过好几个镇子。

黄春桃和黄春芳要去的宝山镇,就在杨桥镇往下一站。

等到中巴车,姐妹俩一起上车,黄春桃主动替妹妹打了车票。

车上刚好有一排双人座,姐妹俩便坐了上去。

中巴车开得不快,一路上走走停停,乘客上上下下,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总算是到了宝山镇。

刚才在车上姐妹俩还昏昏欲睡,有些晕车,到了目的地之后立马恢复了精神。

沿着国道两旁,全都是宝山镇的居民摆的摊,这儿卖什么的都有,吆喝声此起彼伏,场面热闹纷呈。

姐妹俩一头扎进这人山人海之中,东逛西瞧,不亦乐乎。

时间一晃,两三个小时过去,黄春桃和黄春芳手里都是大包小包,满满当当。

“姐,差不多了,再逛下去也没力气提了,咱们回去吧。”看着两只手里沉甸甸的东西,黄春芳今天算是买了个痛快,把在周凯那儿受到的气全都发泄了出来。

“行,那咱们走吧。”黄春桃今天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带妹妹出来散心,只要黄春芳满意了,她也就放心了。

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姐妹俩忽然傻眼了。

从杨桥镇发往县城的往返班车一天只有一趟,来的时候她俩是坐班车来的,可要等到从县城发出的班车开过来,最少还得三个小时。

这样一来岂不是姐妹俩要抱着这堆东西在路边再等上三个小时?而且到时候从宝山镇回杨桥镇的人那么多,谁知道能不能挤得上去。

这可怎么办,黄春桃和黄春芳两人你看我我看你。

“姐,你看那边。”

黄春芳目光落到了路边停着的一辆三轮车上。

那三轮车后面紧紧密密坐了两排人,大约有十一二个,中间堆着一堆东西,这些人看起来都是来宝山镇赶场的。

这样的三轮车还不止一辆,一会儿的功夫已经看到了四辆,都是如出一辙,车后面载着满满的人和物,凑够了一车人就走。

“要不咱们也去问问,这车能不能把我们载回去。”

黄春桃心说只要能让姐妹俩回到杨桥镇,管他是班车还是三轮车都一样。

黄春芳也正有此意,于是姐妹俩一起走向了三轮车跟前,想要询问到底怎么个坐法。

“师傅,你这车上哪儿啊?”黄春桃一双杏眼笑眯眯问道。

“杨桥镇。”

三轮车司机看上去很年轻,二十多岁,穿得痞里痞气,嘴里叼着一根烟,都没拿正眼多瞧黄春桃,就从嘴里蹦出了三个字。

黄春桃又问道:“那我和我妹子能坐你这车吗?”

三轮车司机瞥了黄春桃一眼,回道:“能啊,给钱就能。”

“那要多少钱啊?”

“五毛钱一个人。”

“这么贵啊。”黄春桃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五毛钱都够买两三斤米了,而且如果是班车的话从杨桥镇到宝山镇也就两毛钱。

“嫌贵你走路呗,坐什么车。”那痞里痞气的司机不耐烦道。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黄春芳见这司机在姐姐面前人五人六的,不禁心生不悦。

“我怎么说话了?”那司机蛮横道。

“算了算了,不争这些。”

黄春桃护着妹妹,怕妹妹和这人吵起来到时候吃亏,当即想要掏钱上车,先回去杨桥镇再说。

黄春芳却不同意,拉着黄春桃不让她掏钱,怎么都不肯坐车。

“不坐我的车,你们就等班车吧。”司机嘲笑道。

“等就等,等班车也不坐你的车,神气什么。”黄春芳回怼道。

黄春桃一看妹妹这架势,是打定了主意不坐这辆三轮车,只好和她一起等班车。

就在两人站在路边等车的时候,又有一辆三轮车停到了二人面前。

“要坐车吗,一个人三毛,到杨桥镇。”

骑车的也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同样也是一副痞里痞气的打扮,一看就是镇上的那种混混青年。

只不过这人收费倒是便宜了不少,比起刚才那个司机的便宜了两毛。

原本黄春芳打定了主意不坐这种三轮车,不过听到只要三毛钱之后觉得还不错,于是决定试试。

哪知姐妹俩刚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到车上,突然有好几辆三轮车围了上来,把姐妹二人还有这个三轮车司机围在中间。

刚才那个和黄春芳吵架的司机站了出来,指着这个新来的吼道:“小子,你胆儿够肥啊,敢当着面抢我们生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