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揽客风波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突然的变故让黄春桃和黄春芳姐妹俩不由紧张起来。

谁也不知道,只是刚坐上三轮车,怎么街边其他几辆三轮车就一窝蜂地围了上来,把姐妹俩连带那个年轻司机围在中间。

黄春桃心中颤颤发抖,看着这帮人凶神恶煞的样子,都是些年轻的小痞子,一看就是那种要闹事的家伙,今天难不成还要在这里被这些家伙给欺负一顿。

黄春芳此刻的心情和姐姐也差不多,刚才和那个司机吵架的时候倒没觉得什么,因为就他一个人,谅他也不敢怎样,可是看到眼前这一群人的时候,不由的害怕起来。

“小子,你他妈胆儿挺肥啊,敢在这里拉客?”

“怎么,谁规定不能拉?”

“你他妈要是敢拉她们俩,今天就挑了你的手筋!”

“老子还怕了你,有本事你动我一下试试?”

面对一群人,姐妹俩车上这个年轻司机并没有退缩,反而和这些人对峙起来。

双方谁也不让谁,互相嘴里放着狠话,场面越来越激烈,眼看就要动起手来。

趁此机会,黄春桃悄悄拉着妹妹从车上下来,远远地躲开,幸亏双方正在争吵,谁也没有注意到姐妹俩已经离开。

“他妈的,让你在叫!”

先前那三轮车司机仗着自己一方人多,上手就是一拳,直接干到这抢生意的司机面门。

这一拳下去可不轻,打在鼻梁上立马飙了鼻血。

被打的这个年轻司机也是个狠茬,抹了一把鼻血,不喊不叫,翻身从座包底下抽出一把藏好的匕首对着打人的司机就刺了过去。

那打人的司机看到对方有刀,吓得拔腿就跑,其他同伙也各自散开,往自己三轮车跑去。

起初还以为这些人是害怕了躲到三轮车后面,没想到这帮人更狠,一个个全都从座包底下拿出了开了刃的砍刀,再一次冲上来把刚才那个拿匕首的司机围在中间。

看到这一幕,吓得周围那些赶场的居民们不住尖叫,离得近的都在找地方躲避,人群陷入一片混乱。

黄春桃和黄春芳两人远远的站着,看着刚才发生的情形,不禁一阵后怕。

她们还以为不过就是坐个车的小事情,没想到转眼间双方就拖出了刀子对干。

连坐包里面都早就藏好了武器,这种车谁敢去坐,万一在路上惹了司机不痛快,乘车的岂不是只有被宰的份。

“有刀怎么了,就你有刀?今天敢抢生意,他妈弄死你!”

人多的那帮司机手持砍刀围了上来,誓要剁了这突然跑过来抢生意的家伙。

年轻司机一看这架势,再如何无所畏惧也慌了神,硬拼的话挨刀是免不了的,搞不好还真的把命交代在这里,当即发动车子拼命逃走。

这突然出现的抢客的车子被赶跑,围住的这帮人也没去追,一切又恢复到之前的样子。

那些围上来的三轮车主全都散开,按照之前的顺序排队载客,然后那些逛完集市想要回杨桥镇的居民们似乎很快就忘掉了刚才的事情,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坐上三轮车准备回去。

“姐,这下怎么办?”

黄春芳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都看到司机拖刀出来了,哪里还敢去坐这些人的车。

“要不咱们还是等班车吧,大不了多等一会儿便是了。”

黄春桃也是心惊肉跳,让她去坐这种三轮车,那得有多大的心才行。

那些要回杨桥镇的居民们挨个交钱上车,而那些三轮车司机也乐呵呵地收钱,载满一车人就发车,一切看上去井然有序。

如果不是因为刚才的一场风波,谁又会知道在这平静的表象之下竟有如此激烈的竞争。

为了抢夺客源,这些三轮车联合起来,绝对不允许有自己人以外的车子过来抢生意,谁要是敢来就让谁吃点血的教训。

正当姐妹俩还觉得心有余悸的时候,又是一辆三轮车从杨桥镇的方向开了过来,也不知是不是这帮人一伙的。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这次黄春桃和黄春芳连走过去问都懒得问了,压根就没打算坐上去。

那三轮车开到了路边停下,有个人从车上下来,然后爬到后面车厢,手里拿着个扩音喇叭对赶集的人群高喊。

“去杨桥镇了,上车了上车了,一个人三毛钱,要上车的抓紧了!”

前面一个喊三毛钱的司机已经被刚才那帮司机给赶走,不曾想这会儿又来了个不怕死的。

黄春桃看了一眼那个站在车厢里的人,砸了咂嘴,惊讶道:“咦,那孩子不是钱家的小儿子吗?”

黄春芳循声望去,挑眉道:“姐,你说是他就是钱小宇?多年没见,这小子都长这么大了,他不是和咱们小妹在谈朋友吗?”

“是啊,春妮那丫头对钱小宇这小子死心塌地,就认准了他一个,两人那叫一个腻歪。”

“这可怎么办,他在这里拉生意岂不是有麻烦。”

黄春桃面色紧张,不由为钱小宇捏了把汗,刚才那个抢生意的小伙子差点被这帮人围住,钱小宇这么明目张胆地拉客,一会儿那帮人又找上来该如何是好。

要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也就罢了,可这钱小宇一来是铁山湾的同乡,二来又是自己妹子的男朋友,总不能眼睁睁看他被这帮凶悍的三轮车司机给欺负。

还没等黄春桃走过去拉住钱小宇,让他不要在这里揽客,果不其然刚才那帮三轮车司机就再一次围了过来。

“你他妈瞎啊,谁让你在这儿拉客的?”那个为首的司机站出来指着钱小宇吼道。

“上车了上车了,一人三毛,坐满就走。”钱小宇依旧站在车厢里,自己喊自己的,就像是眼前这帮人根本不存在似的,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喊了半天,没人敢上车,有了刚才动刀的场面,这些赶场的人当然也怕,都担心被这帮司机寻麻烦,连上前询问的人都没有。

钱小宇不理睬的态度越发引来了这帮司机的不满,带头的那个踹了一脚车厢,骂道:“小杂毛,让你快滚听到没有,再不滚有你受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