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养猪场追逐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眼前这男人看上去四十来岁,身上一件白色背心,遮不住那肚子上的一圈肥肉,脚下是一双蓝色的拖鞋,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修边幅。

再仔细看这男人的头顶,已经开始有些秃顶的迹象,也许是养猪这活儿太苦太累,年纪算不上多大就开始脱发了。

“你就是这儿的老板?”

付文倩意外地看着这个中年男人,刚才他还对李少安问这问那,也没见他说自己是这儿的老板。

怎么一听李少安说是要来买猪的,忙不迭就说自己是养猪场的老板。

“是啊,如假包换,我就是这间养猪场的老板,朱长富。”

白背心的男人拍着自己的胸口,那肥硕的胸部跟着一颤一颤的,那脂肪着实叫人看得直瞪眼。

“噗嗤!”

付文倩忍不住笑出了声,不是因为别的,单就朱长富这个名字就让她笑得肚子痛。

还真是人如其名,长得就是一副富贵相,再加上养猪又姓朱,难免惹来笑话。

“对不起,对不起!”

意识到自己失态,付文倩立马向朱长富赔礼道歉。

朱长富略显尴尬,好在他早已习惯了这种情形,呵呵自嘲道:“没事,笑话我的人多了,可谁也没想到我这一干,居然还干到了武湖镇第一养猪大户。”

李少安脑海中诸多画面一闪,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朱老板,您是不是参加过去年县里举行的万元户表彰大会啊?”

看着眼前这人,李少安有那么一点印象,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再仔细一回想,去年同李慧茹一道来县里参加万元户表彰大会的时候,眼前这个朱长富好像也在场,当时他还坐上了吉普车在县城游街庆祝。

李少安的记性向来很好,虽达不到过目不忘的本事,但这些小事还是记得很清楚,而且当时听旁边人说起,那坐车游街的是武湖镇的养猪大户,这么看来就是朱长富无误了。

“走走走,我们去猪舍里边看边谈。”

朱长富心情大好,走在前头率先去了猪舍,结果回头一看,李少安和付文倩站在原地不动。

“你们不是来买猪的吗,怎么不走啊?”

“朱老板,其实我是银行的业务经理,之前您在我们行有一笔贷款,已经逾期快有半年了,这次我来是希望您能……唉,朱老板您跑啊,别跑啊,站住!”

付文倩话还没有说完,朱长富那边一听是银行来人,顿时脸色大变,唯恐躲之不及,沿着猪舍外面的走廊就往前冲。

一看朱长富要溜,李少安当即拔腿就追,紧紧咬住朱长富。

“你……你跟着我干什么啊!”朱长富欲哭无泪,说话都带着哭腔。

“朱老板,有什么话坐下来好好说,干嘛要跑。”李少安喊话。

“你别跟着我了,放我一条生路吧……”

朱长富仰天大嚎,两只肥腿噼里啪啦地乱甩一通,脚上那一双蓝色的拖鞋都甩飞了出去,光着脚丫子往前冲。

每跑一步,朱长富那一身肥肉就一阵颤抖,看着都累,更别说跑着了。

到了走廊尽头,一旁是排猪粪的池子,前面是一堵围墙,眼看朱长富无路可逃,岂料这老小子突然往下一蹲,匍匐着身子从墙角的一处洞口爬了出去。

那洞口地面脏得不行,要从这口子里爬出去,李少安还真做不到,只好放弃了继续追的念头。

“少安……别追了……呼……呼……”

付文倩穿的是上班时衣服,脚下是一双坡跟皮鞋,本来就不适合运动。

刚才看到李少安追朱长富,她也一路紧追而来,没跑几步就感到喘不上气,心脏砰砰砰快要跳了出来。

“真没想到,这朱长富居然从洞里钻出去了。”

李少安有些歉意,刚才就差那么一步之遥就能逮住朱长富,结果还是让他给跑了。

“他跑得突然,我们都没有想到。”

付文倩来到李少安身边,大口喘了几口气之后呼吸总算是缓了过来。

李少安扭头看着付文倩,她的脸颊由于刚才的一番激烈运动变得红透,黑色的外套下面白衬衣似乎有些绷不住胸口上下的起伏。

“难怪你刚才要说是来买猪的,原来你早就看出了端倪。”

“我只是看他样子不像是干脏活累活的,所以猜测他可能就是老板。”

“没想到你倒挺有经验的。”

说话的时候,付文倩的胸还在一上一下地起伏。

咕噜……

李少安吞了一下口水,赶紧把头扭向一侧,不敢继续再看。

付文倩倒是没有注意到刚才的这些小细节,抚着胸口,劝道:“算了,他对这一带肯定比我们熟,他一心要跑我们也追不上。”

李少安望着那墙角的洞口,总有些不甘心。

“就让他这么跑了吗?”

“没关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这养猪场还在这里,这么多猪也在栏里,他一定会回来的。”

李少安好奇道:“能问一下,他到底欠了你们银行多少钱吗?”

付文倩说道:“当初他的养猪场想要扩大规模,于是找我们行贷了将近一万块,这两年下来之前一直也有在还贷,只不过从几个月前开始就不再还贷了,到现在一共还剩下三千五百块钱的贷款。”

“三千多对他这种人来说应该不算什么难事,想想办法就能解决。”

“这种事情谁说得好呢,说不定他的全部身家都投在这养猪场里面了,实在是想不到其他办法。”

说这话的时候,付文倩明显感觉到李少安看自己的眼神有了变化。

为了不让李少安误会,付文倩尴尬地笑了笑,解释道:“我也不是那种把人往绝路上逼的人,只不过他确实借了我们行的钱,我们也是依据当时签的借贷合同办事,追讨这笔贷款也是我的工作”

李少安说道:“这没什么好讲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白纸黑字写得清楚,既然是借的钱那就得还。”

付文倩巧笑道:“幸好我没在你眼里成大恶人。”

两人从猪舍走出来,到那栋宿舍楼前面,找那些养猪场的员工想要打听些情况。

奈何这些养猪场的人都对朱长富的事情讳莫如深,只字不提。

无奈之下,李少安和付文倩只好无功而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