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撒泼的女人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吵什么吵,医院是喧闹地方吗?”

李少安见大哥大嫂受委屈,心中来火,冲着那女人吼到。

谭红霞拉着李少安,劝道:“少安,算了,是我们没做好,我去给她道个歉,你别掺合进来。”

说着,谭红霞走到那女人跟前,客气道:“小妹,实在对不住,我和我丈夫都是乡下人,不是很懂你们城里人的规矩,有哪里得罪你的地方我在这儿给你陪个不是。”

“哼,也不看看你们把这病房弄得多脏,真是的,没一点儿素质!”

坐在病床上那女人皮肤白得发光,是那种一眼看上去让人很不舒服的病态白,头发看上去也很干燥,有些发黄。

这女人吊着两条眉毛,颐指气使地在那儿叽叽歪歪地骂个没完。

“哪儿脏了,你给我指出来!”

李少安没有谭红霞那么好的脾气,对这种无理取闹的人可没那么惯着。

这撒泼的女人一点不遑多让,嘴上厉害得紧,“嘿,你凶什么凶,声音大了不起,你看看这间房,哪儿不脏了?真是的,乡下人就好好在乡下待着,看把这房间糟蹋的,又脏又臭,这还是人待的地方吗!”

见到李少安走过去,那女人明显是被人高马大的李少安给吓到了,捂着自己胸口,冲着李少安呵斥道:“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你要敢动手,我一定饶不了你!”

李少安不想与这种泼妇一般见识,只是说道:“这里是医院,不是你家,要觉得这儿脏,回家住去!”

哪想那女人反倒越来越起劲了,尖声道:“嘿,医院不是我家还是你家啊,我住在这儿凭什么让我回家,我今天还就要住这儿,我不光住这儿,我还要让你们滚回家!”

李少安目光忽然变得凌厉,沉声道:“你试试!”

那女人一直喋喋不休,谭红霞则在中间一直好言相劝,吵闹声很快惊动了外面的护士。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护士服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脸色看起来很糟糕。

“吵什么,这里是医院,要吵出去吵。”

“你谁啊?”那女人冲着走进来的护士嚷嚷,“你们院长都不敢对我这样说话,你一个小护士敢在我面前呼来喝去的。”

“我是这里的护士长,代玉梅,对我有什么意见可以向院领导反应,但现在请你们安静!”

“院领导是吧,行啊,我这就叫你们院领导来!”

这女泼妇一副不把事情闹大绝不罢休的样子,嘴里嚷嚷个没完。

这头正在这儿闹呢,那边走过来一个谢了顶的老头儿,穿着一件大白褂,戴着一副眼睛,看上去透着领导的气派。

“小代啊,这到底什么情况。”老头走到代玉梅的跟前。

“哦,是邹院长啊,这里有个病人嫌病房条件不好,正在这儿吵闹。”代玉梅对这个老头的态度很客气。

这个邹院长理了一下眼睛,认真瞧了这个撒泼的女人一眼,没发现有认识过这么一号人,当即语气严厉道:“这位女同志,县人民医院是给老百姓看病的地方,如果你要是觉得病房条件不好,那可以去别的更好的医院。”

“邹院长?邹家山是吧,别以为我不认识你!”

那撒泼女居然一口就叫出了这个邹院长的名字,就连邹院长本人都没有想到。

“你认识我?”

“我是认识你,那你认识方红明方局长不?”那女人忽然拔高了调子,一副谁也奈何不了她的样子。

邹家山不由暗中嘀咕,这女人竟然搬出方红明来,要知道方红明是县卫生局长,算是邹家山的顶头上司。

看刚才这女人说起方红明的神态来好像两人认识,难怪这女人一副天大地大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敢情是有方红明这层关系。

“方局长我当然认识,怎么了?”邹家山说道。

“你认识就行,我是他大姨子,你说怎么了!”那撒泼的女人鼻腔里哼出一声,“我来你们医院看个病,看看给我住的都是什么病房,这病房里都是些什么人,这什么都是什么条件。”

邹家山不知这泼妇说的是真是假,方局长那边也没给自己只会,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个方局长的大姨子,一时间拿捏不定。

正迟疑间,又有个女人急急忙忙赶来了病房外,这女人和这撒泼的女人倒有几分相似,肤色也是一样白得有些病态的那种。

一看到这个赶来的女人,邹家山心里一沉,那撒泼的女人他不认得,可这个赶来的女人他还是认得的,正是方红明的爱人王娟。

“姐,我这才晚来一会儿,你这是怎么了?”王娟急匆匆来到那泼妇身边。

“妹妹,你来得正好,你看看这个什么破医院,还有这个什么破院长,给我安排这么一间破病房,简直就没把红明放在眼里。”泼妇借机大肆发难。

王娟脸色一沉,瞪着一旁的邹家山,厉声道:“邹院长,怎么回事,我姐身体不舒服,来你们医院看病就是被这么对待的?”

邹家山也是无奈,怎么对待了?是坑了骗了抢了还是打了?这不好好的按住院流程给安排了病房吗,哪知道你这姐姐她不乐意啊!

心里是这么想,但邹家山可不敢明着对王娟说这些,只好赔笑道:“方局夫人,其实事情是这么回事……”

王娟态度蛮横道:“我不管你什么情况,赶紧给我姐单独安排一间病房出来。”

邹家山为难道:“这……院里现在床位紧张,是真的没法安排,我总不能把其他病人给撵走吧,救死扶伤那是我们医院的职责。”

王娟冷哼:“救死扶伤是你们的职责,那我姐就不用救了?你要是不把这件事情办好,就自己去找方红明解释去吧!”

李少安看不下去,不就是一个卫生局长的媳妇吗,耀武扬威的,屁股都快要撅到天上去了,当即走了过去。

“卫生局长怎么了,县人民医院是你家开的吗,你这就是官僚主义,把医院当你家了?”

“哟,小伙子你谁啊,胆子不小啊,这事儿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插嘴了!”

孙丽萍立即走了上来,把李少安强行拉走,怕他因为一时鲁莽冲撞了这个王娟。

王娟颐指气使,冲着邹家山甩下一句话,“明天我再过来,要是我姐的问题还没解决,邹家山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说完之后甩手离去。

那泼妇也拿着鸡毛当令箭,一副你们这群土鳖,看你们能奈我何的神态。

邹家山长叹一声,这事儿还真是让他焦头烂额,要是不把这局长的大姨子给安顿好,自己以后的日子怕是也不会好过。

“小代,眼下住院部还有空的病房吗?”

“邹院长,现在住院部没有空的床位,还有很多人都排着队呢。”

“唉……行,先就这样吧……”

邹家山正要离开,孙丽萍忽然走了上去。

“邹院长留步。”

“你是?”邹家山意外地看着孙丽萍。

“我们去旁边聊吧。”孙丽萍指了指走道尽头。

邹家山立即明白了孙丽萍的意思,点了点头,和孙丽萍去了走廊一头。

李少安远远地看着孙丽萍和邹家山聊得似乎还可以,不过隔得太远,完全听不见两人的声音。

等到孙丽萍回来,李少安拉着孙丽萍问道:“你都跟那个邹院长说了些什么?”

孙丽萍微笑道:“也没什么,就是让他多照顾一下你大哥大嫂。”

处理完刚才的风波,李少安和孙丽萍再次走进病房里的时候,发现那泼妇已经拉上帘子,把自己隔在里面。

李少安担心大哥大嫂受人欺负,拉着谭红霞叮嘱道:“嫂子,要不还是我留下来照顾大哥,你去招待所先歇着吧。”

谭红霞害怕李少安和人冲突,自然不肯,摇头道:“嫂子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我和你哥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不会让别人欺负的。”

从医院出来,李少安和孙丽萍并排走着。

李少安忽而问道:“丽萍,刚才那个什么局长夫人简直欺人太甚,你拉着我做什么。”

孙丽萍摇头道:“有句话叫做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像刚才那样的女人你千万别与她争论,一旦你和她交上手,那就是有一百张嘴都说不赢她,哪怕你就是说过她了,那也只是当场赢了她,事后她少不了给你在背后玩阴招。”

李少安看着孙丽萍,忽然想起来孙丽萍马上也是要升副局的人,以后和那个什么方红明都是政府大院的同僚,少不了会有打照面的机会。

自己刚才行事还真是鲁莽了些,今天要是真把那王娟给怎么着了,以后不是给孙丽萍在政府里树了敌么。

“丽萍,刚才的确是我太过冲动,差点给你添了麻烦。”李少安略感羞愧。

“也不是这么说,我倒是不怕麻烦,也没人能把我怎样,我就怕你得罪了小人,以后事业发展的时候被人给使绊。”孙丽萍说道。

李少安感动不已,拉着孙丽萍的手,动容道:“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指点我,若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能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孙丽萍脸颊一红,娇羞道:“你怎么了,突然正经起来。”

“走,我送你回教育局去。”李少安拉着孙丽萍往停车棚一路小跑。

“你慢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