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震动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你要走?”

“嗯。”

“不是,你杨桥镇好好的大米厂开着,不在杨桥镇待着,你去哪儿啊?”郑旭刚不解地看着吴长隆。

“唉……”吴长隆只是叹气,不想说明原因。

郑旭刚急道:“别长吁短叹的了,到底怎么回事儿,是不是有人威胁你?我这就去帮你把那混蛋给办了!”

吴长隆摇头苦笑,说道:“跟这没关系。”

“那你到底怎么回事?你今天要不说清楚,我可不会让你走啊!”

“还不都是蒋卫兵的事情。”

郑旭刚一头雾水,只觉得莫名其妙,“蒋卫兵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愁个什么劲?”

吴长隆叹道:“怎么就没关系,他在的时候收了我不少好处,替我也办了不少事情,不然你以为我那大米厂能有现在的样子。在镇上做生意的有哪个不得看蒋卫兵的脸色,不把他伺候好了这生意怎么做?可现在蒋卫兵倒台了,我们这些以前和他有利益往来的还不都得被查。”

“你听谁说的,查什么查啊,有什么好查的,查他蒋卫兵一个人还不够啊?”

“我可不是危言耸听,以前老茶厂的厂长就被带走调查了。”吴长隆摇头摆脑,“如今这形势,我得赶紧走啊,万一哪天查到我的头上来,一屁股的屎怎么洗得清。”

郑旭刚生气道:“你都怕成这个样子了还不赶紧走?特地跑我家来给我告个别?”

吴长隆说道:“我也是觉得郑所长你这个人好,从前帮过我,对我有恩,所以想跟你说一声再走。”

“那现在说完了,你要走赶紧。”

“郑所长,我没别的意思,就是临走前好心提醒你一句,现在杨桥镇的局势很混乱,千万别着急表态站队。”吴长隆把信封塞回自己口袋,向郑旭刚挥手道别,“一会儿还得赶长途车,我先走了。”

回到屋里,杨丽华问道:“刚才谁啊,怎么说了那么久?”

郑旭刚脑袋里一直在想这事儿,说道:“大米厂的老吴。”

“噢,他来找你干嘛?”杨丽华很是惊讶,吴长隆这人平时和郑旭刚交情不算很深,干嘛突然找到家里来了。

“他要跑路了。”

“什么,跑路?”

郑旭刚把刚才吴长隆说的那些话又和杨丽华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杨丽华眉目不展。

郑旭刚一向都倾向于听杨丽华的意见,遂问道:“你怎么看?”

杨丽华说道:“真是没想到,倒了一个蒋卫兵,能给杨桥镇造成这么大的震动。”

郑旭刚说道:“别看他只是个副镇长,但是手里抓着实权,这么些年来苦心经营,在杨桥镇的势力错综复杂,他就是这棵明面上的大树,把他拔起来必然要扯出地下盘根错节的根系。”

“你对刘书记这个人怎么看?”杨丽华问道。

“挺正直的,做事雷厉风行,说一不二。”郑旭刚说道:“你是觉得刘书记会彻底清查所有和蒋卫兵有关系的人是吗?”

“我对他不了解,猜不到接下来他要打什么牌,但就他来到杨桥镇之后所做的这些事情来看,他应该不会就这样收手。”杨丽华说完之后见到郑旭刚表情严肃凝重,怕丈夫太在意这事儿,又笑道:“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到底是什么情况过几天不就知道了吗。”

“也对,他刘光荣爱咋样就咋样,关我屁事。”

话是这么说,郑旭刚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忽然想起吴长隆临走前和自己说的话。

春江水暖鸭先知,也许他们的嗅觉比自己要灵敏,在这事件里面嗅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

杨桥镇的事情的的确确引发了不小的震荡。

恰好这几天李少安住在县城,一直都和孙丽萍在一起,但也通过沈春兰听闻了一些消息。

那天沈春兰来县医院看望李少国,正好碰上李少安也在,就把镇上发生的那些事情说了出来。

虽然对杨桥镇目前的情况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但李少安还是决定亲自过去看看。

刚到杨桥镇,街道两旁还是人流涌动,与平时没有太大的变化,蒋卫兵的倒台对镇上的居民来说影响微乎其微。

路过李慧茹的水泥店时,发现店面关着,不由让李少安多了一份警觉。

来之前听沈春兰说过,在蒋卫兵倒台之后,对那些曾经和蒋卫兵有过利益往来的人都进行了严格的审查,杨桥镇一时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那些做生意的有钱的能跑的基本都已经跑了。

李慧茹的水泥店关了,该不会也是因为蒋卫兵的事情受到了牵连吧?

李少安顿时心慌意乱,虽然和李慧茹早已经划清界限,但是李慧茹真要有难,自己也不可能见死不救。

情急之下,李少安还保留着一丝冷静,眼下必须赶紧弄清楚的是李慧茹到底有没有被控制,得赶紧找到她的人才行。

一路上,李少安骑着摩托车飞快地赶往砖厂,发现砖厂也停工关门,除了那些摞成一堆一堆的红砖,这儿变得冷清无比。

砖厂和水泥店都找不到李慧茹,那能找的地方就只有李慧茹的家了,想到这里李少安又立马往李慧茹家里赶去。

到了全镇最高的那栋三层楼房子,李少安直接骑着车冲到了院子里面。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女人哭啼的声音。

门是虚掩着的,推门进去只见李慧英坐在椅子上哭得伤心,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流。

“慧英姐,这是怎么回事?”李少安蓦地一阵担忧。

“少安?你怎么来了?!”

李慧英既惊讶又意外,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出现在眼前的人居然是李少安。

“慧茹呢,她没在家?”

“她……她被人带走了,说是要调查情况……呜呜……”李慧英一边说一边哭。

“那熊哥呢?”

“熊斌刚回家就被带走了,说是要一起接受调查。”李慧英哭泣道:“这算什么事啊,都是我,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慧茹想替我出这口气,也就不会遭这个罪了,是我害了慧茹。”

“慧英姐,到底是什么情况,你能不能先把事情说清楚。”

“慧茹她见我在蒋卫兵那里受了委屈,想要替我出气,于是让人偷了蒋卫兵的账本,以此来威胁蒋卫兵答应和我离婚,可没想到却出了这档子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