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新的路子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经历了反复的思考,又得了孙丽萍的点拨,李少安眼下已经拿定了主意,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对他来说非常非常的重要。

所以眼下,李少安必须得尽快做出回应,才能不枉费刘光荣特地抛来的橄榄枝。

摆在李少安面前的有两个方案:第一,做大目前手里的厂子;第二,找到方法,开辟新的路子。

这第一点,当前米粉厂的市场份额已趋于饱和,杨桥镇以及周边乡镇的市场几乎全部被拿下,再要扩大规模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往县城进军,要么往邻县发展,然而这两个方向不管往哪边走,都困难重重。

县城,早已有规模更大的米粉厂,李少安现在手里的米粉厂能起来,有一部分原因得益于县城与杨桥镇之间的距离,毕竟相隔了六十多公里,这才让他从县城米粉厂的手里抢下了杨桥镇以及周边乡镇的市场。

如今要反过来向县城进军,可想而知还远不够这个实力。

邻县,与杨桥镇的距离近于县城的距离,但是邻县的情况要更复杂,那边的社会情况远比桃湖县更乱,生意想要做过去阻力可想而知。

再说铁山湾的种植基地,目前的规模也是刚好能够覆盖杨桥镇以及周边乡镇,遇到的问题基本上和米粉厂差不多,加上铁山湾那条陡峭蜿蜒的山路所限,规模想要一下子扩大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思索再三,放弃了将原有厂子扩大的念头,李少安认为目前最好的办法是开辟新的路子。

然而新的路子也不是说搞就能搞,搞了就能成的,至于搞什么还得反复考察之后再做决定。

……

这天,李少安和孙丽萍在宿舍里待着。

站在阳台,对面望去就是穷衙门文化局。

让李少安觉得意外的是,这文化局里面好像在动工,好奇之下拉着孙丽萍问道:“对面在建楼吗?”

孙丽萍说道:“是啊,最近上面批了款,文化局也要建一栋宿舍楼,安置那些老干部。”

李少安搂着孙丽萍的腰,笑道:“果然还是你们教育局单位好,这宿舍楼一栋比一栋建得气派,瞧你们那穷兄弟,到现在才开始建新楼。”

孙丽萍轻戳李少安脸颊,被他逗乐,说道:“这话你就说错了,教育局也就一般,这县里最好的两个局,一个是公安局,一个是财政局,财政局的人谁都惹不起,公安局的人谁都不敢惹。”

“公安局厉害我知道,这财政局怎么就谁都惹不起了?”李少安觉得有趣,遂问道。

“人家是财神爷,各部门都得向他伸手,你说呢?”孙丽萍打趣道。

李少安若有所思,摇头晃脑道:“我懂了,这是谁掌握了经济谁就掌握了话语权,那看来以后咱们家的经济大权还是得交给你了。”

孙丽萍羞得满脸通红,在李少安的手背上狠狠一掐,娇嗔道:“谁跟你一家了!”

“这不是吗?”李少安悻悻缩回了搂着孙丽萍的手。

“才不是。”孙丽萍扭头道。

李少安忽而坏笑起来,一把将孙丽萍横抱在身前,挤眉弄眼道:“一会儿看你还怎么说。”

孙丽萍又急又羞,挣扎道:“你流氓啊,快放开我!”

“不放。”

“你……怎么都不知道疲倦的……”

李少安抱着孙丽萍往房间里走,一直走到卧室,顺脚把门给踢上。

九月的天气已经转凉,空气中会夹杂着一丝凉意。

“啊嚏!”

孙丽萍忍不住打起了喷嚏。

“赶紧把被子裹起来,一会儿该着凉了。”李少安帮忙把被子盖在孙丽萍身上。

“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弄我这一身汗,我都不会着凉。”孙丽萍嘴上虽然怨着李少安,心里头却很满足无比,脸颊上还有一抹没有完全退去的红云,掀开被子把李少安拉了进去,“你也别在外面待着,赶紧躲进来。”

两人搂在一起,孙丽萍见李少安眉宇间纠成一团,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问道:“还在想之前的事?”

李少安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听了你说的,我也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一定不能这么轻易的错过,只是眼下我一时半会儿想不到有什么可以做的。”

“不着急,慢慢想,总会想到的。”孙丽萍搂着李少安的脖子,耳鬓厮磨起来,慵懒地说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这样抱着你。”

李少安拨了拨孙丽萍额前的刘海,关心道:“累了吧,要不然就这样睡会儿。”

“嗯。”

孙丽萍的声音轻如蚊吟,搂着李少安没过多久就睡着了过去。

李少安睡不着,望着天花板发着呆,到底有什么适合现在做的事情呢,得赶紧想出路子来才行。

……

第二天,李少安去医院看望了大哥大嫂。

本来是要回到孙丽萍宿舍的,走到教育局门口,看到街对面文化局的工地上人头攒动,便想着过去随便看看。

“让一让,让让了啊!”

正要走进去,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轰隆声,李少安立即往旁边让开。

一辆装载着水泥预制板的狗脑壳哐嘁哐嘁地穿过文化局大门,驶入了院子里面。

那里面七八个精壮劳力看到狗脑壳来了,一齐上前,用竹竿麻绳把预制板从车斗里卸了下来。

劳力们在那儿忙着卸东西,狗脑壳的驾驶员在一旁找了块树荫底下坐着抽烟,李少安朝那驾驶员走了过去。

“哟,师傅抽烟呢?”

李少安从兜里掏出一盒白沙烟,弹出一根递给那驾驶员。

驾驶员一看是白沙烟,看李少安的眼神顿时都变了,笑呵呵地接过烟,抽出火柴先替李少安点了烟。

“老板,你是这文化局的?”

“没呢,就随便过来看看。”李少安看了一眼那些正在搬运预制板的工人,笑问道:“师傅,你们这预制板好像卖得挺好。”

驾驶员眼里放光,满脸得意之色,拍着胸脯道:“不瞒老板说,我们这个预制板现在到处都抢着要,一般人加价都买不到,要不是这种政府单位,哪能这么轻易买得到。”

“不就是个预制板,至于吗?”李少安笑道。

“怎么不至于,现在经济好了,大家兜里有钱都想着盖房子,盖房就得要预制板啊,咱们县预制板厂的产量定在那儿,还只能优先供给企事业单位,你说这东西好不好买。”

“是啊,这是条好路,预制板厂!好啊,就是它了!”

李少安忽然间福至心灵,拍着腿大叹,这么好的机遇就在眼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老板,你这是怎么了?”那驾驶员一头雾水地看着李少安。

“没事,没事,你忙你的。”

李少安兴奋不过,片刻也不想停留,立马离了文化局大院,往杨桥镇赶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