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驭人之道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回杨桥镇的路上,李少安车骑得很快,迎面而来的风很大,耳朵里都是呼呼的风声。

这种情况下要说话根本听不见,于是姐弟两人也就都闭口不言。

途中,唐红艳感到有些困了,便用手环住李少安的腰,将头靠在他背上,轻轻闭上了眼睛。

等到了预制板厂,李少安把摩托车停在工棚旁边,自己则和唐红艳坐到了工棚里面。

方勇见到二人回来,立即跑去烧水倒茶,以免在工棚里挨着姐弟俩说话。

等方勇走了,唐红艳冲李少安笑道:“我知道你心里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当时我为什么不让你上去制止徐长明。”

“是啊,徐长明这样强买强卖,对我们预制板厂的口碑有着极大的损害。”

“你说的对,可你有没有想过我明知道徐长明这么做对我们预制板厂不利,可还是没有当场制止他?”

“这个……”

李少安一时语塞,关于为什么唐红艳没有制止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有认真想过。

唐红艳说道:“让他去负责预制板厂的销售,这是我的决定,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应该让他去全权负责,就算他和别人有了争执,这个时候我跳出来将他制止,这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你能想明白吗?”

“有点不太明白。”李少安直言道。

“我要是当着那么多人面制止住徐长明,他心里会怎么想,那些宝山镇的人又会怎么想,那以后他在宝山镇的生意还怎么做下去?”唐红艳语重心长地说道:“在做生意的头脑上姐确实远不如你,但在为人处世方面你还年轻,很多东西都要慢慢去领会,以后手下人多了更要学会怎么去管理。”

李少安若有所悟,唐红艳的话让他对自己原先的想法进行了反思。

如果自己只是一个过路人,当时全凭一腔热血站出来喝止徐长明是完全说得过去的,但是站在预制板厂老板的立场上,显然再这样去做就不合适了。

“姐,谢谢你教我这些。”李少安由衷而言。

“这哪跟哪啊,我也不是向你炫耀我有多么会看人用人,其实我这水平根本算不得什么,就是想告诉你做事之前多站在自己的立场先想想,这也是姐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唐红艳挥了挥手,示意这些都不值一提。

“姐,你看这样行不,正巧今天是上月的财报结算,我们的预制板厂也算是来了个开门红,咱们就请几个管事的一起吃个饭如何?”李少安现学现卖,领会了唐红艳的意思,有事情当面站出来讲不如大家一起坐下来谈。

唐红艳妙目惊讶地看着李少安,果然这个弟弟心思聪明,一点就通,笑道:“行啊,你做主。”

……

杨桥镇大饭店。

穿过热闹的厅堂,来到后面院子,最大的一个包间里,李少安和唐红艳以及预制板厂的几个管事的正在开怀畅饮。

“红姐……哦不,我的错,我的错,我先自罚一杯!”

徐长明笑呵呵地来敬酒,结果脱口而出说错了话,立马仰头把杯里的白酒一饮而尽,然后再倒上满满一杯。

“唐老板、李老板,我们预制板厂正式投产第一个月就取得开门红,少不了两位老板的领导,这杯酒我敬两位老板。”

“老徐,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一个人一杯酒,要敬两位老板?”方勇在一旁笑道。

“是是是,还是老方提醒得对,那两位老板一人一杯,我一人三杯怎么样?”徐长明满不在乎,脸上依旧嬉笑着,哐当三下就将三杯酒喝下肚。

唐红艳也将杯中白酒一口饮尽,然后将杯子向下扣过来,滴酒未露。

桌上其他人见唐红艳豪爽利落,皆拍手叫好。

唐红艳笑道:“长明,你也别谦虚,预制板厂能够开门红,少不了你跑销售的一份功劳。”

徐长明摆手道:“红……唐老板这是什么话,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只要唐老板有用得着我徐长明的地方,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看着这些人喝起酒来和喝水一样,白酒咕噜咕噜往肚子灌,李少安不禁看得心惊肉跳。

在徐长明敬完酒之后,其他人也纷纷上前向唐红艳和李少安敬酒。

酒过半巡,唐红艳两颊略有红晕,看上去微微有些醉意,见她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先放下手中的酒杯、筷子,她有话要说。

其他人也都很配合,全都端坐在椅子上,等候唐红艳发言。

“预制板厂的成绩远超出了我之前的设想,这是好事,说明我们这条路走对了,在做生意方面,我呢远比不上我这位弟弟,他的眼光见解看法都远胜于我,对于我们预制板厂未来的发展方向,还是由我弟说了算。”

“今天在酒桌上,借着这个机会,我正好向大家把话说清楚讲明白,以后预制板厂的所有事情,全都听我弟的,他说的话那就是我的意思,希望大家也能配合。”

说完,唐红艳目光向桌上扫视一圈,带着一股让人不敢拒绝的威严。

“我说的话够明白吗?”

“明白,明白了。”

“以后预制板厂就是我弟李少安一人说了算,既然今天大家都明白了,那我希望以后谁都不要给我搞出乱子。”

“红……唐老板放心,我等一定为李老板马首是瞻。”

李少安有些哭笑不得,果然江湖人就是江湖人,谈论的明明是厂子的事情,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说的是帮会的事情。

唐红艳满怀期待地看着李少安,说道:“少安,今天那你就来和大家讲讲,接下来我们预制板厂怎么发展。”

李少安心知这是唐红艳在给自己机会,让自己当着众人的面,把预制板厂现有的问题提出来,然后再借这个机会一一解决,当即清了清嗓,开口说道:“我们的预制板厂虽开在杨桥镇,但未来的市场是做到整个桃湖县……”

“市场,是关乎到我们预制板厂存亡的关键,怎么抢占市场,一定不是靠武力、恐吓、威胁。”

“李老板,不靠这些,怎么让那帮家伙买咱们的预制板?”徐长明笑呵呵地问道。

“相较于县预制板厂的产品,我们产品最大的优势就是价格和货源。”李少安分析道:“县厂的预制板要运到我们南路片的乡镇首先这个运输成本就摆在那里,价格不可能比我们便宜,再一个县预制板厂是定量生产,优先供给县城的企事业单位,一般人要买到货都不容易,已经不是钱的事情。”

“所以,比起县厂的预制板,我们的预制板不管在哪方面都有更高竞争力,这些优势摆在那里,就不担心别人不买咱们的预制板,之前的那些销售手段也应该再改变一下。”

徐长明是个聪明人,听出了李少安的话中之意,今天这场面下李少安说得也委婉,算是给了他面子,这让他心里也能接受。

唐红艳插了一句话:“我们搞这个预制板厂,就是要和以前的那一套做了断,少安说得对,做生意就要有做生意的方法,以前的那些习惯该改的还是得改。”

徐长明举起酒杯,笑道:“唐老板说得对,李老板说得也好,这个销售上的事情我的确不里手,还希望李老板能多提点,我再敬两位老板一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