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出墙

指尖风月2021年11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支付宝红包

突然出现的这个大姐引起了李少安的注意,这人和自己素不相识,干嘛平白无故地和自己说起罗德明的事情,还有就是她怎么知道自己是来找罗德明的。

带着一脑子的疑问,李少安和这位中年大姐来到了巷子后面,想要听她到底怎么说。

“大姐,你怎么知道我来找罗德明的?”

“这还看不出来?你骑个摩托车,一看就是有钱的老板,今天这都第三趟来罗德明门店这儿了吧,你要不是找他还能有别的事情不成?”

李少安嘿嘿笑了笑,没想到这大姐分析得倒挺准的,当即说道:“看来大姐也是这附近的人了?”

中年女人说道:“我就在旁边开小卖部的。”

“哦,难怪,我说怎么我来了几次你比我还清楚。”李少安恍然明了。

“他是不是欠你钱了?”中年女人小声问道。

“是的。”李少安点头答道。

“欠了你多少?”

“五千。”

“哟,这么多呢?这可不是一笔小数!”

中年女人的表情中有那么一丝丝的幸灾乐祸,也有一丝替李少安可怜。

李少安当然也知道五千比试一笔小数,所以这才会主动揽过这烂摊子,跑到远水镇来收账。

“大姐,听说罗德明去冷水市了?”

“你听谁说的?”

“刚才他店铺还开着的时候,我在他店里碰到了他堂客,他堂客跟我说的。”

中年大姐嘴里发出一声轻嗤,不屑道:“小伙子,你信她的,那真是见了鬼。”

见这中年大姐对罗德明他堂客的说法不屑一顾,李少安更加确定了这女人一定知道更多的东西,要不然就不会表现得这个样子了。

再联想到自己在宿舍楼里偷听到的事情,可以肯定的是罗德明他堂客这个人不老实,背地里藏着不少秘密。

李少安故意装作不懂,说道:“大姐,那个女人不是罗德明他堂客吗,她说的话难道不能信?”

中年大姐说道:“我问你,每天睡一张床一个枕头的两口子,男人在外面欠了那么多的钱,她这个当堂客的难道会不知道?她看到你骑着个摩托上门,还不是一眼就能猜到你是来要账的,既然如此跟你说的话还能是真话吗?”

李少安突然发现这中年女人虽然说话有些阴阳怪气,但是道理都还挺对,确实是她这样分析的,罗德明欠了这么多钱,他堂客怎么会一概不知。

“大姐,罗德明他堂客说他去了冷水市,她要是骗我的,那罗德明到底去了哪里,你能不能透露些消息给我?”

“小伙子,你以为我不想找到罗德明,他之前还在我男人手里借了一笔钱,虽然不多,但也有两百块,我也正想找到他呢!”

看到这中年女人一副恨恨的表情,李少安这下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大姐要对自己这么热心,敢情和自己一样,也是被罗德明欠了钱的债主。

中年女人略显尴尬地笑了笑,说道:“你是大老板,我这做小本生意的没法和你比,我这两百块在你五千块面前算不得什么,但对我们家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钱了。”

“了解,我懂的。”李少安点头道:“大姐,你刚才说你也找不到罗德明,是几时的事情?”

“几时……”中年女人拖着下巴,翻着眼睛思索了一会儿,说道:“那应该有一个月了,最少也是一个月没见过罗德明了。”

“这么久,不会记错吧?”

“不会错,就是上个月罗德明找我男人借的钱,当时看他样子紧急,我男人就借了他,还写了借据,上面记着日期。”

听到这里,李少安更是一头雾水,原本只是来到远水镇要账,现在看来这件事情变得越发扑朔迷离起来。

按照罗德明他堂客的说法,罗德明一直在家,只是今天刚好去了冷水市,过几天就会回来。

然而按照眼前这中年女人的说法,罗德明最后一次出现已经是一个月前,这期间从来没有露过脸。

到底谁说的是真的呢,对于李少安来说很明显有所倾向,虽说眼前这中年女人说的也不一定真,但罗德明他堂客满嘴谎话,基本上没有任何可信度。

照这么说来,目前唯一接近真实的信息就是罗德明最后一次露面在一个月前。

李少安想起来宿舍里面的事情,可以肯定宿舍里的男人不是罗德明,那么那个人的身份到底是谁呢。

既然这中年女人似乎对罗德明一家的事情都很清楚,倒不如就从她嘴里再套些话,搞清楚罗德明这一家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姐,你说罗德明不在,可我刚才去了他家里,在门口的时候还听到里面他们两口子在说话来着。”

“不可能,要么你就听错了,要么那里面的人根本就不是罗德明。”中年女人信心十足地说道。

李少安做诧异状,问道:“不是罗德明?屋里不是罗德明和他堂客,那还能有谁?”

中年女人用手挡着嘴,压低了声音说道:“小伙子,这事儿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跟别人乱说。”

李少安点头应道:“大姐,你放心,我就不是那种嚼舌根子的人。”

中年女人说道:“你说的屋里那个人,根本就不是罗德明,而是黄志忠。”

“哦,这黄志忠又是哪个?”

“这人是罗德明的邻居,就住在罗德明同一栋楼里。”

“邻居?那他还敢和罗德明的堂客搞到一起,这厉害了!”李少安惊叹道。

中年女人一脸嫌弃地说道:“这黄志忠不是个东西,你以为罗德明他堂客就是个好货了?”

李少安问道:“他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说。”

“罗德明他堂客叫卫红娟,这女人长得不怎么样,偏生还不本分,喜欢在外面和别人鬼混。”中年女人说起这些事情来,表情变得很是兴奋,“罗德明不是做生意吗,时间一久就把她给冷落了,这个卫红娟耐不住寂寞,于是就在外面找姘头,给罗德明头上戴帽子。”

“这些你都知道?”

“都一个镇上的,这些事情谁不知道,别说这女人还挺会勾引男人的,前前后后换了好几个,最后和她这个邻居黄志忠搞上了。”

发表评论